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三章 天眼传说(6)

第十三章 天眼传说(6)

  匆匆跟杨梓宜出来,坐上车的时候,她很反感地问我,你怎么能结交这种朋友呢?

  我知道她是在说罗小鸥的生活不检点,当时我也没为他辩解,笑着回应说,好男人都是从坏男人开始变坏的,你别看罗小鸥风风光光的,其实他也是个苦命的人。

  杨梓宜眉头微蹙,显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打开车窗户说,看着他们走了我才放心,现在我就跟你说说罗小鸥这个人吧。

  我跟罗小鸥认识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志同道合,当然,如果跟他说志向那就有点扯淡了,说白了当时我们就是热血了、摇滚了。那时我刚读大学,他读职专。通过老汤认识的,这人缺点很多,比如说好色、抠门、贫嘴,但他心倒是不坏。第一次见面我们就决心组个乐队,说来有些好笑,那时太年轻了,纯粹是荷尔蒙分泌过度。

  说起罗小鸥的爱情那简直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不光是过程大同小异,就连结局都是一样的俗气,并且还都不完美。他跟小五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坏蛋,而且两人也很合适地拉起了对象,小五这姑娘我见过,漂亮得一点都不传统,很像90后的非主流,鼻子上还打了个洞,那鼻环在我眼里有种结扎自己的感觉,并且不只是避孕这么简单。

  话说两个疯狂的人凑到一块就不只是坏蛋这么简单了,还多了点操蛋。他们拉帮结派,打架斗殴,只要罗小鸥想得到的他肯定没完没了地折腾,想想他也就差上树摸鸟、撒尿和泥了。慢慢地两人在学校影响越来越坏,事情也越做越大,到最后连小五的肚子也大了起来。

  我不知道罗小鸥是不想负责了还是忽然想做个好人了,小五在被开除以后他就去了建筑工地,性情也急转直下,从原先的地痞流氓变成了像我一样的文艺青年。说实话,他跟小五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我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没有结局,说来也巧,那天我正路过他所在的建筑工地,带着一些好奇也带着点上坟的沉重想去看他一眼,没想到小五也在,正好撞见了这一幕经典对白。

  小鸥说,你以后别来找我了。

  小五问,为什么?

  小鸥说,我想做个好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他确实不想在这样下去了。

  小五笑,没有说话。

  小鸥说,你以后别为我打架了,跟着我没前途,咱俩分手吧。

  小五说,可我怀孕了。

  小鸥也笑了,问道,是我的吗?

  小五生气地哭了起来,反问道,你觉得呢?

  小鸥说,咱俩不可能,我很传统,你不是第一次了。

  小五不哭了,继续笑。在我一片诧异中两人就去开房了。剩下的事也是罗小鸥告诉我的。

  中间省略一段床戏。

  完事之后,小五问小鸥,你觉得你能做个好人吗?

  小鸥说,我其实根本就不坏。

  小五点头称是,她问,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小鸥说,我想真实一点。

  小五说,我也可以跟你相夫教子,我也能跟你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小鸥说,有你我就真实不起来了。

  小五还是笑,她只能笑,因为她哭不出来了。她说,小鸥,我不怕跟着你吃苦。

  小鸥笑着说,丫头。

  小五抬头看他,不敢叫他的名字,只是把他紧紧抱住,她很害怕接下来就抱不住他了。

  小鸥说,把他做掉吧。

  小五终于还是哭了,呜咽得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她抽泣地说,小鸥,我感觉这样有一种罪恶感。

  小鸥说,你只能这样,我们还小。我们可以风里来雨里去,甚至挨刀子我也不怕,我就怕在平淡中什么也给不了你,分手吧,我心意已决。

  小五抽泣了一下,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她对小鸥说,小鸥你看着我,我承认我没把第一次给你,但除了第一次,我把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你了!我忘不了你!我不会没有尊严地求你不要分手,只要你需要我了,甚至仅仅是那方面的需要,只要你告诉我我都会满足你,做不了爱人我们还可以做情人。

  说实话,我以为罗小鸥肯定会跟她分手,但是没有。我说过罗小鸥是个好色的人,他不能离开女人,在忍耐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还是没能放下,于是在他嘴里又多了一句名言,平时不见面,见面必开房。

  说到这的时候,杨梓宜笑了起来。我笑着说,罗小鸥他丫的就是个传奇,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铁了心跟小五分手了,总之,他不是个坏人。记得当时我们演出,最后身无分文,就连坐公交的钱都没有了,我们一直从开发区跑到了市中区,最后才从市中区辗转回家。

  我回忆着那段时间的岁月,一时间又是心酸又是怀念,罗小鸥就算再怎么坏我也拿他当兄弟,因为我们患难过、疯狂过、挣扎过……

  杨梓宜见我说话有点沉重了,借机打断道,好了,咱走吧,他们早就回去了。

  我讪讪一笑,并没有急着踩下油门,坏坏地对杨梓宜说,罗小鸥还有一句名言,谁要是伤我的心我就伤她的身体。

  杨梓宜一听这话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翻着白眼对我说,你们也真邪恶,走吧,开车送我回家,这么晚了我还真害怕你。

  我笑着问道,送你走了我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住你家吧?

  杨梓宜想了想说道,明天你有空吗?

  我说本来是没空的,但我们还有好多事没弄清楚,这样吧,你先送我回去,我明天去找你。

  没想到杨梓宜笑着说,算了,今天我去你那吧,有地方睡吗?

  我被这话吓了一跳,不可思议地问道,真假?你就不怕我那个?

  杨梓宜笑得很坏,她说没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这下我倒不好说什么了,正要打火开车,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救护车声音,紧接着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喂?程然?程然!

  我一听是罗小鸥,不耐烦地问道,你丫的吼什么吼,有事快说!

  那女人死了!程然,那女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