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六章 埋你的人(1)

第十六章 埋你的人(1)

  我又一次把刹车踩了下去,杨梓宜跟我预想的一样,再一次钉在了标致206的前额上。我以为她会劈头盖脸地把我大骂一顿,没想到她捂着额头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停地擦着眼泪。

  这下我是越来越惭愧了,歉意地说道,这次你不能怪我。我都是被你吓的。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见事不妙,看来她是真生气了,连忙说笑道,好好好,还是我的错,可你讲的这个故事跟谢娜讲的没啥区别啊。开始恐怖,过程搞笑,结局悲惨。人家那个故事好歹还简短点,就三句话:从前有个鬼,忽然放了个屁,一不小心崩死了。

  杨梓宜听我说完情绪总算有点好转,勉强对我挤出个还算微笑的表情说,开车吧,没事,回家再说也不迟。

  她这么一说我看着更是不忍,随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说,真对不起,要不我给你吹吹?

  杨梓宜一把把我的手打开了,随即转过头默默注视着窗外,没有要理我的意思,我看她那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心痛,但好在这种感觉转瞬即逝,讪讪地回过神来说,看来,你跟车子的主人感情不错,对不起,今晚算是我唐突了。你还是系上安全带吧,这样我心里踏实点。

  杨梓宜摆出了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我看着无奈,也不理会,郁郁地发动车子,飞快地往前方赶去。两人一路无话,呼呼的风声像是在宣泄这个夜晚的安静,只是,心是安静不下来的。

  来到一所宾馆前,我停了下来,这次格外注意了一下刹车。杨梓宜淡淡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也没跟她开玩笑说开房,一本正经地说,家里太乱,找个旅馆把你放下吧,我家就在前面的小区,二单元601室。

  说实话,我其实不想把她带回家了,原先我还真有点那种想法,可现在我不想了,这种姑娘我伤不起!虽然我很随便,虽然我不是好人。我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姑娘,像我一样,可我不想听,我怕听了会触动,甚至会不能自拔。如果她不跟我说汽车的事,我可能还会想三想四,可是她告诉我了,我也知道她没有走出上一段感情的阴霾,还是像我一样,我们不可能,至少现在不可能,因为我也没有走出来。

  杨梓宜没有下车,她看着我说道,你这人真古怪,怎么说变就变啊,留我一个人在这多害怕啊,没事了,我不生你气了,我相信你,去你家吧。

  我左右看了一下,苦笑道,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家吧,我家里太乱了一些,袜子都能站起来走路了,而且走的还是正步!

  杨梓宜撇着嘴巴调皮地挤出了四个字,真有你的!说完就打开门下车走去。

  我刚松了口气,心想,好歹把她放下了,没想到杨梓宜娇笑地喊道,601是吧?停好车我等你。

  我心里都开始抓狂了,没办法,去就去吧,反正我又不怕什么,她要真对我使用美人计我也乐得将计就计。

  上楼,进门,开灯。杨梓宜一看就傻眼了,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地板好像变成磨砂的了,更让我惭愧的是,屋里不时充斥着一股快餐的味道。我讪笑地说,怕了吧?还好我没吃韭菜。

  杨梓宜皱着眉头说,我的天,我忽然对作家这个词无比得厌恶。

  我一边走向浴室,一边笑着说道,你先洗个澡吧,我去弄热水,我们作家都这样,我也觉得咱俩不合适,不是埋你的人。

  杨梓宜笑着说,你先洗吧,我整理一下,这样子是没法睡觉的。说着她竟然认真地弯腰收拾,我看在眼里那是满心的温暖。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懒得跟她争执,心想,你要收拾就收拾吧,这两天我就没睡个安稳觉,要不是你在这,我很可能连澡都不洗,直接趴床上酣然大睡。

  简单地冲了一下,大约也就二十多分钟就出来了,再次看到大厅的时候,我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杨梓宜的勤快远远出乎我的意料,这简直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蜕变。我心里暗暗佩服,家里有个女人就是管事,起码这也像个家了。不说别的,就冲杨梓宜这居家样我也得重新思量一下。

  杨梓宜见我拿着浴巾发呆,没好气地说道,还愣着干嘛,快过来帮忙,把垃圾倒了,还有,把地再拖一遍。

  我苦笑着说,得得,剩下的我来,你先去洗澡吧,我先给你拿几件衣服。说着我就从橱柜拿出了几件小四留下的衣服。这都是她当时走没打算带的,我本来想抽个时间一块打扫出去的,这下好了,资源充分利用了。

  杨梓宜皱着眉头问道,这是谁的衣服?还挺全的。

  我笑着说,可不是吗,再多个人我这里就像个家了。说完也不待她罗嗦,我就左右忙活起来,拖地、开窗通风、倒垃圾,从楼下上来的时候,杨梓宜正穿着小四留下的睡袍盘头呢,我放下簸箕笑着说,好了好了,别对着我打扮了,这样下去我可控制不住。

  杨梓宜轻笑道,没看出来,你也有正经的时候。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敷衍道,那是,君子好色,取之有道,你看我行吗?说实话,能过日子的美女可不多了,杨梓宜,就冲你这点我也得努力了。

  “刚才你不是还说不是埋我的那个人吗?”

  “行了行了,我也没要你现在就答应,早点睡吧,这两天我几乎就没合过眼,床铺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也在里面呢,我就睡沙发。”

  杨梓宜对我翻了个白眼娇嗔道,我愿意才怪!说着朝我扔过来一个枕头。

  我笑着接过,看她转身把门带了过去。曼妙的身姿落在我眼里竟有点恍然,我心里自嘲地笑了一下,原来小四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还挺合适,不该露的地方一点也没露,露的地方还都转过身去了。

  我正陶醉地寻思如何拿下这女人时,杨梓宜忽然转过身来瞪着我说,看够了没?说完砰地一声又把门关上了。这声音落在耳朵里就好像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自己都在暗骂自己: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