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四章 天眼传说(7)

第十四章 天眼传说(7)

  我被这句话惊呆了,那女人居然死了!

  杨梓宜见我愕然的神色也感觉到了不对,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没有理她,追问了一句,罗小鸥,你在哪呢?

  小鸥焦急地说,我刚出如家没几步就发现出了车祸,前方十字路口那,你过来看看吧,老汤还没走呢!

  我二话不说,急忙挂掉电话就把油门踩了下去。这时候的杨梓宜倒安静了,她看我着急的样子竟淡淡地说了一句,看来,那女的出事了。

  我现在哪有心情跟她讨论,我担心的是罗小鸥这混蛋会不会出事。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我就发现十字路口那围满了人,远处一辆斯太尔的大卡车撞在了路边的绿化带,漆黑的刹车印一直延伸了十几米。

  我心里有些疑惑,按说市中繁华区是不应该有卡车的,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呢?而且从方向上看是跟我往一个方向去的,也就是说它跟我顺路,并且也只有这一条路,没有分支,可我跟杨梓宜聊天的时候根本就没发现这辆车啊,难道是在我们之前发生的车祸?

  这个问题不待我细想我就下车跑了过去,杨梓宜紧紧地跟在我身后。这时候的罗小鸥正坐在花坛上默然流泪呢,看到我过来急忙趴在我怀里呜呜大哭,我没想到他如此脆弱,想想也是,这事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小心地劝慰道,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没什么好怕的,我们是兄弟!

  老汤走过来拍了拍罗小鸥的肩膀,使了个眼色对我说道,有点怪,这儿怎么会有卡车呢?

  我急忙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趴在我身上的罗小鸥问道,什么时候出的事儿?

  老汤说,听司机的话也就是十分钟前,我们也是刚好看见。你看,出租车司机正在那打电话呢。

  这话落在我耳朵里像响起了一片惊雷,脑子瞬间就懵了下去。十分钟前?也就是刚刚发生的,可我跟杨梓宜没发现有卡车经过啊,即使经过了为什么司机没事?难道这就是巧合,卡车经过的时候我们刚从宾馆出来?也刚好没看见?

  罗小鸥哭哭啼啼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他抽噎地说道,刚才我们还如胶似膝地在床上折腾,忽然间人就没了,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我一听这话顿时火了,怒骂道,罗小鸥你个混蛋这时候了还想三相四,滚!别在我怀里装怂人,滚开,我过去看看!说完我一把把他推到了花丛里,向人群围观的方向赶去。

  路过出租车司机的时候,他还在拿着电话没完没了,听语气好像是在跟保险公司理赔,我心里有点发凉,暗想,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专注着自己的利益,真是世态炎凉啊。

  人群围观的中心有一大片血迹,出租车停在旁边,尾部撞得深凹了进去,右侧面也被撞得疮痍满目,玻璃碎得到处都是,一看就知道这车报废了。我没见到死者,看来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吧,转过头问了一句跟过来的老汤,人呢?

  这次倒没出乎我的意料,老汤说刚拉走,早就不行了,卡车司机也伤得不轻。

  我深深地看了老汤一眼,随后对着出租车司机的方向跟他使了个眼色。老汤会意,压低声音说道,我也感觉很奇怪。

  我连忙把他拽了出来,招呼罗小鸥道,罗小鸥!走!去你家!

  老汤正要招手打车,我说,跟我一块挤挤吧,我送你们回去。

  罗小鸥跑上来说,我想去医院看看她,真的,你们怎么骂我都可以,我觉得这事怪我。

  我嘬着牙花子没好气地说道,走吧,这不是说话的地儿,再说,我们也不是她的家人,他们会处理好的,你快上车。

  我正要打开驾驶位的车门,杨梓宜突然走过来拉了我一把说,还是我开吧,这样我放心。我想了想也没拒绝,顺势坐到了副驾驶位上,没想到她还不愿意,指着后面的座位说,你们三个挤挤吧,别坐我旁边。

  见她这么倔强,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这事我知道,车祸发生的时候一般是副驾驶位的危险性更大,因为人在遇到紧急突发情况的时候,出于本能,司机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保护自己,然后猛打方向盘,这样就造成了副驾驶位的剧烈碰撞。

  我跟老汤对视了一眼,立刻就知道为什么司机没事了,肯定是卡车追尾的时候,出租车失控,司机出于本能想把车往路边停下,结合事发现场也就是说,出租车司机把方向盘往右打了,紧接着卡车又撞击了车身的右侧面,这样的话不管那女的坐在前排还是后排,受伤肯定很严重了。

  我心里虽然松了一口气,暗暗猜想着整个事件的发生,可还是想不明白这儿为什么会有卡车。这次事故把罗小鸥吓得不轻,他心里还很内疚,我也没把这些话跟老汤说,心想,待会儿把小鸥送回去一定得好好寻思寻思。

  罗小鸥的家在市中区的阳光花园,在我的指点下,杨梓宜很快地就来到了这个地方。待停顿好车子,进门跟叔叔阿姨寒暄过后,总算是把罗小鸥安顿了,我们也没久留,出门的时候不停地嘱咐罗小鸥这几天哪也别去,先在家避一避,当时我还不放心,悄悄对罗小鸥的母亲说,阿姨,罗小鸥你给我看紧了,他要是出门你随时打电话跟我联系。

  罗小鸥的母亲也是个精明人,她见我说话古怪,忍不住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想了想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呢,还是老汤会来事,他毕竟年龄大了些,疑神疑鬼地说道,你别问了,就是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总之你听我的,看紧了。

  罗小鸥的母亲一听这话脸都变了,这些大人还是很在意这些东西的,连忙答应说哪都不让他去。

  走下楼我递给老汤一根烟问道,汤哥,这事你怎么看?

  老汤面色沉重地点上,压低声音道,邪门,很邪!那里怎么会有卡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