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九章 天眼传说(2)

第九章 天眼传说(2)

  罗小鸥见我有些发懵也不再跟我嬉闹了,一本正经地对我说,程然,你说我们还是兄弟么?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嘬着牙花子说,罗小鸥,你要放屁就快点,怎么不是兄弟了!要不是兄弟今天我就不来了。

  老汤连忙拉了我一把,劝我不要生气,随后严肃地盯着我说,程然,虽然咱不在一起共事了,可感情还在。不是当哥哥的说你,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句话你总该听过吧?

  欢子见我还不理解,旁敲侧击道,你原先也算是个戏子,咱都一块上过台的,今天怎么这么糊涂,跟小姐拉上对象了?

  我一听这话笑了,原来这帮死人绕这么大弯子就跟我说这个啊,回头看了看洗手间的方向,发现杨梓宜还没有出来,压低声音说道,她不是我老婆。

  话刚出口老汤就给我当头一棍,不是你老婆?为啥?人家凭什么跟你?凡事得想个明白,我不是说这女人不好,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关键是我看不透她,这个你得掂量着点。

  我明白老汤话里的意思,他这是怕我上当,我虽然明白这个理儿,可我心里还是糊涂,从认识杨梓宜开始我就没清醒过。

  我正想要不要把胎记的事告诉他们,罗小鸥忽然对我使了个眼色说,来了,别说了。

  杨梓宜慢慢走了过来,笑着说道,你们在嘀咕啥啊?说我坏话了是不?

  老汤笑笑说,没,哪敢说美女的坏话,来来来,快坐下。

  我心里很乱,正愁怎么试探杨梓宜呢,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枫却先开口了。

  杨梓宜,呵呵,弟妹。在那工作还适应吧?

  杨梓宜说,还好吧。

  没事,我在那还是认识几个朋友的,要不我让他们照顾你一下?

  杨梓宜忙说,不用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陈枫笑得很假,他故作疑惑地追问道,哎?你什么时候过去的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杨梓宜就算再傻也知道我们这几个人的心思了,她看了我一眼说,我也是刚在那工作,时间不长。

  她这么一说我们还真不好怀疑什么了,踌躇莫展之际,老汤笑着说,好了好了,再问下去我们就是查户口了,你别介意,我们老长时间没见程然,忽然多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心里都嫉妒着呢。

  我知道他们这是不打算问了,他们不急可我心里急啊,一时没忍住,问了一句,杨梓宜,昨天我怎么没见你父母啊,你现在一个人住吗?

  众人被我这句话问得是目瞪口呆,没想到杨梓宜却笑着对我说,我们不是住在一块么?今天你喝多了是吧?

  我一听这话差点把酒杯掉在地上,连忙环视了一下众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老汤笑着说,你们两口子真会开玩笑,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回去了。事后我才知道,老汤这是不高兴了,他以为我刚才装疯卖傻呢,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都没跟他们说一声。

  我见他们要走,连忙拉住罗小鸥的胳膊说,小鸥,你丫的哪也别去,今天陪我,咱好好喝几杯。

  罗小鸥这没良心的一把就把我甩开了,他坏笑地对我吆喝道,你有女人我就没有么,散了散了,这姑娘我要是再不用过一会就到期了,你给我续租金啊?

  我说我给你续,抽空我请你,什么帝王双飞随你的便。

  罗小鸥对我吐着烟圈说,不好意思,戒了!

  这时的杨梓宜出奇的安静,她没有要挽留的意思,相反,还笑着跟我这些朋友挥手道别。

  我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心想,待会你要是还不摊牌我可霸王硬上弓了。

  我看着老汤和罗小鸥几个渐渐走远,正要大声质问杨梓宜,没想到她比我还急,拉住我的手急促地说,快走,我今天有事跟你说。

  我一把把她挣脱,愤怒地说,你装神弄鬼的干什么!有事直接告诉我不就是吗?

  杨梓宜没想到我这么愤怒,楞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想让你帮我。

  我厌烦地问道,怎么帮?你告诉过我怎么帮吗?这些朋友都是我兄弟,我们好久没见了,我想跟他们说说话!

  可我想跟你说说话!杨梓宜大声地嘶喊道,声音犹如指甲划过铁锅的声音,除了带起一层毛然外心里还有一些不忍。

  杨梓宜激动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她看我的眼神竟然是幽怨的,是的,的确是幽怨!我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好吧,我今天就陪你说话。

  杨梓宜渐渐从激动的心情中走出,也不多说,随手就截住了一辆出租车。

  我疑惑地问道,去哪?

  杨梓宜看着我反问,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我这下是更疑惑了,想了想说,去你家吧。

  两人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就到了。来到她家里,我开门见山道,杨梓宜,我不想跟你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我知道你对我没有坏心,说吧,想跟我说什么。今天咱都说清楚。

  杨梓宜的脸色有些凝重,她看着我一字一字地说道,胎记,你的胎记!

  我的胎记?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可能本来就有吧。

  杨梓宜还是那样看着我,我现在什么也不关心了,随意地问道,这房子你自己住吗?你父母呢?

  那不是胎记!杨梓宜生生地挤出了五个字。

  我心想,坏了,这丫头又失心疯了,无缘无故地答非所问,不是胎记什么,我自己的身体难道你比我更清楚?

  我无奈地看着她说,我看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杨梓宜见我要走居然没有挽留,就在我即将关门的时候,她淡淡地说,你走吧,这两天是挺累的,我告诉你,那不是胎记,那是念珠,那是念珠!

  念珠?我的脚步蓦然停下,不可思议地嘀咕。

  是的,是念珠。说完她就坐了下去,目光呆滞如死。

  我头胀得有些发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杨梓宜,你是个疯子!我们不见!

  防盗门被我砰地一声关上,我想这两天的经历只能这样结束了,杨梓宜,这个我不敢正视的漂亮姑娘居然那么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