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七章 见性成佛(7)

第七章 见性成佛(7)

  我笑着对陈老说,陈老,要不咱到旁边的咖啡厅坐坐?

  陈老故作为难地点了一下头,叹着气说,哎,我今天就破例指点你一下吧。

  我当时看他那表情忽然想起来一句很恶心的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来到咖啡厅,我点了两杯饮料,心想,想让我请客吃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随后一脸歉意地说,陈老,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附近的咖啡厅是最高雅的了,您就屈尊在这指点一下小子吧。

  陈老眯缝着眼说,没事没事,你小子就不用跟我客气了。说着他还招呼服务员要了两份蛋炒饭。

  我有些疑惑,心想他要蛋炒饭干什么。

  陈老笑着说,不明白是吧?我告诉你,作家这行当并不是高雅就能出名的,关键是如何把那些低俗的东西变成高雅的品味。

  我还是不懂,其实也不想懂,但当时那情形我还得硬着头皮虚心求教,虔诚地看着他说,还望陈老明示。

  陈老也不说话,接过服务员上的蛋炒饭就吃了起来,狼吞虎咽的,从开始吃到结束都没看过我一眼。我心里都开始骂娘了,心想,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到底多长时间没吃饭了,想蹭饭就直接说,犯不着拐弯抹角地让我恶心。

  没想到他吃完好像还不满足,猥亵地看着我说,你不吃吗?

  我当时都傻了,支支吾吾地说,我不吃。

  好,你不吃我替你吃了。

  我这才确定今天是遇上卖狗皮膏药的了,没办法,我还得继续装孙子。

  陈老吃完用袖子抹着嘴巴对我说,小程是吧?

  我在心里把他的祖宗都骂到一百辈了,心想,吃完了还不知道我叫什么,真他丫的欠抽。

  陈老笑呵呵地问我,你知道什么叫作家吗?

  我说不知道。

  陈老说,作家作家,不止要写,还要做,做你喜欢做的事,不要拘泥于别人的观点,要自由,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我笑着奉承道,是是是,做自己喜欢的。

  陈老说,对对对,做自己喜欢的,简称做爱。

  我心里一阵恶寒,都没感觉到他把米粒喷到我脸上去了。

  陈老见我发呆,矫揉造作地看了下手表,淫笑道,你知道怎什么叫作家了吧,走吧,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话说饭饱思淫欲,他这是让我请他去洗浴中心啊。我连忙陪笑道,陈老,小子听你一言茅塞顿开啊,我今天还得给朋友庆生,您看咱就到这吧,我不能跟你去了。

  陈老一听这话顿时就变脸了,他生气地训斥道,你知道自己现在缺什么吗?你现在缺的就是那份当作家的胆量!

  我心里暗骂,老子还缺钱呢!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连忙拿出昨天的那张洗浴卡赔笑道,陈老,今天我真有事,您看这样吧,你自己去,这里面还够你玩好几次的。

  陈老乐了,笑呵呵地接过说,好小子,原来你比我都在行啊,好吧,看来也不用我教你了,快走吧,你要是早拿出来也不用在这喝咖啡。

  我目送陈老屁颠屁颠地走远,对着他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世风日下!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心里有些憋气,正要找几个朋友发泄一下,忽然在路上碰到了原先队里的罗小鸥。

  放在平时我肯定跟他打招呼,但现在不能,因为他旁边有个小旅馆,这种场合他见我没别的事,无非就是跟我借几个套子,然后领着不知哪拐来的女人去逍遥快活。

  我刚要转过身就被他发现了,他笑着冲我喊道,好你个程然,看见我还想躲是吧?来来来。

  说着他就跑了过来,小声对我说道,快快快,借我点钱,今天出来的太急了,忘带钱了,这不,人家还等着我呢。

  我生气地骂道,滚!你让她付,这可是个体力活儿,她凭什么不付!

  罗小鸥讪笑地说,我们AA制,AA制。你多少给点,我得买个套子。

  这时那姑娘走了过来,看到我疑惑地问道,这是你朋友?

  罗小鸥嘿笑着说,原先队里的,那吉他弹的,跟弹棉花似的,介绍你认识一下,程然,老帅了。

  那姑娘笑嘻嘻地正要跟我握手,我连忙说,不好意思,我这人比较保守。

  小姑娘掩嘴轻笑,搂着罗小鸥的胳膊说,他比你还单纯。

  罗小鸥白了我一眼说,他蛋纯。

  我听他这话立马火了,生气地问道,罗小鸥你丫的病好了没?

  小姑娘很配合地问道,他咋了?啥病?

  我装腔作势地说,你不知道?他呀,算了,我不说了,反正不是淋病。

  罗小鸥一听这话急了,程然,你丫的我招你惹你了,你要是不高兴也犯不着这样损我吧。

  我笑着没有理会,一脸幸灾乐祸。

  小姑娘连忙松开罗小鸥的手说,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事,你们忙吧。

  我再次目送第二个走的人,笑着问道,罗小鸥,最近还好吧?

  罗小鸥比我预想的还要淡定,他看着姑娘远去的背影说,勉强度日,现在乐队也不是那么好混的。

  我递给他一根烟,很随便地坐在了大马路上,心里淡然若失。说实话,这么多年了,对这些朋友我还是放不下的,虽然难得一见,但每次见面都有种交心的感觉。

  罗小鸥接过点上,一脸忧郁,现在的他除了帅气还多了一份沧桑。他笑着对我说,小五走了,我们还是分了。

  我笑笑说,今天咱不谈感情。

  今天我就谈感情!我他妈的今天就谈感情!罗小鸥竟然激动地流下泪来,他说,小五把她的第一次全给了我,第一次为我打架,第一次为我离家出走,第一次为我……虽然她不是处女。

  我一听顿时笑了,我说,你这算啥第一次啊。

  罗小鸥没有笑,他跟我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他说,我第一次感觉到心疼了。算了,不说了,今晚兄弟们聚会,你过来吧,我现在还有事,晚上你等我电话吧。

  我笑着目送第三个人离去,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是我兄弟,原先乐队的主唱,跟我穿同一条裤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