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八章 天眼传说(1)

第八章 天眼传说(1)

  回到家吃了点东西,连忙借着这点时间补了个觉,这两天我实在是累坏了,也没有心情去想杨梓宜了,可祸不单行,朦朦胧胧间我又一次被她的电话吵醒。

  一看是她我也不掩饰内心的厌烦了,按了接听键就嘬着牙花子说,杨梓宜,我累了,真的,你要是害怕就找别人陪你吧,要是还钱就直接打到我的银行卡上。

  我正要告诉她卡号,忽然感觉电话那边气氛异常的沉重,一时心软,耐着心问道,怎么了?发烧还没好啊?

  杨梓宜好像抽泣了一下,沙哑地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笑着说没事,下次去洗浴中心给打个折呗。

  杨梓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程然,发票我看了,我现在就想还你,请你吃饭你来么?

  她这么一说还钱的事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故作无所谓地说,没事,不急,跟你开玩笑的,再说这两天都忙坏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没想到杨梓宜说了一句让我很无语的话,可我想见你。

  我愣了,这下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忽然想起罗小鸥今天还请我吃饭呢,于是干笑道,改天吧,今天有个朋友要见……

  话还没说完,杨梓宜就接口道,没事,我跟你一块去。

  我是彻底崩溃了,不耐烦地说道,姑奶奶你要是有事就告诉我怎么做,要是想跟我拉对象呢你就主动点,我这人性格内向。

  杨梓宜在电话那边格格地笑了起来,随口反问道,谁跟你拉对象啊!我还看不上你,你如果不要钱那就算了。

  我心里虽然有点诧异,不明白这姑娘为何突然变得如此野蛮,但为了我那几百块钱还得硬着头皮说,好吧,待会儿见。

  我想了想今天的事,发现自从遇见杨梓宜开始日子就越来越操蛋。先是拍了《如来、耶稣和王母》,随后又接二连三地送走了三个人,并且现在还得无奈地站在马路上迎接她,我不知道这次见她会有什么事发生,毫无疑问,肯定不是我想要发生的那种。

  杨梓宜换了一身看起来很清纯的衣服,牛仔、粉红T恤、白色帆布鞋。她看到我老远就打招呼。我坏笑地吐着烟圈问道,打扮这么漂亮就为了还钱么?旁边可就是小旅馆。

  杨梓宜微笑地摆了摆额头的刘海儿说,你有色心可没这个色胆。

  我笑得更厉害了,拉过她的手说,有没有色胆咱进去就知道了。

  杨梓宜竟淡然自若地好似没有感觉,她盯着我问道,为什么把自己伪装成这样?

  我不屑地冷笑道,我很真实。

  杨梓宜没有说话,她沉默地任我拉着往前走。我们没有打车,一步步地往罗小鸥说好的饭店赶去。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种散步的感觉,车辆穿梭不断,往事过眼云烟,到最后物是人非,我甚至把原先跟我一起散步的小四都丢了。

  本来以为杨梓宜会说点什么,我很想听她说说我哪里伪装了,尽管我很了解自己,可杨梓宜一直没有说话,转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有意无意地问道,杨梓宜,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

  杨梓宜紧握了一下我拉她的手说,你把自己都丢了。

  我心里蓦然一紧,真的,我现在不想问她了,这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好像能看透人的心里,那是一种久违的心有灵犀,我怕莫名其妙地对她不能自拔,原先那种憧憬的感觉我是越来越恐惧了,我只能伪装自己,我怕疼痛,我怕笑得撕心裂肺,我知道我们两个根本不可能。

  没过一会儿就见到了原先的那帮兄弟,我笑着跟他们寒暄道,现在不跟你们喝几杯再过几年就得看电视了。

  罗小鸥见我调侃也不甘示弱,他看了一眼杨梓宜坏笑道,咱现在可是作家啊。说说吧,这姑娘哪来的。说话间他还搂了搂坐在旁边的姑娘。

  我不禁感慨,这么多年了,这混蛋还是一点没变,朝三暮四,女人换得比内裤还快。

  我笑着问道,你的是哪来的?上午我刚给你撵走一个,下午你就换了啊?

  罗小鸥笑着说,租的。

  杨梓宜一听这话掩嘴轻笑起来,我开玩笑道,哎,我是被租的。她非跟着我不可。

  老汤笑笑说,好了好了,你俩见面就贫嘴,介绍一下咱好痛快地喝几杯。

  我看着杨梓宜想了想说,这是我老婆,杨梓宜,现在在洗浴中心工作。

  说完这句话众人是大跌眼镜,就连杨梓宜都不高兴了,伸手对老汤说道,我只是个按摩师。

  我本以为杨梓宜会说我不是他老婆,没想到她竟然说我不是小姐,这让我尴尬之余心里又多了点喜悦,急忙端起一杯酒说,这段时间实在太忙,我先自罚一杯。

  老汤看着我喝完,跟杨梓宜握了一下手。这个动作本来不值得我去注意的,没想到老汤一脸的沉重,他跟杨梓宜握手的时候瞳孔明显一缩。

  我有些诧异,但也不好多说,连忙跟杨梓宜介绍了一下我原先的这些朋友。

  老汤是我们几个中年纪最大的一位,曾经在北京摸爬滚打,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圈里也算小有名气了,用罗小鸥的话说就是,我们在音乐界相声是说的最好的,在相声界吉他是弹得最棒的,在摇滚圈戏曲唱得是最无敌的。

  本来我跟队里的老汤、罗小鸥、欢子还有陈枫谈得很欢快,可杨梓宜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老汤连忙对我使了个眼色问道,这姑娘你到底怎么认识的?

  我心里咯噔一声就站了起来,实话实说,就是在洗浴中心认识的,当然省略了今天凌晨带她去医院的事。

  欢子和罗小鸥也很诧异,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老汤看了我一眼,一时没有说话,待他点上烟狠狠吸起来的时候,我再也没忍住,急切地问道,汤哥,你就跟我说说吧,我也感觉很奇怪。

  老汤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刚才跟她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她的眼睛好可怕。你说她所在的那个洗浴中心,我去过很多次,都混熟了,可我不认识她。

  陈枫也点头称是,说从没有见过。

  刚开始听到老汤说杨梓宜的眼睛可怕我还是深有感触的,可话听到后边我就感觉不对了,我很清楚他所说的这个混熟是什么意思,这么一想酒醒了一半,头木然得好似大了好几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