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六章 家族的诅咒

第六章 家族的诅咒

  禁忌,自远古之时起,便存在于人类的生活之中。

  那时,人们眼见这世界的诸般奇异,深以为奇,遂以为在这世间,有诸般神灵精怪,高高凌驾于人类之上。

  人们敬畏种种超自然力量,便设下许多禁忌,并视为不可触碰的雷区,像世间的律法一样,起着规范与制约的作用。违反禁忌的行为,可能会带来破坏与灭亡,人们规定,打破和触犯禁忌的人,要受到制裁。

  于是,一种古老的职业,便由此而生,那就是禁忌师。

  上古之时,禁忌师的作用,如同现在的法官,他们把种种禁忌的危害和相应的制裁整理出来,制成律法,禁忌师,实际上就是禁忌监督者,与制裁执行者。

  但,人为万物灵长,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智慧,禁忌师在监督与执行过程中,慢慢摸索出了禁忌的规律,和防范禁忌发生的方法,以及触犯禁忌后的补救措施,并从中领悟到了禁忌中所蕴含的神秘力量。

  而我们韩家,便是上古禁忌师的一脉传承,虽然人丁一向稀少,但千百年来,却因为拥有特殊的能力,成为了人人谈之敬畏的神秘家族。

  但,韩家却是一个隐世的家族,从来只在民间活动,帮助人们解除禁忌的危害,并制裁那些恶意打破禁忌的人。历朝历代,只有在世间有了大危难的时候,韩家才会公开现身,拯救世人。

  然而,不知从哪一代起,韩家人却突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或者说,像是被种下了最恶毒的诅咒,凡是韩家之人,均活不过四十岁。确切的说,应该是从三十五岁起,身体便渐渐衰弱,如同被抽干精血一般,直到衰弱而亡,这过程,至多五年,少则三载,其中的痛苦更是难以言喻。

  究其原因,据说是当代的韩家族长,因为连年黄河水患,不忍见生灵涂炭,百姓流离,竟强行施法改换河道,却不知怎么触犯了家族的禁忌,才招致如此大祸,当时的韩家人想尽办法,却都无法阻止这诅咒的降临。

  韩家人陆续痛苦的死去,原本就人丁不旺的韩家,这一来更是愈加凋零。数代之后,传至爷爷的祖辈,已经是一脉单传,当年辉煌的家族早已不复存在,为了求医解救,更是天涯奔走,四海为家。

  但即使这样,也是无济于事,爷爷出生之日起,便没有见过他的爷爷,而爷爷的父亲,也在他十五岁时辞世而去。

  爷爷继承了韩家的神秘能力,并遵从祖训,继续为解除家族的诅咒四处奔走,而且在二十岁那年娶妻生子,延续韩家血脉。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爷爷翻看了无数次家族的日记,更是尝试了种种方法,甚至经常跑到医院去做检查,可谓费尽心思,想要避开家族的恶疾。

  或许是爷爷的综合疗法起了效果,他三十五岁的时候,那家族的诅咒并没有到来,三十六岁,爷爷也是安然度过。

  这让爷爷喜出望外,以为自己终于打破了家族禁忌,正在他想要把之前自己所用过的种种方法整理出来的时候,那可怕的恶疾还是降临了。

  在一次莫名其妙的吐血后,爷爷的身体变得衰弱,头发脱落,肌肉萎缩,正值壮年,却连半桶水都提不起来,那恶毒的诅咒,开始侵蚀他的身体,吞噬他的生命。

  原来,那诅咒并没有忘记爷爷,只是迟到了两年。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爷爷就被折磨得卧床不起,他再也无力去尝试拯救自己和家族的命运,只等大限到来,交代后事了。

  却在这时,爷爷的独子,也就是我的父亲,匆匆从外面跑了回来,他不知从哪里带回了一个秘方,说是能治好爷爷的病。

  爷爷虽然不信,但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根本无力去阻止什么,而且此时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时常昏迷,只得任凭刚刚成年的儿子在自己身上施治。

  说来奇怪,在治疗了一个月之后,爷爷的病竟然奇迹般的好转起来,又过了两个月,爷爷就可以起床走路,半年后,爷爷已经恢复大半了。

  爷爷大为惊讶,百般追问下,我的父亲却怎么都不肯说出治疗的实情,只是要爷爷养好身体,以免旧疾复发。

  又半年后,爷爷彻底恢复如初,心中虽然始终疑惑,但也大为高兴,并开始准备给儿子娶亲,因为家族规矩,男子二十岁前必须娶亲,以延续人丁不旺的韩家香火。

  接下来的事,进展的顺顺利利,父亲娶了亲,一家人也终于定居下来,不再四处漂泊,算是生了根。

  这一年,爷爷刚好四十岁。

  这一年,母亲怀上了我,十月里,就将临盆。

  然而,也是这一年,父亲却忽然吐血不止,短短数日内,身体就急速衰弱下去,其症状,竟然和爷爷当年一模一样。

  爷爷和母亲都急的团团转,但却束手无策,三个月,父亲头发脱落,六个月,肌肉萎缩,九个月的时候,已经要靠拐杖走路,按照家族中的记录,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再过半年就将卧床不起,之后,顶多还能存活一年。

  这可怕的恶疾,竟然转移到了父亲的身上,爷爷痛心不已,无数次喝问当年父亲的治疗方法,他已经四十岁,在家族里面,已经是要到了离世的年龄,如果他死了,父亲也死了,那韩家岂不是要面临绝后的命运?到那时,只剩一个襁褓中的小小孩儿,又怎能延续韩家千年的传承?

  但是父亲却执意不肯说出那方法,他每天都强撑着身体,苦熬着生命,一直等到了我出生的那天。

  那一天,父亲抱着刚刚出世的我,激动落泪,更是请求爷爷一定要破解家族的诅咒,让我好好的活下去,继承家族的传承。并叮嘱母亲好好照顾我和爷爷,然后,便呕血而亡。

  悲痛欲绝的爷爷和母亲,在父亲的身上找到一封遗书,才知道,原来父亲早已存了必死之心,用秘法将爷爷的诅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并以此来把自己的寿命转给爷爷,但算法却是二换一,也就是说,父亲若早死十年,爷爷就能多活五年,父亲若早死二十年,爷爷就能多活十年。

  只是父亲惦记着我,不忍心就此离去,所以,才苦苦支撑,在我出世之后,亲眼见到了他的骨肉后代,这才放下牵挂,便即离世。

  父亲去世后,爷爷果然活了下来,并从此带着我长大,只是在我五岁那年,母亲也突然身染怪病,半年后就辞世而去。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只剩了我和爷爷相依为命,在这深山里,远离人群,远离一切纷扰,爷爷每天在帮人治病的同时,暗中搜集各种古法秘方,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彻底解开家族的诅咒,他实在不愿看上一代的悲剧继续在我的身上上演。

  爷爷讲述了这一切之后,已是老泪纵横,只是在旁听的目瞪口呆的我,却仿佛从中捕捉到了什么,隐约间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按照爷爷所说的,如果他在四十岁那年,得到了父亲二换一的十年寿命,那么他的寿命就应该是五十岁,可是,爷爷今年已经是五十五岁,多出来的这五年,是从哪来的?

  我身上渐渐发寒,不由想起了马九死前所说的话,他说,我的寿命和爷爷有关,爷爷活的越久,我的寿命就越短......

  爷爷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站起了身,正色说道:“这十多年来,爷爷一直在找寻破解家族的诅咒的方法,但却毫无进展,如今你已经长大了,家族的使命,早晚要落在你的肩上,现在爷爷就把这禁忌师的秘法,正式传承给你。”

  “传承给我......”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还没等反应过来,爷爷已经挺直了腰板,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威势,就如同他在山洞中时一样。

  爷爷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卷泛黄的画卷,递给我,目光望着远方,像是自语,又像对我训诫:“触犯禁忌者,为天地所不容,早晚必受其害。我韩家虽然触犯禁忌,受到家族诅咒,这许多年来,甚至不敢再施展禁忌之法。可我思来想去,这解开诅咒的方法,恐怕还是要在禁忌中去寻找,避是避不掉的,可惜,当年家族触犯禁忌,韩家秘法被封存,从我祖父的祖父之时起,韩家后代只能学这秘法的前两层,我现在就传给你这禁法的第一层,也就是,破妖鬼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