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七章 古画

第七章 古画

  这是一卷已经泛黄的古画,我迫不及待地解开绳结,将画卷打开,却见那上面只是一副绘着山川河流的图画。

  这图画着墨很是简单,只寥寥数笔,却勾勒出了一副栩栩如生的画面。但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询问,爷爷却突然道:“不要抬头,集中精神去看,你会从这画中有所领悟。”

  “领悟?”我纳闷道,“领悟什么,这只是一副图画啊,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

  爷爷见我愣愣的样子,并没答话,只是微笑了下,抓起我的手,取过一根针,喝声“别动”,便用那针轻轻刺破了我的手指。

  微微刺痛后,指尖渗出一滴血珠,爷爷毫不犹豫,抓着我的手指就按在了图画之上。

  我不觉讶然,爷爷这是做什么?血渍会弄脏这画的啊,我刚想到这,指尖的那滴血滴在画卷上后,竟然缓缓的渗透了进去,随即我的手指和图画间突然就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就好像我和这幅画卷竟有了某种联系,从指尖传来,如电击一般,脑中随即轰的一下,霎时间眼前景物变幻,天旋地转,已经不不知身在何处......

  一阵迷糊后,意识重新回到脑中,我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在那山河图画之中。身子凌空飘舞,周围清风徐徐,晴天朗日,如浓墨般的山川河流,在我的身下缓缓掠过,远处似乎又有飞禽走兽奔跑嬉戏,这一切,像极了刚才我所看到的山水画。

  不得不说,我从小就有些恐高症,这离奇景象突兀的出现,我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头重脚轻,心头砰砰狂跳起来,双手胡乱挣扎,却重心不稳,竟从空中跌落下来......

  我顿时心头发慌,只觉身子歪倒,随即咕咚一声,额头就传来一阵剧痛,所有的幻象这才忽然从脑中消失,睁开眼,原来我还是身在屋中,并没有上天入地,眼前也没有什么山川河流,刚才那一下却是撞到了桌角。

  爷爷拉起了我,眼中却是按捺不住的喜色,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第一次见到这副画,就能有所感应,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后面的修行也会顺利多了......”

  我却完全不解,疑惑问道:“爷爷,那是怎么回事,我好像看到了山川河流,飞禽走兽,莫非都是这幅画里面的?难道我刚才进入了画中的世界?”

  爷爷正色道:“这就是修行我韩家天书的第一道关卡,这副画,就是考验。”

  “天书?考验?”我迷惑不解,爷爷解释道:“这幅画,乃是一个拓本,传说我韩家祖先无意中曾得到一部天书,一卷画卷,并从中得到了禁忌师的传承,传至今天,原本早已不见,仅有这拓本传世,如果哪个韩家子弟,能进入这画中的世界,那就能够得到传承,反之,就只能做为旁支子弟,庸碌过此一生,从前,不知有多少韩家子弟,被这第一道关卡所阻住,一生都无法参悟其中奥秘,反倒是自从家族触犯禁忌之后,子弟渐渐凋零,自身能力却不断提高,想当年,爷爷看这副图画,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悟到身临其境的感受,已经算是很不容易,没想到你第一次看,就能有所感悟,看来我韩家振兴有望,韩家有望了......”

  看着爷爷兴奋的样子,我虽然不大懂,但也很开心,于是说:“爷爷,这么说的话,我已经可以修行了?”

  “不,还没那么简单,进入画中的幻境只是第一步,什么时候你能彻底参悟画中的精髓,领悟到了自然的力量,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修行,否则,根基不稳,只会害了你。”爷爷摇头说道,但话语间仍然能感受到他的喜悦。

  “那......我还要做些什么?”

  “看画!今后,你就把这副画带在身上,什么时候看熟了,彻底领悟了,这第一层功法的基础,就算练成了。”

  我不由目瞪口呆:“不是吧,爷爷,这么厉害的韩家禁法,只需要看画就能练成第一层功法?”

  爷爷心情很好,哈哈笑道:“当然不是,你且先看画,过段时间,我再教你写字。”

  “写字?爷爷,我会写字啊,我都十五岁了,马上都读高中了......”

  “呵呵,爷爷教你写的字,保证你从来都没写过,甚至,没有见过......”

  爷爷眯起了眼,语气中带着一种自豪,拍了拍我的头。

  我从来没写过,也没见过的字?那到底是什么?我心里好奇,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隐隐觉得,我的命运,从这天起,似乎要改变了。

  只是,爷爷莫名多出来的五年阳寿,和马先生临死前的话,却在我脑中打了结,爷爷的寿命越长,我的寿命就越短,难道说,爷爷所借的,不止是父亲的寿命,还有我的么?

  如果这样算下来,我的生命,岂不是仅剩了十多年?

  从小到大,爷爷在我的心中,是至高的伟岸,他所说的话,我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心中暗想,或许,爷爷有他的苦衷,有些事,我早晚都会知道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被爷爷逼着看那副画卷,再也无心顾及其他,只是奇怪得很,第一次见到画卷时,那种奇妙的感觉却没有再出现,任凭我怎么看,也只是一副普通的古画而已。

  于是,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盯着那副画看,看到脖子发硬,看到眼睛发酸,看到昏昏欲睡,但那副画却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我也曾试着学爷爷的样子,刺破自己的手指,滴血上去,那血滴和第一次一样,滴入画中,就渗透了进去,片刻间,就没有半点痕迹,但那种凌空飞舞,身临其境的感觉,还是没有出现。

  对了,爷爷还告诉我,那天和我一起上山的两个同伴,其实早就回家了。他们在迷迷糊糊中,被人送出了山外,醒来后找不到我,不由害怕,一溜烟跑回了家,途中却刚好遇到上山寻找我的爷爷,爷爷知道原委后,这才不顾一切地冲上山,凭着禁忌师的本能,及时赶到山洞,才救下了我。

  至于我当日捏碎的荷包,那里面是爷爷封印的一个阴魂,因为爷爷之前对它有恩,所以才会甘心被封在荷包里,救我一次,报恩之后,才肯离开。而那天爷爷之所以会上山找我,就是得到了它的报讯。

  整个暑假里,我都在和这幅画卷较劲,而马先生的失踪,一时间也成为了当地的一大新闻,只是那两个同伴把他们的经历说出后,人们越发觉得诡异,跑到他的住处后,竟在屋内地下挖出人骨,这才知道马先生不是好人,越发后怕,索性一把火烧了他的住屋,从此后再也无人提起这个炼骨制药的神秘炼骨师。

  而就在暑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也终于再次在画卷中体验到了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对此,爷爷说,第一次之所以我能轻松体悟,是因为原本不知道那画卷为何物,心无旁骛,没有心结,但自从知道画卷乃是韩家传世之宝,修行韩家禁法的第一道关卡,就有了心结,所以,才会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再重新进入画中的境界。

  可惜,这时我已经要离开爷爷,到镇里去读高中,临行前,爷爷给我收拾好了行囊,并把那副画卷,和他临时写出的三个大字,以及一封书信,一起塞进了我的包裹。

  “你在高中的任务,最重要的就是要彻底体悟到画卷中的力量,还有,把这三个字写好,等你什么时候能把这三个字一气呵成的写出来,就算完成第一步了,这高中三年,就没有虚度,那封信,在你写字遇到困难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

  我有点目瞪口呆,人家的父母长辈送孩子上学,总要叮嘱好好学习,我这爷爷可倒好,整个高中三年,就让我看一幅画,写三个字......相当于一年写一个字,这字得有多难写?

  低头瞄了两眼手中的三个大字,我却有点惊讶了,因为这四个字,我连一个都不认识,而且,那字体很是怪异,字形修长,笔画繁复,说是字,我看倒是像道士画的符。

  “爷爷,你确定这是字?这念什么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是字,三年三个字,你只管专心写,写不好就不要回来见我......哎,对了,学习也不要丢,好歹争取考个大学,只有走出这山沟,我韩家才有希望......”

  爷爷像是终于想起了我将来还要考大学的事,然而叮嘱了两句后,就不在说话,直直地望着我,嘴唇翕动,脸上似乎有些发光,眼中却写满了不舍。

  我这才发现,在我眼中一直腰板挺直的爷爷,此时却已有些佝偻。

  然而该走的终究要走,该来的始终会来,我告别了爷爷,独自踏上了前往县城的路,我知道,那里将是我起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