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七十一章 借尸还魂?

第七十一章 借尸还魂?

  辛雅的反应让我很是吃惊,我忙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看着那女子问她:“谁,你说她是谁?”

  辛雅却浑身颤抖,面色惨白,望着远处的那女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女子却很是淡定,重新戴好了口罩,低下头,匆匆走了过去,全程并没有往我们这边看上一眼。

  我和辛雅站在那里,看着那女子进入了实验楼,消失不见了。

  许久,辛雅还是没有恢复正常,她呆呆的望着那女子消失的方向,就像丢了魂儿一样。

  这情况很不寻常,我好不容易才把辛雅从原地拖走,也没去什么食堂吃饭,一口气跑到了小树林里,拉着她坐在无人的角落,开始盘问。

  我费了半天的力气,才让她从失魂落魄的状态恢复过来,她回过神之后,整个人还是像飘在云端一样,喃喃的告诉我,那个女子,是叫关晓荷,是她去年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同时也是她舞蹈系的同学。

  我纳闷,既然是一个同学,那有什么好怕的?怎么会说出她还活着的话?

  不过,辛雅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她说,这个关晓荷,就是去年初秋,跳楼身亡的那个人!

  辛雅说出她的身份,我就只觉头皮瞬间发麻,几乎连头发丝都立起来了。

  一个已经死去一年的人,居然会突然复活,而且还当起了学校的美术系的人体模特,这是什么情况?

  哪怕说是闹鬼,我都能自然接受,可这却是尸体复活,而且大白天的活蹦乱跳的去当人体模特,这也未免太离奇了!

  辛雅说了这几句话,就又陷入了混乱状态,我倒也能够理解她,换做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得吓个半死,何况那还曾经是她要好的朋友,而且,就在她出事之前,辛雅还曾经特意警告过她。

  我又安慰了辛雅几句,心里却不自禁的想起了这个关晓荷,小胡子的画中,她的胸前那枚洞天石形状的饰物。

  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她是借尸还魂?

  这个极有可能,因为若不是那洞天石,我本来也想不到这一点,但是我却清晰记得,那洞天石是收摄魂魄之物,一个死去的尸体能爬起来复活,除了有魂魄上身,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解释。

  可是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即便是魂魄上身,借尸还魂,那也应该早就远走高飞,找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去生活,干嘛还要回到这个熟悉的学校,回到教室,甚至,还当了裸模,难道这个借尸还魂的家伙,是个暴露狂?还是说,她跟这个关晓荷有仇,故意脱光光给人看?

  这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我这神经按理说已经挺强悍的了,可是还是被这件事给彻底的震住了,我估计,此时就算是福尔摩斯和柯南道尔一起来侦破这个案件,恐怕也得大伤脑筋,这可是集合了恐怖悬疑灵异侦探推理以及社会道德伦理等等等诸多因素于一体的大事件啊!

  想了一会,我就感觉我的脑细胞已经迅速自杀了一大批,不由一阵头疼,再看辛雅,已经是处于半混乱状态了,口中不住喃喃自语,却是一句也听不清。

  可怜的辛雅,昨天刚刚受了伤,今天就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我拉过她的手,正要劝慰她几句,脑中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顿时脱口叫道:“不对啊,辛雅,你恐怕是认错人了吧?”

  辛雅被我这一喊,稍稍回过神来,愣道:“什么?”

  我一拍大腿,对她说:“你想想,这不对啊,如果她是关晓荷,去年跳楼死了的那个,那她又回到学校里,还当上了模特,就不怕别人认出她么?既然你可以一眼认出她,没理由别人认不出来啊,再说,她平时戴着口罩,上课的时候,口罩是要摘掉的啊,那么多同学,还有老师,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道理,很容易想到,于是我断定,辛雅肯定是认错了人。

  没想到的是,辛雅却用力摇头,语气十分肯定的说:“我绝对不会认错,我和关晓荷很熟,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一个侧脸,我也能认出她来,那个人就是她。”

  看辛雅的态度居然如此坚决,我也有点搞不懂了,这事情明摆着的,她怎么可能是关晓荷呢?

  但是辛雅基本上也属于那种不怎么理智的,我所想到的逻辑,她完全置之不理,一口咬定了自己的猜测,就是关晓荷。

  我也没跟她争执,这个事情,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任何的想法都是猜测。

  最后,我还是送辛雅先回去休息了,我告诉她,无论那人是不是关晓荷,我都会调查个水落石出,一定会给她一个答案。

  不过话虽如此说,我该怎么调查呢?目前来讲,好像是毫无思路,也没有什么线索,除非,我能暗中跟踪这个所谓的“关晓荷”,一直到她自己暴露身份。

  这个想法其实有点冒险,但目前来讲,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得抓紧时间,因为三天后,我还有一个死约。

  于是,我干脆就守在了实验楼下面,来了个守株待兔。

  我足足在楼下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美术系下课,不过陆续先走出来的,却是三三两两的学生,其中,就有小胡子。

  我本想转头避开他,不料这家伙眼尖,一眼看见了我,连蹿带蹦就跑了过来,照着我肩膀就是一巴掌,骂骂咧咧地说:“我草,你小子出息啦,都开始夜不归寝了,说,昨天晚上去哪鬼混啦……”

  我无奈的转过身瞪了他一眼:“嘘,别吵吵,我这不是有事么……”

  小胡子咧嘴一笑:“拉倒吧,你这家伙,有事也不是好事……”他忽然压低声音,拽着我说:“上次女寝抓流氓,你就丢盔弃甲的跑回来,昨天晚上女寝又抓流氓,还说那个人跑了,结果你就一夜未归,你说,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么?”

  我倒是被他说的一愣,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小胡子,咱们是兄弟不?”我拉着他问。

  “那得看是什么事,什么时候了……”小胡子眼珠一转,嘿嘿笑着答道。

  想不到他居然心眼还不少,我暗骂一句,又对他说:“如果是兄弟,别的先不扯,你先告诉我,给你们当模特的那个女的,到底是谁,她叫什么名字?”

  小胡子纳闷的看看我,说:“你怎么还惦记她呢,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那是咱学校的学生,兼职干模特的。”

  我心里一动,想起了小胡子确实跟我说过这句话,不过,她是哪一届的学生?

  我再次问小胡子,他想了想,却摇了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啊,谁也不知道她是哪个系的,也没见过她上课,反正是挺神秘的。”

  我提醒他说:“你想一想,她长的相貌,有没有挺像某个人的?”

  小胡子想想:“你说哪个明星啊?”

  我摇头说:“不是明星,我是说,她长的像不像……去年跳楼死了的那个……”

  小胡子被我吓了一跳,浑身一颤,抚着胸口说:“我去,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啊,再说去年跳楼的那个,咱们又没见过,你是怎么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的?人家是好好的良家女子,甘愿为艺术献身,你可别胡说八道。”

  我摇了摇头,没有争辩,想了想说:“那你就告诉我,她叫什么吧。”

  小胡子再次犹豫了下,似乎不大情愿,不过最后还是对我说:“好吧,不过我说了你可得保密,因为老师交代过了,不能跟外人透露太多,这应该也是一种保护吧。”

  我连连点头:“嗯嗯,那你就快点说。”

  小胡子往周围看看,然后才凑到了我耳边,小声说:“她的名字叫……蓝婷!”

  我再次被他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蓝婷?那个女鬼不是刚好叫蓝宁吗,这里怎么又出现了一个蓝婷?这是故意取的名字,还是个巧合呢?

  不过,我同时也有点放心,因为,她居然并不叫关晓荷。

  这样的话,大约就能证实我的猜测了,这俩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我就说的嘛,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跳楼摔死一年以后,还能以复活后的身躯重现校园,这压根就不科学。

  我却忘了,从小到大,我干的每一件事,似乎都跟科学没啥关系。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用的是假名字。

  正想着,实验楼大门里忽然走出一个人来,长发,风衣,口罩,墨镜。

  正是那个神秘女子!

  她仰着头,双手插在衣兜里,面无表情的往前走,显然,并没有注意到我们。

  机会来了!

  我在后面,看看左右没什么人,于是开口喊道:“关晓荷!”

  我话音刚落,就见这个“蓝婷”猛的就停住了,随即,缓缓转过了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勒个去,我顿时风中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