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一章 见性成佛(1)

第一章 见性成佛(1)

  洗浴中心的招牌不小,隐约有向对面的酒吧分庭抗礼之势。我驻足沉思,还是决定先去酒吧一趟。

  之所以这么做,说句最实在的,我想省钱,看看能不能在那里钓上一个美女,至于接下来怎么发展,我想大家比我更清楚。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男人如果想钓美女,那就把一根香烟抽出烟盒的半个身位,然后放在桌子上,如果有女人吸了,那她今晚就是你的。我对这个自是轻车熟路,很随意地拿出一根,也很自然地坐了下来。不过我远没有表现的那样淡定,因为我发现对面的男人跟我一样正耐心地钓鱼呢,而且拿出的是标准的女士香烟——ESSE。

  我有些自卑了,自己的红塔山在他面前也太过寒酸。左右踌躇,我又拿出了一个小四当时送我的zippo的打火机放在桌上,还很轻蔑地冷笑着。接下来的一幕是我最抓狂的。

  很快地就来了一个美女,浓妆艳抹、长筒丝袜,眉目间不时传达着一些妖媚的东西。她随手拿起了我放在桌上的打火机,象征性地冲我微笑。

  我心里暗暗窃喜,正要说些暗话,小姐却先开口了,她说,谢谢你的打火机。

  我有些诧异,但还是很绅士地颔首微笑。小姐转身从对面的桌上拿起了那根ESSE的香烟,顺手点上。对男人说,走吧,我们去如家吧。

  说实话,我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突如其来的事情也太过操蛋,只记得自己呆呆地看着两人相拥而去,就连那个zippo的打火机都忘了索要。现在不止是心疼一块钱的事了,更重要的是我心里憋屈。

  二话没说,也没有要诉说的人,我直接出了酒吧进了洗浴中心。

  小姐是个姿色说上好坏的女人,当时见到她我的火气立马上来了,我说,换一个,先给我按摩一下。

  小姐悻悻而去,很快地就来了另一个女人。眉清目秀的,不似传统的那种浓妆艳抹,头发盘了起来,刘海儿无意地摆动更显出一种别有的清淡。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女人竟然给我一种禁欲的感觉。

  小姐对我笑了一下,我有点恍然,自己这才意识到她是个美女,而且是那种不敢亵渎的美。

  小姐看我发呆的样子笑得更厉害了,她说,我怎么看你都不像那种享受生活的人,你是来体验生活的吧?

  我讪讪地回过神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随口说道,是,我是作家。

  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在我看来这次不止是丢人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我亵渎了一个很神圣的职业。

  小姐轻笑,也不多说,手很自然地在我背上捻来捻去。

  气氛有些沉默,我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说,杨梓宜。

  她的手渐渐地让我放松下来,我笑了,再问,真名还是艺名。

  小姐多用了一点力,有些生气地说,真名。

  这女人越发让我感兴趣了,因为我知道这种人很少对人说真名,更何况我是初来乍到。

  我笑着说,还有别的服务么,我这样躺着也忒无聊。

  小姐反问,你还要什么服务?

  我有些语塞,既然她不说我也懒得挑明,赚不赚钱随你的便。淡淡地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做这个啊?

  小姐问,做什么?

  我是真急了,说,做小姐啊。

  没想到小姐比我更急,使劲在我背上捶打了一记,生气地说,我不是小姐,仅仅是个按摩师。

  我哭笑不得地说,也可以兼职啊。

  我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不知不觉间她就走了出去,当我看到刚才第一个小姐的时候,心里更诧异了,不耐烦地问,刚才那小姐呢?怎么走了?

  你说的是按摩师吗?她走了,先生还要别的服务么?

  我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她还真的仅仅是个按摩师?

  小姐颔首轻笑,不置可否。

  我现在不生气了,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说,我们没有名字的,你可以叫我小花小草什么的,如果高兴了喊我小狗也可以。

  我心里发汗,暗想,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小姐,也不接她的话,坏笑地问,你有健康证么?

  小姐比我笑得还坏,很从容地走到旁边,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把东西全翻了出来。她说,这是证明我清纯的学生证,这是证明我阳光的健康证,这是证明我单身的离婚证,还有美容证、户口簿、身份证,你玩高兴了,我还有狗证。

  我看着心寒不已,这就好比有人揭开你的天灵盖往里灌水,除了全身冰凉以外还有一些无奈。我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绝非坏人,更不敢说单纯二字,现在我没有一点那种想法了,但我很想渡她,我觉得这不应该是我要的小姐。

  我问了刚才的问题,为什么要做小姐。

  小姐不笑了,唉声叹气地说,我一个女人能干点什么?要地位没地位,要背景没背景的。

  我翻身坐了起来,穿好衣服,说,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啊,老实一些、本分一些,其实挺好的。

  小姐见我要撒丫子跑路,说话也不再那么客气了,冷笑地说,老实本分就意味着我要做苦力,我说过我是个女人,做不来的,那样很累。

  我无奈地回应,你这样永远也别翻身了。

  没想到小姐却说,我是不想翻身,我要是翻身了那就是女上男下了,那样很累的。

  我是不能再汗了,轻笑地说,今晚女上男下做不做,我就喜欢干体力活的。说完我把钱包拿了出来,随手取出四百块钱。

  小姐笑着接过,说,做,怎么不做。说完很从容地脱着衣服。

  我对她的姿色实在不敢恭维,这次竟一点也不心疼了,我说,算了吧,这钱算是小费得了,你也不容易。说完我就走了出去。

  小姐笑着喊道,帅哥,以后常来啊,下次我介绍给你双飞。

  我心里恶寒不已,本想渡人的没想到有人把我渡了,本想为了一块钱全露的,现在可好,不光没露,又倒贴了四百块钱。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杨梓宜,她看我的眼神有些鄙视,还有些诧异。这次我学乖了,我不掏钱了,随手拿出一张名片对她说,交个朋友,这次不能这样白来。

  杨梓宜疑惑地接过,笑了起来,她说,你这么快就走么?这算什么啊?

  我说,嫖娼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