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四章 炼骨师

第四章 炼骨师

  他忽然转头,看了看那还在燃烧的炉子,狞笑道:“别怕,还要等一会才轮到你,你们不是都对我的神药很感兴趣么,我现在就来带你看看,神药的奥秘。”

  他的眼神很是疯狂,用力把我往铁炉那里拖,我害怕极了,开始拼命挣扎,嘴里大喊大叫:“我不看,我不要看,你这个疯子,你用的全是人的骨头......”

  “谁说我用的全是骨头?”他嘿嘿冷笑着,硬生生把我拖到一个铁炉旁,指着那微温的炉火说:“你看,这里面焙烤的是一个婴儿的胎盘,七天之后,研磨成粉,用我独家秘法调制,生男生女自己做主。”

  原来他那专治不育的神药竟是婴儿胎盘烤制,我心头惊讶,又被他拖到另一个铁炉旁,说道:“这里面是一个暴病而亡的大学生,别怕,只是他的脑子而已,和那胎盘一样,焙烤七天,秘法调制,吃了就能考上大学。”

  他忽然又狞笑着说:“真是可惜了,要是你不死,说不定过几年也能吃上这种神药,哈哈哈哈......”

  我心里生出极端的厌恶感,默默摇头,什么也没说,他却不管不顾,继续指着一个铁炉说:“这里面是人的骨头,不过没什么特殊用途,倒是可以强体壮骨。”

  说着话,他拖着我又走到炉火正旺的那铁炉旁,顿时一股热气混杂着焦臭味扑面而来。

  想到里面烧着的就是高瘸子的手臂,难以抑制的恐惧就从心底冒出,他却面露得意地说:“你们村刚好有人手臂骨折,这条五行属性符合的手臂,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只要配好药给他吃下,很快就可以痊愈。五行,五行你懂吗,每个人的骨相命相都有五行之分,所以,我才要用五个炉子分别来炼制,这是一门很高深的秘术,这世界上,像我这么高等级的炼骨师已经很少很少了......还有,你知道刚才那棺材里为什么还剩了一条腿和一个脑袋吗,因为那人就是你们村的高瘸子,他小儿麻痹,大脑萎缩,是不能用来入药的,哈哈哈哈哈......”

  看着他脸上疯狂的神色,我不由微微发抖,嘶声道:“你这个疯子,害人的魔鬼,我两个同学,是不是已经被你害了......”

  “害人?不,你说错了,我从来不害人,我只是用人的尸骨而已,不过,你却是个例外,因为,你不但是韩家人,而且还是天生灵骨,这样的骨头,我只吃过一次,那滋味,真是美妙极了......”

  他声音变得极为怪异,眯起了眼睛,舔了舔嘴唇,忽然又阴测测地望着我说:“你知不知道,那个拥有天生灵骨的人,是谁?”

  我自然不知,也不想去问,只是拼命摇头,他却自己答道:“那个人,就是我的妻子,你知道么,我原本只是个普通的炼骨师,需要用药材来做引,但效果却并不太好,终于有一天,我遇到了她,新婚之夜,我才发现她竟是天生灵骨之体,但是,她是我的妻子,炼骨师不得用亲人之骨入药,这是我们的禁忌。”

  他声音渐渐飘渺,目光望向远方,变得呆滞起来:“可是想要成为高级炼骨师的念头,早就占据了我的整个内心,我忍了几年,却还是没能忍住,终于有一天,我杀死了她,用她的骨头做成配方中的药引,所以,才有了这么多的神药......”

  他伸出手,像是要拥抱那成堆的药瓶,却浑身颤抖起来,喃喃道:“但是,我却遭到了报应,触犯了炼骨师的禁忌,我唯一的儿子,也在五年前终于离开了我,即便我毁了脸,运用禁法,还是无济于事......可这一切,都要怪你的爷爷!”

  他的声音忽然提高,变得激动起来:“你爷爷明明可以破除我的禁忌,可他却不肯帮我,不肯救我的儿子,他见死不救,他是个卑鄙无耻的人,他偷了你的寿命,所以,不但他该死,你也该死,你们韩家人,早就应该从这世上灭绝,你们是妖孽,是恶魔......”

  他霍然转身,死死盯着我,忽然出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硬生生把我从地面拎起,目光中透出死一般的冰冷。

  “我却没想到,你竟也是天生灵骨,虽然你的血有些不干不净,骨头倒是极好,这一来,我的神药就可以继续炼制下去,你们韩家,从此死尽死绝!”

  他双手突然用力,我的脖子就像被两只铁钳卡住,立时咔咔作响,呼吸困难,我死死扣住他的手,拼命挣扎,指甲甚至已经刺入他的手背,他却毫不在乎,双手不断加力,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就像一条毒虫般不住扭曲,越来越是狰狞。

  我拼命踢动双脚,用尽所有力气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出他的魔爪,被他就那么拎在半空,大步往最后一个铁炉走去。

  他空出一只手,打开炉门,又抓出一把粉末,撒了进去。顿时,火焰冲天而起,热浪扑面,火光中,他的面孔通红,越来越是狰狞。

  “现在,你的时辰到了,其实我刚才没有告诉你,天生灵骨,是要活炼效果才最好,所以,用你的骨头做药引,会比之前的更好数倍......”

  我已经呼吸困难,意识模糊,浑身的力气都在消失,但这句话却清晰的传入耳中,我拼尽最后的力气,艰难地在牙缝间挤出几个字。

  “爷爷......救我......”

  他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在烈烈火光中几乎都变得扭曲,在山洞中不断回荡。

  “你爷爷的确可以救你,可惜,他也触犯了禁忌,这就是你的命!”

  他双手用力,再次把我高高举起,我绝望地扭头望向洞口的方向。

  洞口那五彩斑斓的光,美丽而又炫目,我知道,在洞外,有青青的山,绿绿的草,清新的空气,我多想再次奔跑在山林间,自由自在地呼吸。

  可是......

  我最后转头,看向他恶魔一般的面孔,目光中射出怨恨,我要永远记得这个害我的人,哪怕身化厉鬼,轮回三生七世,也要他不得好死!

  他被我可怕的目光震慑住了,微微一愣,眼神中似乎掠过一丝慌张,随即恶狠狠说道:“虽然你是韩家人,可你就是个无用的小崽子,你看我也是没用,去死吧!”

  他双臂一振,就要把我投入火炉,却在这时,洞口突然传来轰隆震响,就好像一个炸雷在洞口响起,震的山洞都仿佛随之颤抖。

  我分明看到,这一刻他的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即,洞外又是一声震响,这一次,整个山洞都剧烈摇晃起来,他双脚站立不稳,惊慌的往洞外看去,手上力道也在这一刻忽然松了。

  趁这机会,我鼓起力气,一脚踢在他的裆部,他嗷的一声怪叫,松手踉跄退后,跌倒在地。

  我终于逃脱魔掌,赶忙起身,连滚带爬往洞口逃去。

  第三声雷声响起,轰的一声,就见洞口那五彩光芒忽然散开,刺目的阳光射入山洞,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爷爷,我在这......”

  看到这身影,我禁不住浑身颤抖,一股热热的东西涌上胸口,刚才的坚强轰然退却,踉跄扑进爷爷的怀里。

  那再熟悉不过的,温暖的大手,轻抚我的头发,爷爷慈蔼地看着我,低声道:“莫怕,莫怕,娃儿,你是韩家人,记住,天大的事,也不许哭。”

  我紧抿着嘴,重重点头,爷爷牵着我的手,望向洞内,脸色渐渐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