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三章 炼骨入药

第三章 炼骨入药

  恍惚中,周围忽然变得很热,同时,一股怪异的腥臭味,飘进鼻中。

  我被呛的醒了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下意识的捂住鼻子,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一处硕大的山洞,光线很是昏暗,周围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

  我很是惊讶,翻身坐起,往周围打量,洞里果然没人,却摆着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中间有五个大铁炉,差不多都有水缸那么大,分五个方位排列,里面似乎烧着什么东西,炉火却不旺,散发着丝丝的热气。

  每一个铁炉上各自连接着一根烟囱,汇聚到后面一个更大的炉子中,只是那炉子里面却没有火,整个就像个大圆球,不时有丝丝烟气从中泻出。

  在铁炉的侧面,各自有一根倾斜向下的细管,分别连接了一个巨大的铁桶,不知道这又是做什么的。

  在大铁炉旁边,有一个池子,里面是黏稠的污水,红不红黑不黑,里面丢弃着一些认不出是什么的东西,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山里竟有这么大的山洞,差不多有打谷子的场院那么大,头顶高度足有四米,整个山洞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雾,味道很是特别,就像是家里冬天烧的炉渣,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气味。

  在我的对面角落里,却摆了一大堆瓷瓶,都用木头塞子塞住,旁边地上丢着些斧锤锯凿之类的工具,令人不解的是,居然还有一个小型的手摇磨盘。

  好奇怪,我吃惊地看着这一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难道,是那个马先生抓我们来这里的?

  还有,王胖和亮子又到哪里去了?!

  我突然想起他们,忙转身在山洞四处查看,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他们俩的影子,这偌大的山洞里,竟只有我一个人。

  我身上渐渐发寒,急忙转身往山洞出口处跑去,想要马上逃离这可怕的山洞。

  昏暗的光线从洞口透入,带着五彩斑斓的光,我三步并作两步,很快跑到入口,正想往外跑,却呆住了。

  洞口弥漫着一股烟气,就像清晨的薄雾,在阳光下发出光怪陆离的色彩,难怪从里面看起来光线那么暗,却又有五彩的光。

  这烟气看着有些怪异,我却没空想那么多,低头往外跑去,这里绝对不是个好地方,危险随时可能会出现。

  谁知还没等我冲进烟气之中,离着还有几米远的地方,立时就感到了一阵头晕恶心,心口烦闷,差点晕倒在地,忙捂住口鼻退后几大步,离那烟气远远的,这才稍稍好些。

  我有些慌了,这烟气层层叠叠,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形,难道我要被困在这里?不行,绝对不行,王胖和亮子已经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不能再坐以待毙,那个马先生实在是太诡异了,这个山洞里的一切,一定就是他弄出来的。

  返身回到洞里,我四处寻找出口,最终却失望了,这是一个葫芦形的山洞,入口小,里面大,虽然空间宽阔,但入口只有那一个。

  再次站在洞口前方,我望着那烟雾,几次想冲出去,却还是忍住了冲动,这大山里本就有毒雾瘴气的说法,虽然没碰上过,但我知道那玩意的厉害,哪怕屏住了呼吸,毒雾都可以通过皮肤渗入,分分钟足以毒死一头壮牛。

  爷爷,这时我想起了爷爷,不知道他老人家此时此刻身在何处,会不会正在四处找我,我有些后悔,违反了爷爷所说过的,正午不能在野外流连的禁忌。

  忽然,那烟雾中人影晃动,仿佛有人来了。

  我心里一动,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马先生,不由有些慌乱,又没处可藏,想了想,只得又跑回刚才我倒卧的地方,学着刚才的姿势,又躺了下去,却在身下藏了块尖锐的石头,同时,眼睛半睁半闭,观察着动静。

  进来的人,果然是马先生,却不见王胖和亮子,他晃晃悠悠的走进洞中,却只往我这边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就没再理我,而是走到山洞一角,拎出了刚才那个编织袋子,走到了一个铁炉旁。

  只见他先是用一个钩子打开铁炉上的盖子,从腰间掏出什么东西,撒在里面,那铁炉中轰的一下窜起冲天大火,他站在炉旁却若无其事,又从袋子里抓出一条人的手臂,丢进了铁炉中!

  没错,就是人的手臂,我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只见他从袋子里又取出几条肋骨和一条大腿,看了看,却放了回去,嘀咕道:“这个先留着......”

  我差点吓的魂飞魄散,原来他竟然用这个铁炉在烧炼尸体,而且按照刚才情形来看,那袋子里装的,肯定就是刚刚山上那被挖开的棺材里面的尸骨!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抓我到这里来,难道,把我也丢炉子里去烧?!

  还有王胖和亮子,他们不会是已经被......

  我不敢想象下去,却在这时,这马先生忽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又挤出了那狰狞的笑,恶狠狠地说道:“等我炼了这只手臂,下一个,就轮到你了,韩老头,这回也该你断子绝孙了!”

  这句话传入耳中,我立时只觉得心头狂跳,手脚发麻,终于想起了这人是谁。

  他正是五年前,领着一个生命垂危的男孩来找爷爷求救的那个人!

  但当时爷爷不知为什么拒绝了他,现在,他要报仇!

  我明白了一切,强烈的逃生念头,让我忍不住想要跳起来从洞口跑出去,哪怕冒着被毒雾毒死的危险,好歹也总有一线希望。

  我需要一个机会,逃生的机会。

  马先生关闭铁炉,熊熊的火焰被笼在炉内,很快,铁炉中就响起了噼噼啪啪的声音,空气中也飘起了焦臭的味道,令人作呕。

  他又走到另一个炉子旁,打开下面的铁门,从里面收了一小堆灰白状的物体,有粉末状的,还有块状的,放在一起,拿到了角落里的那个小磨盘处,把那些东西全部倒了下去,随即用手摇动磨盘,开始研磨起来。

  我恍然明白了什么,毫无疑问,那应该都是骨灰,因为有的燃烧不彻底,所以要用磨盘来研碎成粉末,然后,就要装在那些瓶子里,当成他的神药来卖!

  想不到附近村邻传的神乎其神的神药,竟然是人的骨灰,这太可怕了。我下意识的想起了之前含在嘴里的药糖,现在想来,那也一定是他用骨灰制成的!

  胸中一阵恶心,却看到马先生把那些研磨好的骨灰粉末,又倒进一个大瓷碗里,然后转过身,从一个罐子里,抓出了什么东西,撒在骨灰粉末中,用手搅拌了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厨房的大师傅,不断的往那瓷盆里放各种调料,脸上却渐渐流露出疯狂的神色,双手在那骨灰粉末中飞快搅动,抓匀......

  接着,他转过身,取过几个瓷瓶,小心的开始往里面灌药。

  机会来了!

  我缓缓挪动身子,往后退去,同时,慢慢的爬起来,连气都不敢喘,轻手轻脚的往洞口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我走的极轻,边走边回头看,竟真的没有惊动他,十多步之后,我已经可以看见洞口那五彩的光。

  就算被毒死,也好过被炼成药!

  我记得,中毒而死的人,骨头是黑的,那样的话,他就不会用我的骨灰了吧?

  我悲哀的想。

  只是,望着洞口的五彩光,我却走了神,忘了脚下还有许多碎石,一个没注意,刚好踢在一块小石头上。

  原本很是轻微的响动,在这一刻,却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吓的一动没敢动,正要扭头看是否惊动了马先生,刚刚回过身,忽然听耳畔风声响动,眼前一花,马先生就已经面色阴沉地站在了我的面前,目光中射出骇人的光芒。

  “小东西,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样的骨头,不要跑嘛,乖乖听话,让我把你炼成真正的神药,你说好不好?”

  他牢牢抓住我的手腕,脸上再次浮现出狰狞的笑......

  “救命啊......爷爷快来救命啊......”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恐惧,拼命扯起喉咙大喊道!

  “嘿嘿嘿,你喊也是没用的,认命吧,这是你们韩家人永远都逃不掉的,反正,你也活不了太久。”

  马先生抓着我的手,把我硬生生拖到炉子旁,神情复杂的盯着我。从他的眼中,我仿佛看到了疯狂、怨恨、得意、喜悦,很难想象,这种种表情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

  在他面前,我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只得尽力拖延时间,我知道,爷爷一定在四处寻找我。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我活不久?”我强作镇静,开口问道。

  他有些惊讶,看着我,说:“果然不愧是韩家人,小小年纪,死到临头还这么镇静,哈哈,这话,其实你可以去问你的爷爷,唔,你爷爷应该是五十五岁,如果他今年就死掉的话,算起来,你应该......顶多只能活到三十五岁......当然,要是他不死,那么你的寿命只会越来越少,十年后,你们俩的寿命应该同时结束,哈哈,想想就有趣,到那时候你二十五,你爷爷六十五,祖孙俩共赴黄泉,哈哈哈......”

  我完全被他的话震惊了,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爷爷不死,我的寿命就会越来越少?我的寿命怎么可能跟爷爷有关?

  我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我所不知道的内情?

  他面色一变,冷冰冰地对我说:“你要怪,就怪自己是韩家人吧,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是你们韩家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