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章 见性成佛(4)

第四章 见性成佛(4)

  很快地来到医院,我把杨梓宜交给护士就去挂号交押金了。掏钱的时候竟一点也不心疼,在我看来这个姑娘还是很单纯的,虽然这仅仅是感觉。

  中途去了趟卫生间,用凉水狠狠地洗了一把脸,我想好好整理一下这段时间的思路。

  我的肩膀上本来是没有红色胎记的,为什么现在有了呢?难道是我坐车的时候司机踩油门造成的?可我记得当时没系安全带啊,即使系了也不应该只发红没有瘀伤的疼痛啊,我到底系还是没系?如果没系难道是杨梓宜给我图上的颜料?可她给我图上颜料又为了什么呢?我的脑子有些乱了,借着凉水总算确定了一件事,左肩的红色不像是颜料。我又联想起了杨梓宜跟我讲的那个故事还有她所说的梦,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我真是她所说的梦中的男子?即使是那她又是什么?

  我点上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卫生间开始被烟雾弥漫,就在我无助得想要发泄的时候,我忽然想了起来!洗浴中心!杨梓宜!肯定是的!肯定是她在按摩的时候给我做了手脚!虽然我还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

  扔掉没吸几口的红塔山,我快步走进了病房。这时候的杨梓宜已经开始输液了,但还是没有清醒,我忍不住问了问旁边的护士,她得了什么病?没事吧?是不是只是发烧?

  护士是个长得很精灵的小丫头片子,她转过头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我说我是她朋友。

  小丫头很明显有些迟疑,想了想对我说,你朋友真奇怪,不过没事,只是发烧。

  我正要问她怎么奇怪了,这时忽然走进来一名中年护士,看样子有点护士长的风范,她使劲瞪了一眼小丫头,然后厉声说道,你去忙你的吧。

  我怎么看怎么都感觉两人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不过护士长在这我还不方便继续追问,于是多留意了一下小丫头的长相就去看杨梓宜的病情了。

  护士长对我说,你女朋友就是发烧了,还有点低血糖,怎么不早点送来啊?发烧这么严重怎么能行?就这样吧,睡一觉就没事了,以后注意点,自己的老婆自己疼。

  护士长说完就走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错愕不已。杨梓宜成了我女朋友?我无奈地傻笑一番,说实话,这我还真不敢想象,发烧好了之后,我愿意她还不愿意呢!

  无聊地找了个座位坐下,看着杨梓宜清秀的脸庞我又一次有种面对小四的心疼,我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骗我这么个穷人?

  人不愧是主观性的动物,在我不想怀疑她的时候立马找到了有力的证据,我记得当时她给我按摩的时候我是背着身的,而且她给我按摩的时间不长,也就是说她没有跟我正面相对!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经过两天的劳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更何况这两天还发生了这么多事,从餐馆到KTV,从KTV到酒吧再到洗浴中心,最后才是医院。

  睡到一半的时候我是被小丫头吵醒的,她推了推我让我去续费,说押金不够了。

  我起身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凌晨五点多了,懒洋洋地打着哈欠问道,不是交押金了么?小小的发烧感冒怎么还不够啊?

  小丫头抬头狡辩道,她还低血糖呢!

  我没好气地说,低血糖吃块大白兔不就好了么!

  小丫头笑了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白虎牙说,可我们给她吃的是金丝猴!快去吧,你再不去我们可不给她用药了啊!这药可是好的!

  我摸了摸口袋气愤地说,我不用好的,一般的就行了。

  不是我心狠,我的确是囊中羞涩了,刚毕业的大学生到哪去弄这么多钱啊。

  小丫头见我为难,说道,她发烧可不轻啊,好像都出现幻觉了,用进口药还是国产药就看你的了。

  我随口说道,国产的吧。

  小丫头说,国产的六百,进口的四百。

  我有点抓狂了,问道,为什么进口的便宜?

  小丫头说,你应该自豪。

  我说,那还是用进口的吧。

  小丫头好像是存心跟我作对似的,接着说,进口的分为高中低三档,你要哪个?

  我是真急了,转身愤怒地下楼去交押金,没好气地说道,我就续四百块钱,再多没了!这女人真不是我女朋友!

  划完价回来,正好碰见小丫头走了出来,她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你要的是高档的啊。

  我很鄙视地看了看她,说,这钱不能白花,你先告诉我她怎么奇怪了。

  小丫头对我很慌忙地使了个眼色,张着嘴形的意思好像是说醒了。

  我白了她一眼就走进了病房,没想到这时候杨梓宜竟然坐了起来,看见我进来她对我笑了笑说,程然,谢谢你。

  我故作淡然地搓着手说,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啊,再说高档的药也不怎么贵,没事的,只要你没事就好。

  我在说到高档二字的时候很明显是加重了语气的,我心里暗想,你多少都应该给我报点吧。没想到杨梓宜说了一句让我无地自容的话,看来作家的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我不好意思地回应说,什么作家啊,勉强度日,勉强度日。随即急忙转移话题道,你发烧怎么这么厉害啊?怎么不提前说?

  杨梓宜皱着眉头难为情道,我也不知道,光想跟你说话了,没顾到。

  我轻笑地说,你真会说话,故事编得也不错,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梓宜皱着的眉头越发紧蹙了,她认真地问道,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

  我说你怎么让我相信你啊,就因为你说的那个梦?还是我身上的红色胎记?说着我就把上衣的纽扣打开了,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连我都呆了,红色胎记不见了!红色胎记不见了!

  这时候就连杨梓宜也惊得睁大了双眼,她反问道,怎么会不见了呢?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