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章 见性成佛(5)

第五章 见性成佛(5)

  到底怎么回事?你问我我问谁去!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杨梓宜突然安静了下来,我看着她睁大的眼睛竟然全身凉飕飕的,确切地说,那不像是一双眼睛,更加像接近幽灵的东西,昏暗的病房里,白色床单、白色睡袍、白色的眼珠、苍白的面孔……一时间我心里有一个无比恐怖的想法,杨梓宜是个女鬼!杨梓宜是个女鬼!

  我正要抽出军刀跑出去,没想到杨梓宜突然恢复了刚才的温柔,她痴痴对我说,胎记还在,它还在,只是变淡了而已。

  我有些疑惑,我现在跟她是遥遥相对,连我都没有发觉她怎么可能知道?不管我肩膀上有没有胎记,此时让我长舒一口气的是杨梓宜的眼睛不像刚才那样恐怖了,灵动间也没有一丝关于鬼的阴冷。

  我没有去看肩膀的胎记,使劲攥了攥拳说,刚才,刚才你的眼睛好可怕。

  杨梓宜歉意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打小就这样。

  我急忙问道,哪样?

  杨梓宜迟疑了一下说,你听说过阴阳眼么?

  阴阳眼?我不可思议地重复了一遍。

  对,就是阴阳眼!我能看到你们平常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说鬼。

  她这么一说我却笑了,如果开始我感觉她像个女鬼的话,那是由于刚才环境的诡异,现在静下心来我一点都不相信,我是个标准的无神论者,虽然对一些灵异的故事颇感兴趣,但也没听说过有人见过鬼。我笑着对杨梓宜说,看来你发烧还没好彻底啊,你快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不待她说话我就走到病床前给她盖了盖棉被,然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什么也别说了,睡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我去给你买点早饭。

  杨梓宜长出了一口气,挣扎地抓着我的肩膀说,你看,你看!

  我有些火了,心想这丫头还真疯了,动不动就一惊一乍的,正要使劲把她放下,忽然发现杨梓宜竟然哭了,她使劲撕扯着我的衣服说,程然,程然你别走,我害怕。

  被她这么一搅和,我的心立马软了下来,连忙说道,好好好,我不走,我就在这守着你,听话啊。

  轻轻把她放下,然后坐在旁边跟她对视,她像刚才在家时那样盯着我看,我被看得不好意思,低下头很无聊地舒展着嘴角。

  无意间我又一次被惊呆了,左肩上有一块很不清晰的红色胎记,虽然不容易让人发现,但在我认真的注视下还是尽露无疑。圆形!红色!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说,看来我真有块胎记。

  杨梓宜没有说话,眼泪止不住地流下,她颤抖地抚摸着那块红色,呼吸急促。我从她的眉眼间看到了往日小四才有的楚楚,一时心如刀绞,握着她的手说,好了好了,别哭了,乖,听话。说话间我还很自然地吻了她的眼睛一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护士长走了进来,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例行检查。

  我抬头看了看杨梓宜,发现她呼吸平稳,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下我是如蒙大赦,连忙快速地走了出去,今天还有个话剧要演,好歹也有点钱赚,最重要的是我有希望竞争一下男三号。也没有跟护士长打招呼,因为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再说,这个点儿挤公交卡得跟网速一样,再不走恐怕连群众演员都没戏了。

  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小丫头护士在打电话,说话还挺亲昵,一听就知道电话那边不是男友就是情人,我正要加紧脚步走过去,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小丫头片子还没跟我说她哪奇怪呢!

  我悄悄走到她身后大喊一声,今晚咱到哪去开房啊?

  沉默,良久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边才传来一阵愤怒的呼喊,那男人是谁啊?跟谁开房?

  我暗叫糟糕,心想坏了,这下玩笑开大了,小丫头跟我急也就算了,关键是我得从她嘴里套话,看来这任务恐怕不好完成了。

  果不其然,小丫头抬头对我怒吼道,你瞎扯什么,看你头上的这撮金毛就知道不是好人,谁跟你开房了!

  我讪笑一下,急忙抢过她的手机往卫生间跑去,边跑边喊,误会,借你手机用一下。

  手机是那种诺基亚的老式直板机,一看就知道小丫头刚工作不久,日子过得挺清苦的,没想到她也忒执着,愣是跟着我追了进来,堵着男厕的门说,我手机不好,麻烦你还是还我吧,你要用手机就快用,犯不着躲厕所里去吧。

  我笑着说,我就是打个电话,你先回避一下,要不我脱了啊,我可真脱。说完我作势解了一下腰带。

  这招果然奏效,小丫头气愤地跺跺脚跑开了,嘴里喋喋不休地骂道,你真是个无赖。

  我笑着不予理会,很快地出来把手机还给了她。

  她疑惑地接过,皱着眉头问道,就这么打完了?不可能这么快吧?

  我说,朋友关机了,谢谢哈,今晚等我电话,可不是开房哈。

  小丫头使劲踩了我一下,骂道,谁跟你开房啊,这下我完了,他非得跟我胡闹。

  我装出一副傻笑无辜的表情,既然知道自己惹事了也不想过多地跟她争执,现在我得抓紧往拍摄现场赶,要是再不走连死人都没得演了。

  我刚才其实是把她的手机拿过来震了一下自己的号码,由于时间紧迫,以她此时的心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跟我说实话的,既然把她的手机号码都弄到手了,我就不怕她不说,大不了这又是一场持久战。

  小丫头好像对我没有多大的火气,追上来问道,你就这样走了?那女人咋办?你不管她了么?

  我停下脚步随便表演了一副很亲和的笑容说,还得麻烦你一下,她醒来你就说,我有事,先走了,她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的。

  我正要走,想了想回过头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好把发票给她看一看。

  小丫头掩嘴轻笑,说实话,我当时的表情还不如哭好看呢,本想让杨梓宜给报了的,可话一次次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口,我是对她有点那种想法,可经过这几年的成长美女对我来说已经不大感冒了,什么青青河边草,永远不会老,其实有钱老了也能吃嫩草,现在的女人是讲钱的,不是讲心的,那个我深爱的小四都能坐着宝马车离我而去,何况一个根本不靠谱的杨梓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