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二章 天眼传说(5)

第十二章 天眼传说(5)

  我惊得张大了嘴巴,连忙问道,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我怎么说!当时你都认为我范神经了!你肯定不会相信的!你能跟我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想想也是,我当时的确不理解她,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因为我忽然想起一个事!罗小鸥领来的女人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这次是真害怕了,我怕罗小鸥出事,连忙拿出手机就打了过去。

  时间仿佛在此刻被冻结了,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我发疯似的来回在客厅走动,我想让罗小鸥接起电话跟我开玩笑,哪怕骂我一句也没事!可是他没有!

  我急忙挂掉电话给老汤打了过去。这次他没有让我久等,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着急地问道,罗小鸥呢?你看见罗小鸥没有!

  罗小鸥不是走了吗?程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汤哥,现在不是跟你解释的时候,你快点给他打电话,我去找他,今天必须把他找到!

  老汤见我说话这么急切,也不多说,匆匆应付道,好好好,你别急,我现在就打。

  我不待他发问就把电话挂了,一边跑一边对杨梓宜说,我去找他,你别跟着我了,早点睡吧。

  杨梓宜随手拿了一件外套对我喊道,程然,不行!今天我必须得跟着你!

  我看了她一眼,满脸的倔强,心想跟着就跟着吧,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好,再说,看样子不让她跟着也不行了。

  飞快地跑到楼下,现在已经接近零点了,路上竟没有一辆出租车,我急得都开始骂娘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想到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罗小鸥!

  罗小鸥!告诉我,你他妈的在哪呢!

  我靠,程然你他妈的有病是不,催这么多人找我干嘛啊!我招你惹你了这么玩我!老子现在正在娘们身上呢!

  我一听这话是哭笑不得,不过还好,罗小鸥总算没出什么事,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

  我讪笑着说,罗小鸥,你他妈的别玩了,快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丫的有病是不!你跟女人快活去了,我还没玩完呢!你他丫的跟我聊天也得等着我干完事啊!

  我一听这话急了,随口骂道,罗小鸥我操你奶奶的,赶快下来,出事了,你什么也别问,快告诉我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你他妈的给我老实点,我马上就到,千万别走!

  罗小鸥听我这么说也知道事情紧急了,立马就告诉我在市中区的如家酒店。我也不听他喋喋不休地跟我牢骚了,匆匆嘱咐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现在我是不急了,可还是愁,这么晚了到哪去打车啊,杨梓宜住的地方处在城南的开发区,到了晚上简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打车看来很难了,现在只好碰碰运气,有没有过往的私家车捎我一程。

  杨梓宜见我着急,皱着眉头说道,算了,跟我来吧,我有车。

  我一听这话眼珠子都掉出来了,不满地问道,你有车怎么不早说,快快快,不早了大姐!

  杨梓宜很意外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她心疼这几块钱的油呢,于是补充道,快点吧,等完事了我好好谢谢你,我给你加一年的油好吗?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笑道,算了,你给我开一年的车吧,我现在正好缺个司机。说完她就匆匆往车库赶去。

  在确定罗小鸥没事之后,我总算可以放松一下了,路上还狡黠地寻思,这丫头居然有车?不知是宝马呢还是中华。可这么一想我竟莫名地紧张了,以她的身份如果有车,那她到底是不是小姐呢?

  杨梓宜在一辆标致206面前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说道,快走吧,路上开慢点。还有,到了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的事。

  我接过钥匙之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感觉这姑娘我是越发看不透了,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再说我也管不着人家有没有车,匆匆上车踩下油门就飞了出去。

  我当时还以为小姑娘开车注意保养呢,无意间留意了一下车程表,几乎没动!我笑着问道,新车舍不得开啊?这么爱惜。

  杨梓宜好像对车的事很反感,不屑地说道,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开!

  我笑了笑,虽然疑惑但也没有理会,两人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就到了如家酒店。

  没想到老汤和陈枫几个先我一步就到了,这时他们正坐在床上对我恶语相向呢,见我到来也不含糊了,直接起来就想把我按住暴打一顿。

  我一把推开首先扑上来的欢子吼道,都他妈的坐回去!老子有话要说!

  我这一吼威力不小,他们见我表情严峻也不多说,立马乖乖地坐回了床上。我左右环视了一圈,发现竟没有罗小鸥的那个女人!

  罗小鸥实在按捺不住了,生气地问道,程然,你丫的找啥呀?你女人在你后面呢,发神经了是不?

  滚你奶奶的!刚才那女人呢!去哪了?

  罗小鸥正要发作,老汤连忙拉了他一把笑着说道,刚走,见我们这么多男人,好像害怕了吧。

  我正寻思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他们,可说了谁会相信呢?就因为那女人没有影子?可我们都没看到啊,只有杨梓宜一个人看到而已,话到了嘴边却改口道,汤哥,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冒失了,今天你把罗小鸥送回去,没别的事大家散了吧,我就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众人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好跟我较真,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嘛。老汤毕竟是年龄大点,对这种事看得重一些,连忙招呼罗小鸥回家,我看时间不早了,也没有心情再跟他们喝几杯,转头笑着说道,罗小鸥,你丫的真邪恶,这屋里的味儿是不是太重了一些。

  罗小鸥明白我这话的意思,笑着回应道,哎哎,不行了,原先迎风尿三丈,现在顺风尿一腿。

  杨梓宜见我跟他们胡搅蛮缠,不好意思地走了出去,可能她也感觉这屋子的味道太淫靡了一些,出去还忍不住地吐了几口。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一本正色道,好了,大家早点回去吧,今天算我的不是,罗小鸥,你听我一言,那女人你别动!我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感觉她很邪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