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师

返回首页禁忌师 > 第九章 奇怪的影子

第九章 奇怪的影子

  我答道:“哦,我早上起来看时间不对,应该是没电了,我就出去买了电池换上了。”

  本以为,老板多半会夸我,但却没想到,老板脸色还是很难看,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进了柜台。

  不知好歹,早知道不给他买电池了......我有些不爽地想着,做事去了。

  然而这件事过后的第二天,我照常起床,来到大堂准备工作的时候,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时间,却顿时吓了一跳。

  那钟表的时间,又慢了半个小时。

  奇怪,明明是前一天刚刚换的电池,难道这钟表就这个样子?

  我正在纳闷,老板却早早的走了进来,这有些反常,他看着我愣愣的样子,说道:“钟表又慢了,你去调到正点吧。”

  “哦......”我答应一声,就去把钟表摘了下来,调整着时间,一边问他:“老板,钟表走的不准,是不是该换新了?”

  老板淡淡地说:“已经换过了......”

  我诧异地看着他,他却混若无事,晃悠着又走进了柜台,闭目养神去了。

  这件事过后,每天我都特别留意,却发现原来那钟表天天如此,不管我几点起床,去看那时间必然慢了半个小时。

  不得不说,这事儿很诡异,但此时的我,也没有想的太多,反正是掰着手指算日子,没几天我的暑期打工就要结束了,在这之前,我不想招惹是非。

  但渐渐的,大约是因为生意越来越不好,老板的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差,每天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并开始对我闲下来就看画写字的事情,很有意见,虽然没有明说,但那怪异的眼神始终追着我看,一见到我要写字,就使劲敲柜台,要么就是给我安排零活,哪怕我已经把所有工作都做好了也不行。

  甚至连吃饭的时候也总盯着我,看那样子,恨不得数着饭粒给我吃。

  老板的态度开始越来越苛刻,散碎的零活也越来越多,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事,连客人都没有,难道要我每天握着拖把不停的擦地么?到了后来,他已经变态到烧好的热水在炉火上超过半小时,就要让我去把热水倒掉,重新再烧起来。

  这不是有病么?

  虽然他美其名曰这是为了茶的口感和品质,为了茶客的健康,但我清楚的记得,这老家伙在前几天,连过夜的热水都能重新烧开了给客人用,甚至还往茶叶里偷偷兑次品。

  现在他这么干,分明就是折腾人,很明显,快到结账的日子了,开始找麻烦了。

  我安慰自己,这其实倒也算正常,老板么,大约都是这个心理,看见雇工闲着他们就不舒服,尤其是生意不好的时候,再有,大约就是这老头更年期了吧。

  我愤愤的在心里咒怨着,但也没露出不满上,再坚持个七八天,就该到了我离开的日子,等工资结清,这里的一切就都跟我无关了,我忍。

  不过,我正掰着指头开始倒计时算日子,却在一天里,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走进茶室,刚刚坐下,那孩子就哇的大哭起来,指着房梁说,那上面趴着一只大猫......

  我诧异地抬头去看,却登时愣住了,房梁上分明空空如也,哪来的大猫?

  那女人匆匆抱着孩子就走了,我绕着房梁转了几圈,仰的脖子都酸了,但那房梁上别说大猫,就是连个耗子都没有。

  我不由疑惑起来,如果说小孩子眼睛能看见鬼,这个我是信的,可看见大猫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上面有一只猫的鬼魂?但这大白天的,可能吗?

  我一脸迷惑,愣在了原地。

  这茶室之中,莫非真的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我不由暗暗注意,加起小心来,但这事过后的两天,倒也没再发生什么,茶室仍然生意惨淡,老板依旧半死不活,整天耷拉着脸,看见我的时候就没好脸色,就好像我欠了他八百块钱似的。

  明明是你欠我八百块钱好不好?我心中暗想。

  很快,日子就在煎熬中度过,再有三天,我就要离开茶室了,等我回到校园后,就要开始我的高二生活,这里的一切,都再也跟我没有关系。

  然而就在这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午后,我趴在桌子上打盹,却在迷迷糊糊中,眼前仿佛花了一下,一个黑影不知从哪里跳出,窜上了房梁。

  我一下子惊醒了,抬头就往房梁上看去,但让我惊讶的是,刚才我分明见到那黑影跳上房梁,可这一会,却又不见了。

  难道是我眼花了,或者是睡迷糊了?我思索了一下,却愈发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刚才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跳了上去。

  我深深吸了口气,再次走到房梁下面,集中精神,往那上面看去。

  初时,依然是什么都没有,在我全神贯注下,缓缓的,那房梁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但,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接下来任凭我怎么集中精神去看,都无法再看清那影子究竟是什么,只隐约感到,似乎,还真的像是一只大猫,或者说,是一只像猫一样的动物,正趴在房梁上......像是在睡觉。

  果然有问题!

  这茶室真的闹邪,那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客人上门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是否该做些什么呢?

  我回头看了看正坐在那里打瞌睡的老板,有些举棋不定,眼看还有三天就要结束这里的生活了,到时候我就可以拿了工资走人,但若是至若不顾的话,这老板的家里必然要遭到大难。

  说实在的,来了茶室快一个月了,我每天闲着的时间,比干活的时间要多的多,虽然老板苛刻,但我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或许,我应该做点什么?

  只是,那时的我,对于此类事件并没有半点经验,完全不知该如何处理,思来想去,我只得和老板请了假,回家去问爷爷。

  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汽车颠簸,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我终于回到了记忆中山清水秀的家乡。

  爷爷正在房门前抽他的旱烟,熟悉的姿势和动作,是我从小就铭记在心的,甚至连爷爷一直坐的竹椅,看去都是如此的亲切。

  “爷爷,我回来了。”我笑着说道。

  爷爷见了我,惊喜交加,颤抖着一把抓住我的手,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板着脸喝问:“小兔崽子,不是让你三年不许回家么,怎么一年就回来了,难道那三个字你都写好啦?”

  我按捺着心中的激动,挤出一副笑脸,对爷爷说:“写好了一个,还有两个字,还没有开始写,您老人家说过,要循序渐进嘛,我打算,开了学之后,就开始写第二个字。”

  爷爷的脸上这才绽出笑颜,连声道:“好好好,一年时间如果能熟写第一个字,也算不容易了,快快进屋,写给爷爷看。”

  爷爷像是一下子忘了让我三年不许回家的事,高兴地拉着我进了屋,什么都没顾得,却先是拿出了纸笔,塞在我的手里,连声催促我快写。

  我拿过笔,毫不犹豫,随手一挥,一个笔画繁复的“镇”字就写好了,我低头看了看,不由也颇得意,虽说我写字历来不怎么样,但这个字却是写的苍劲有力,几乎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爷爷揉了揉眼睛,流露出喜悦的表情,抓起这字,从上到下看了好几遍,交口称赞道:“好,很好,想不到我这方法果然奏效了,单独练习一个字,确实是比同时练几个字要好得多,一年一个字,如果按照这速度,等你上大学的时候,这禁法第一层,你差不多就可以初窥门径了。”

  我不由奇怪:“爷爷,难道咱们韩家的禁法,就是写字和看画练成的?可这写字能干什么用啊?”

  爷爷哈哈笑道:“傻孩子,这字可非寻常之字,今天告诉你也无妨,我韩家禁法第一层的施法要诀,就是这几个字组成,而这几个字,分别有各自的用途,可以说,一个字,就是一个咒法啊。”

  “一个字就是一个咒法?”爷爷的话让我更惊讶了,“那我用了一年时间写的这个字,是什么样的咒法?”

  爷爷依旧拿着字看个不停,很是开心的样子,闻言对我解释道:“想必你已经知道这是个镇字,所谓镇,就是镇压,镇服的意思。以后你用了这个字,无论妖鬼,见之必镇服,因为这字的写法,实际是从上古遗留下来,这是我韩家的秘密,但也只有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够驾驭。”

  我有些听的迷糊了,思索了半天才明白,敢情这一个字,就是一道符咒,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只是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少字要写。

  “爷爷,其实我今天回来,还有别的事跟您说......”

  我思忖了片刻,就把这些天在茶室遇到的怪事和爷爷讲了一遍。

  爷爷听后,认真想了想,对我说:“这件事倒是蹊跷,从你说的情况来看,那家茶室有两个问题,但也可能只是一个,只是现在你了解的情况太少,我也不好判断,这样,你现在就立即返回,不要耽搁,然后,按照我说的去办......”

  爷爷递给我一个盒子,告诉我,只需如此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