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六章 见性成佛(6)

第六章 见性成佛(6)

  拍摄现场旁边有个便利店,我急匆匆地进去买了盒苏烟,回来的时候一边走还一边借着路边的车玻璃整理了一下装束。

  见到张导的时候,我无奈地拿出苏烟笑了笑说,这么早啊,张导。当然,我说的这个张导可不是张艺谋。可以这么说,我什么都可以演,就是不擅长演孙子,不是我不会演,关键是对这个张导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记得有一次喝庆功酒,借着酒劲我奉承了他两句,没想到他更厉害,吆喝着对我说,小程啊,好好跟着我混,混好了你就等着在家数钱吧,可以这么说,我一句话可以把你捧成明星,一句话也可以让你在这一行绝迹,你看咱剧组的陈晓欣。说着他还站起来指着女一号问道,陈晓欣,你为了演这个女一号跟我上了几次床啊?

  我见事不妙,赔笑寒暄道,张导,你可真会开玩笑啊。

  我开玩笑?小程,不是我跟你吹。说着他依次指了指女二号和女三号,要不是陈晓欣的活儿好,我才不让她演女一号!

  当时我尴尬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些潜规则随便一琢磨都能想得到,可摆在桌面上说显然有些打人脸的意思了。没想到陈晓欣淡然自若地回应说,张导,演床戏还分活儿好不好之说么?

  我知道他们所说的活儿是指床上功夫,正愁怎么打断这个话题的时候,张导说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小程,帮我打开电脑,你看看我俩拍的床戏好看不,别打错了,里面的女人可不少呢。

  不是我讨厌他,可每次看到他那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我就忍不住地想吐。关于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探讨了无数遍,可最后只有小四告诉我的这一个结论靠谱,我那是嫉妒。可我嫉妒他什么呢?小四也很漂亮啊,难道是我没有像张导那样把这些录下来?我这样一想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呕吐了,看来张导还真有点S M倾向。

  张导看见我递烟笑着挥手拒绝道,小程啊,今天有你的戏了,加油啊,我可很看好你,你给我的那个剧本通过了,写得不错,等有时间了我可以尝试一下。

  幸福来得太快,我都有点不相信,有戏演了倒也不至于,关键是我写的剧本有人看上了,这几年我是四处碰壁,虽然顶着某某网站作家的称号,可赚的稿费自己很清楚,人家的文章是按字收费的,我的倒好,按斤收费!

  张导看我恍然的样子笑了,还是那种道貌岸然德高望重的笑,不过这次我没想吐,相反,感觉还很亲切。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快去演吧,待会我还得告诉你个好消息。说完笑着招呼道,来人啊,把程然给我绑了。

  我吓了一跳,疑惑地问道,现在就演么?不让我看剧本么?再说了,你不能把我绑了,把我绑了怎么演。

  张导笑得更厉害了,腮帮的肉都开始上蹿下跳了,我拼命忍住那种想吐的冲动,和声问道,张导,这次让我演啥。

  张导说,演死人。

  我一听心里大骂晦气,想什么来什么,虽然今天做了最坏的打算,可真让我演我还真不舒服。

  张导见我有些失望,连忙劝道,小程啊,这次给你的可都是正面镜头,别以为死人就不好,待会儿你就知道它有多抢镜了。

  我在心里把他的祖宗都骂到元谋人了,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他不是北京人啊,当时这么一想我竟然乐了,也不管他祖宗是元谋人还是周口人了,山顶洞人也说不准,笑着说,演死人犯不着绑起来吧?

  张导说,这个死人可不一般,你去演耶稣好了,十字架上钉死的那位。

  我问,剧本呢。

  张导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剧本是《如来、耶稣和王母》。

  我心想,算了,还是别问了吧,我就把它当死人演得了,张导这几年是越来越操蛋了,照这样发展他以后很可能拍罗密欧与祝英台。

  没想到张导见我不说话有些不高兴了,他收束了脸上的肥肉问道,你就不觉得我这个剧本很好?

  我心想,你再缩可挤出油来了,什么如来、耶稣和王母,还不如拍元谋、周口和山顶洞来得合适,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我表演了一副崇拜外加瞳孔放大的表情说,张导,你实在太有才了!

  剧本远没有我预想的那样操蛋,我终于明白耶稣是怎么被钉死的了,如来钉死的!而我更可悲,还得绝望地看着如来和王母相拥而去。戏演到这里不能叫话剧了,应该叫恶作剧。

  演完后张导把我叫到一边说,小程,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了一位编剧,老陈,刚才那个段子就是他想的,发到网上肯定得火啊,你以后就别演戏了,他看了你写的剧本很感兴趣,以后你跟他多多学习,老陈年纪大了,以后咱剧组的编剧非你莫属了!

  我看了一眼那个叫老陈的人,大概有不惑之年了,可那头梳得跟狗舔的没啥区别,更搞笑的是还秃顶,晚上碰见他还以为是个四十瓦的灯泡呢。

  我急忙点头哈腰地伸手说,久闻陈老大名,以后我得向你多多学习,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还得多费心。

  陈老没有要跟我握手的意思,他抹了抹油光铮亮的大背头说,都是作家,我们犯不着这么拘于礼节,有什么不明白的跟我说就行。

  我们都是作家?嗨!这句话我怎么听怎么恶心,我以为自己的脸皮就够厚了,没想到他更离谱。我笑着冲他寒暄道,陈老那是我们这个圈里有名的元老,小子年轻,称不上作家的。

  陈老说,你也不必对我拍马屁,说你是作家就是作家!哪这么多废话!

  我看见陈老的胡子都跳了起来,心想,吹胡子瞪眼用在他身上居然这么深刻,我连忙笑着奉承道,是是是,我是作家。事后想起来,我说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有种是是是我是孙子的味道。

  张导看了看表说,时间也不早了,咱散了吧。说着递给我一个信封,我知道那是我今天的报酬,本以为今天的事就完了,没想到陈老很猥琐地冲着信封笑。我心想,坏了,看架势是让我请客。

  果不其然,张导笑着对陈老说,要不你们先忙,我就一俗人,你们两个作家好好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