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一章 天眼传说(4)

第十一章 天眼传说(4)

  杨梓宜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可她的手还是紧紧抓着我不放,我心里想,这样抱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虽然我现在很享受这种感觉。

  我淡淡地对杨梓宜说,好了好了,你别着急,这事我感觉很乱,咱先好好捋捋,就从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说。

  杨梓宜见我说话,终于回过神来,清秀的脸上带了点红晕,或许她也觉得我们两人这样抱着很不合适,急忙推开我说,那天我在洗浴中心见到你,你还给我留了一张名片,我当时不以为意,这种事见得多了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苦笑地问道,你是不是把我当坏人了?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轻笑着说,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也没有反驳,静静地听她回忆。

  你走之后,我就开始发烧了,烧得还很厉害,不得已才请假回来,然后吃了点感冒药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又一次做了那个梦,我像原先那样开心,因为我可以感受那里欢快的气息。

  我听到这急忙打断道,你再跟我说说那个梦,当时我以为你开玩笑呢,没怎么在意,现在仔细地想想,千万不要落下一些细节。

  这时候的杨梓宜好像已经深入到了梦乡,她痴痴地对我说,远处的雪山,望不到边的草原,有牦牛,我站在一片树林当中,那里有好多叫不上名儿的鸟儿,我又一次尝试跟它们打招呼,可它们就是不理我,它们好像根本就看不见我!就在我着急想哭的时候,我见到了黄鹂,有两只黄鹂,站在我头顶的树枝上,它们似乎还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不!确切地说,只有一只!我能感觉得到它目光里的意思,很亲切,对我没有恶意,它不说话,也不叫,无乱我怎么摆手它都不纹丝不动,当我想找块石子扔它的时候,我感觉身后有人!是的!有人!每一次我都是慌乱地惊醒,可这次不同!

  杨梓宜好像对这个梦有点害怕,这我可以理解,人对未知的事物都有一丝莫名的敬畏,她一定很想回头。我连忙对她安慰道,没事的,你别激动,继续说,我在这呢,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我不怕!我就想回头看看!当时我知道自己在做梦,也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醒了,可这次没有!我能转身去看了!白衣男子,左肩插着一支利箭,鲜血汩汩地溢出,黄鹂见他受伤忽然飞了过去!并且站在了他的肩膀上不停地哀鸣,男人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痛楚,他看着黄鹂很高兴地笑,亲切,带着一丝无畏。那只鸟流泪了,目光中带着我所熟悉的无助。

  我轻轻问道,什么是你熟悉的无助?

  杨梓宜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像我一样无助。

  我听她这句话愣了一愣,皱着眉头问道,那人是我?

  对!是你!就是你!我说过他不只是跟你相貌一样,就连笑容也是一样的!这还没有完,我很快就醒了过来,并且也被吓坏了,我的双手……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我害怕得要命,我想把它洗掉,我在浴室里拼命地洗刷,可是没用!它们竟然洗不掉!

  我若有所思地听她说着,心想,难怪见到她的时候好像刚洗完澡,可血迹为什么洗不掉呢?

  杨梓宜盯着我的眼睛继续说道,我有一个猜想,我觉得那是你的血!

  那是我的血?怎么会呢!我根本就没有受伤!我没有说话,脸色凝重得犹如刀刻,我抬头跟她对视着,我想仔细看清这个姑娘,我想确定一下她没有说谎,这不是一个编造的故事!是的!她没有说谎,眸子里闪亮的真挚足以让我甘心地上刀山,下油锅。

  我冲她笑了一下说,丫头,或许我真能帮你,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会骗我对吗?

  杨梓宜微微颔首,程然,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这么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也没有必要欺骗你,因为你不坏。

  她一字字地对我说着,看我的眼神竟然充满了浓郁的感情,可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有好多问题我们都不懂。我摆摆手说,好,那你继续说吧。

  杨梓宜好像对我的冷漠不以为意,淡淡地回忆说,后来我给你打了电话,你来了,我本以为你会看到我满手的血迹,可你没有!我没有问你,因为我想起了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我疑惑地嘀咕道。

  是!我能看到你们看不到的东西,或许那个护士丫头也是这样吧。你可以不相信,这不是最重要的,后来你应该记得我昏了过去,发烧昏过去的。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血迹没有了!血迹怎么会没有了呢?

  我有点头疼了,使劲按摩着太阳穴来回寻思,杨梓宜生病去医院我是知道的,而且很清楚当时做了什么,我挂号、去卫生间、回病房……这些都没有什么好怀疑的,要是杨梓宜撒谎的话为什么小丫头也能看到她手上的血?难道她也是杨梓宜所说的阴阳眼?如果是,那为什么我进病房之后就没有了?就连我身上的胎记也变淡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我挣扎着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想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太诡异了!

  杨梓宜见我这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快速地从浴室拿出一条毛巾敷在我头上。

  程然,你别急,这么多年了我都不急,你不必这样,你听我说最重要的。

  我安静地坐到了沙发上,继续听她回忆。

  杨梓宜说,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你走了,小丫头还让我看了发票,我知道你当时肯定不相信我说的,所以我也不想麻烦你了。可就在今天下午,我莫名的心疼,我就想见你,我觉得今晚会有事发生,而且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我随口问道,这就是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去见朋友的原因?

  对,只有我看见你的时候心里才踏实!可我见到你朋友时还是心慌,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我想让你跟我走,而且你也这么做了,虽然很不情愿。出门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另一个女的,她……她……

  我急忙问道,她怎么了?

  她没有影子!我知道你们看不到,可我能看到!

  我一听这话汗毛都竖了起来,没有影子?只有鬼才没有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