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十章 茶室之夜

第十章 茶室之夜

  我按照爷爷的吩咐,匆匆返回了县城。

  又是一路颠簸,当我满头大汗的赶到茶室的时候,天色已经将黑。

  不出所料,茶室里还是没有客人,老板一个人坐在那里,无聊的看着一份报纸,手中,摩挲着那件玉器。

  见我回来,他倒也没什么表情,但眼神明显不善,我冲他打了招呼,抹了把汗,马上就抄起抹布擦桌子,摆椅子,生怕他又找我麻烦。

  但是他看我干活,却站了起来,缓缓走到旁边,像不认识我似的看了半天,突然说:“这桌子上面脏么?”

  我一愣,随口道:“不脏......”

  他一瞪眼:“不脏,你擦它干什么?烧水去!”

  我哭笑不得,却苦着脸说:“老板,马上要打烊了,烧水干嘛?”

  “烧完给我送屋里去,我要喝茶!”

  我答应了一声,肚子却咕噜叫了起来,老板斜了我一眼,我勉强笑道:“我回来的急了,怕耽误店里的事,还没吃饭......”

  “没吃饭?”他皱了皱眉,说道:“你回来晚了,饭已经没有了,喝点水吧......”

  说完,他就仰起头,背着手走了,微微驼背的样子,活脱脱就像个吝啬鬼。

  呸,我在后面冲他做了个鬼脸,这副德行,活该没有客人上门。

  我也懒得跟他计较,于是跑去烧了一壶水,守在旁边等烧开后,就拎着去给他送去,谁知他却已经把后门锁上了,我就不明白了,把后门锁上我怎么给你送水?得了,估计又是故意折腾我呢,他不喝,我喝。

  我找了个杯子,咕嘟咕嘟灌了个水饱,又在厨房里抓了两块客人剩下的点心,算是糊弄了肚子,此时,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我便起身把茶室的门板落下,窗户关好,准备打烊收工了。

  只是在关最后一扇窗的时候,我却犹豫了下,如果这样把自己关在里面,待会万一弄不过那东西,逃跑可怎么办?

  想了想,我终究还是没有关这扇窗,而是悄悄留了一道缝隙,这样,我随时可以通过这里逃出去,算是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然后,我搬来了椅子,踩了上去,取出一张“镇”字诀,沾了些口水,贴在了房梁的上面,又按了几下,这才跳了下来,看了看周围,昏暗的茶室中,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房梁下面,空气中静的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还有那怪异的挂钟,滴答的响着。

  我心里隐隐有点发毛。

  但这还不算完,我又从怀中取出爷爷交给我的盒子,打开来,从中取出一根筷子粗细长短的香,爷爷说,这个叫引魂香,不但能引魂,还能招鬼。

  我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偷眼往周围看了看,昨天那个黑影,应该不会在暗处盯着我吧?我心中暗想,又忽然有些后悔,看了看房梁上贴着的字,和手中的引魂香,忽然觉得似乎有点不靠谱,这玩意能行么?

  我不禁有些心惊肉跳起来,但我明白,这是我的人生第一课,无论怎么害怕,都要坚持下去,这是韩家人的命运。

  胡思乱想了片刻,我呆呆的坐在桌前熬时间,爷爷说了,这香要在子时前后点起来,效果才会最好。

  但我只熬到了十点多,就再也挺不住了,不知怎的,一阵倦意袭来,眼皮不住的打架,要是再不点香,怕是我就要睡着了。

  犹豫了下,我还是把那引魂香点了起来,但只点了一根,爷爷说,这香点一根是引鬼,要是点三根那就是供奉了,为免惹祸上身,还是只点一根算了。

  我把引魂香立在桌上,摆在了那钟表的下方,奇异的香气透入鼻端,我却登时就精神了起来,刚才的倦意一扫而空,于是我又假意看了片刻报纸,便伏在桌子上假寐起来,暗中却偷偷观察着屋内的动静,心头扑通扑通乱跳,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不知道,待会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呢?

  其实,爷爷叫我做了这些之后,就把灯关掉,免得那东西不出来,可是天可怜见,我现在这样已经是浑身冒凉气了,哪里还敢关灯?

  就这样子吧,它要是不出来,那就说明这事跟我注定没关系,等熬过了这两天,回到学校,那就彻底跟我没关系了,我看了一眼那个钟表,心中暗想。

  大约过了一刻钟,香头已经燃掉了一段,屋子里却并没有什么异常,我正在暗暗纳闷,忽然后门那里传来一声咆哮,差点吓我个半死。

  “大半夜的不关灯,作死啊你,我说这个月电费怎么多了几十块!”

  我吓了一跳,却原来是老板在后屋乱喊,我心中怦怦乱跳,这一嗓子,简直比见着恶鬼还要吓人,无奈,我只得应了一声,赶紧把灯关掉了。

  完了,这回屋子里一片漆黑,我缩在角落里,紧张的四处张望,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胆小,我暗暗骂自己:没出息,家族的传承还要你去发扬,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你怕个屁?

  就在我默默自我鼓励的时候,不知何处忽然传来轻轻的一声响动,就好像,什么东西翻倒了似的,随即,一阵凉风从背后掠过......

  与此同时,墙上的挂钟忽然发出一声怪异的嘶鸣,随即,停止了摆动......

  我一下子就精神了,急忙抬头,只见黑暗中隐约有一道黑影嗖的窜上房梁,然后就不见了。

  心头狂跳,我感觉此刻我的怀里就像跑进去一只兔子,不,应该是跑进去一只袋鼠,在扑腾扑腾的玩命跳个不停。

  我紧张的盯着房梁之上,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房梁上面的确伏着一个身影,看去有些像猫,但那体型,却比普通的猫大了许多。

  这怪影到底从何而来?我并没有看清,我又看了看挂钟,的确已经停止了摆动,而此时的时间,刚好是子时,十一点整。

  多半,就是这挂钟闹的鬼吧?我坐在桌前,强按捺住跳起来的冲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我窥测着房梁之上,期待中的奇迹却没有发生,那黑影分明已经趴在房梁上,就在那个“镇”字的旁边,但我贴好的纸条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那只是一张无关紧要的废纸。

  我不由傻眼了,扑通乱跳的小心脏渐渐沉落下去,我的亲爷啊,我把门都锁上了,结果就这样?

  忽然,那黑影却转过了头,像是发现了什么,在屋子里扫视起来,忽然,它又站起身,直瞪着我的方向,缓缓往前移动着,像是要扑下来一样。

  我心头发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眼睁睁地盯着那黑影,它这一站了起来,我看得分明,那写着“镇”字诀的纸条正在它身前十公分处,原来不是纸条没作用,而是它根本还没碰到。

  往前,再往前......

  我暗暗念叨着,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身子不断的往后退,心想只差一点点,只要它再往前一步,就可以成功了......

  忽然,我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腰部有点疼,回头一看,原来我已经退到了柜台旁边,被那柜台一角撞了一下,但我无意中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柜台里面竟然站了个人影!

  但我定睛一看,却又否认了自己的看法,不由得心中大惊。

  不对,这绝对不是人,因为人不可能长成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