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七十二章 美术老师

第七十二章 美术老师

  不过,她却只是看了我几眼,脸上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表情变化,就缓缓转过了头,一声没吭,走开了。

  小胡子擂了我一拳:“你喊谁呢,谁是关晓荷?”

  我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关晓荷是谁?”

  小胡子愣眉愣眼地说:“我上哪知道去啊?你这一天神神叨叨的。”

  我忽然间明白了,这美术系大一的学生们,压根就没人认识关晓荷,做为一个去年就已经死了的人,她的名字多半也不会被人提起,就算有传言,顶多也称呼其为:去年跳楼那个……

  所以,小胡子他们这些大一新生,既不知道关晓荷的名字,也根本就不会有人认识关晓荷。

  那么说,即便关晓荷在画室里面,脱的光光的给所有人看,也不会被人认出!

  对,唯一认识她的,应该只有那个老师!

  而她带着口罩墨镜,不仅仅是为了裸模的身份不想被人看见,更是为了躲避校园里认识她的人!

  我用力拍了拍脑门,长出口气,我的天,这条线索终于是理出来了……

  那么,现在我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马上找到那个老师,只有他才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谁。

  想想看,现在一共有两个神秘身份的女子,这个裸模是一个已经露面的,还有一个是只露了半边影子的,一个白天出现,一个夜晚才出现……

  我忽然想,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其实是同一个人呢?

  定了定神,我问小胡子:“对了,你们老师是哪一个?”

  小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真搞不懂你,我们老师叫陈俊,怎么,你要找他?”

  我正要回答,小胡子忽然伸手指着前方:“哎,他在那呢,刚出来……”

  我回头一看,就见一个人正从实验楼里走了出来,穿着很随意,留着小分头,大约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正慢吞吞的往前方走去。

  我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小胡子在后面喊什么我都不管了,这个美术系的老师,一定也有问题!

  我发力狂奔,一口气就追上了,那个叫陈俊的美术老师听见身后脚步声,诧异的回过头,我已经到了近前。

  “陈老师,你好,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我开门见山地说。

  “你是?”他疑惑的看着我,脸上一片茫然。

  我看看左右没人,索性也没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想跟你谈谈,关于关晓荷的问题。”

  他顿时愣了,镇定了一下,摇头道:“你是哪个系的学生?有问题去找你们导员,或者找班主任,我还有事。”

  他说着话扭头就要走,我上前拦住他,盯着他笑道:“别急着走啊,陈老师,这个问题,我只能问你,因为只有你才知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跟我过来,否则,我不保证后面会发生什么。”

  说完,我转身就向楼后走去,这里太显眼,我不想被别人看见。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十多米,回头看,他果然犹犹豫豫的跟了上来,我不由冷笑,这家伙还想装纯洁,狗屁。

  这回周围都没人了,我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很快他就被我看毛了。

  “刚才我的问题,你可以回答了,陈老师,不过我希望你能说实话。”我淡淡说道。

  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我,语气已经弱了几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关晓荷……去年就已经跳楼死了,你要问什么,去找她身边的人问,干嘛来问我?”

  我冷笑一声:“当然,要是问关晓荷,的确不该找你,不过,要是问关晓荷和蓝婷,只怕,这世界上只能问你一个人了。”

  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却强做镇定地盯着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她们俩的确长得像,但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摇头说:“这不是长相的问题,而是她究竟是谁的问题,还有,我给你看个东西,你稍等一下。”

  我转过身,心念一动,顿时手指上刺痛传来,我忍着痛,集中精神,飞快的凌空写了一个禁字,然后指着对他说:“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这鲜血写成的大字,凌空凝结,聚而不散,这位陈老师定睛一看,顿时就吓尿了,浑身一个哆嗦,扑通一下就坐倒在地,身子一个劲的哆嗦。

  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这么管用,想起南宫飞燕所说的话,当年爷爷曾对她说,这禁字,乃是禁之起点,也是禁之终结,任何人触犯天地禁忌,哪怕只是心中所想,并没有实施,只要遇到这个禁字,便会有所警示,或者,受到伤害。

  上一次辛雅已经应验了,而这一次,这个陈老师见到禁字的时候,再次跪了,这说明了什么?

  看着他那副吓的不轻的样子,我对他说:“陈老师,现在有什么话,你总可以说了吧?”

  他似乎整个人都已经傻了,就像看着怪物似的看着我,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她……她……是……我也……”

  “她到底是谁?究竟是不是关晓荷?”我逼问道。

  “她、她……不是关晓荷……”他使劲摇头,面色惊惶,却居然矢口否认了。

  我早有预料,当下追问:“那她到底是谁?是从哪来的?”

  陈老师被我喝的一惊,脱口道:“她是……关晓荷的妹妹……”

  “什么?关晓荷的妹妹?”这一次,倒轮到我意外了,关晓荷的妹妹,双胞胎?这也太狗血了吧,再说,她的妹妹干嘛要到这里来?

  陈老师终于缓了过来,手抚着胸口说:“是是,她千真万确是关晓荷的妹妹,只不过这件事,没有什么人知道,所以,我必须替她保密。”

  我又问道:“可你曾经无意失口,说她是这学校里的学生,她究竟是哪个班的,为什么从来没人见过她,还有,她既然是关晓荷的妹妹,又为什么要弄个假名字?她来学校里,就只是为了做这个模特?”

  我一连串的问题,陈老师愣了愣,似乎思索了一下,才答道:“那是我为了遮掩她的身份,才那么说的,因为有人说她面熟,我就撒谎说她是学校里的学生,但实际上,她并不是学生,她只是每周会来两三次学校而已,而且时间都很短,一堂课就走,绝不逗留,所以,没有人见过她也是正常的,至于她用这个名字,可能是避嫌,太多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他说的,倒挺像是真的,可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他说的全是真的,那么这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干嘛这么紧张,又吓成这个样子?

  所以,他肯定隐瞒了什么!

  我换上了一副笑脸,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替他拍拍尘土说:“陈老师,你看你这是干嘛,我只是对这事好奇而已,又不是黑社会,你不必怕什么的嘛。”

  陈老师连连点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就跟做了什么坏事的学生,急于想脱身跑开似的。

  我又笑着说:“陈老师,就这么点事?”

  他连连点头:“嗯嗯,就是这么点事,我一直没说,就是想替她保密而已。”

  “哦?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没别的问题了,谢谢你帮我答疑解惑,不愧是做老师的,谢谢你呀,没什么事,你先走吧。”

  我挥了挥手,他就跟遇到大赦似的,连看也不敢多看我一眼,转身就飞也似的逃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小暗爽,长这么大一直是被老师呼来喝去的,今天居然能把这个老师弄的晕头转向,也算小有成就感了。

  不过,我才不信他的鬼话,如果事情真像他说的这样,那他干嘛要这么紧张?还有,我凌空画出的血字,这要是个正常人看见,多半都得惊讶的不得了,他非但没惊讶,反而表现出的是害怕的神情,而且立即就跟我解释了一大堆,这已经足以说明,他心里有鬼!

  那么,这个所谓的“关晓荷妹妹”的身份,也就要大大的画上一个问号了。

  我盯着他走了很远,这才收了血字,双手插兜,不徐不疾的跟在了他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