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七章 埋你的人(2)

第十七章 埋你的人(2)

  躺在沙发上,我竟然没有了一点睡意,可能这种分居的氛围我从没感受过吧,忍不住对着杨梓宜的房间喊道,美女?你插门了么?我这人梦游,指不定半夜就闯进去了。

  杨梓宜格格的笑声顿时撩的我心里痒痒的,她不屑地说道,你以为我就这么放心你啊,本姑娘也是头一回在男人家过夜,不防着你点行么?况且你还有前科,恰巧让我在洗浴中心逮住的!

  我心里气结,暗想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什么不好,偏说我找小姐的事,当然嘴上没有埋怨,依然有声有色地说道,作家嘛,体验生活是必须的,我现在正构思一本书呢,就叫《养个作家当小姐》,等我写好了大纲让你看看,不过现在最缺的就是情节。

  杨梓宜一听笑得更厉害了,我甚至能想象得到她正翻着白眼做一脸不屑状呢,果然,随后她冷嘲热讽地说道,你这书名也忒邪恶,啥叫养个作家当小姐?谁是小姐?

  我心想,坏了,这么敏感的词不该对她说,随即转移话题道,真的,你看我行么?话说好了啊,我嫁妆都送过去了,今天你也陪送了一辆车,出来拜拜堂你再让我进去,咱俩就算是你梦里的那两只黄鹂了。

  我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杨梓宜还是满面桃花,不亦乐乎,可听到黄鹂两个字的时候,她瞬间就沉默下来,冷不丁地问道,你觉得我们是那两只黄鹂?可那个白衣人才是你啊。

  我厌烦地使劲嘬着牙花子说道,算了,我也不心急,这样吧,上次挂号的费用你还没报呢,正好花了一千零一块,我们那个村儿小,村里人结婚讲究的就是千里挑一,这就算嫁妆了,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再适当地加点。哎?你听到了吗?算了,我再退一步,如果你觉得嫁妆少那就算了,我再跟我父母商量一下,来个万里挑一,上次去医院的费用我也不要你还了,你就给我按摩一下吧,让我也享受一回特殊服务……

  我唠叨了大半天也没听到杨梓宜回话,正要起身看看她睡没,杨梓宜忽然说道,你能联系上那个护士小丫头吗?我想问问。

  我崩溃地又倒了下去,不耐烦地喊道,睡觉!

  “你先别睡,这么早睡觉干嘛?你不是不了解我吗?我都跟你说。”

  我一听这话又来了点劲头,连忙说道,别的我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乱七八糟的阴阳眼了,你做的那个梦了,还有什么卡车的,我想不明白,再说想明白了也没啥用,这种事不能一味地追究,这样活着多累啊,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标致206的车主,也就是你的前男友。

  杨梓宜笑了一下说道,你说他啊,死了,算不上什么前男友,跟你说说也没事。我们读中学的时候就认识,那时候还小,不过我家境不好,父母打小就没了,只留下一所单位宿舍,都是亲戚朋友拉扯我长大的。王凡的家境还是很不错的,从中学就开始追我,不过我对他没那种想法,中学时借借作业,抄抄试卷,大学通通电话,拉拉家常,前后加起来倒也帮了我不少,每当他跟我说感情的时候我都很难过,这你知道的,我不想伤害他,可我要是答应他那就太勉强了。

  我没想到杨梓宜的背景竟然是这样,忍不住打断道,对不起,让你伤心了,你可以不说这些的。

  杨梓宜乍然若放的笑声好像异常得淡然,不过这只是表面,因为我感觉到了她在这一瞬间突然的沉默,那是一种对往事的淡然与无奈,剩下的那些辛酸就像她此时的笑容一样,随风乍然。

  杨梓宜淡淡地说道,没事,说说也好,自己憋着也挺难受的,我不是那种矫情的孩子,再说了,人活一辈子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就像我没读完大学就辍学一样,当时家里穷,亲戚朋友也有情分用尽的时候,我没有怪他们的意思,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自己的家庭还照顾不过来呢,何况我一个小姐。

  我听着听着有些难过,随手点了根烟说道,你真的不是小姐,真的,杨梓宜,我知道你是个倔强而又坚强的姑娘,我看得出来。

  杨梓宜笑笑说,你也别安慰我,这样我听着不习惯,你还是说说谁要是伤我的心我就伤她的身体来的合适。不待我接话,杨梓宜就继续说道,我辍学以后学习了按摩,本来不想做这个的,我家附近有个盲人推拿,老太太对我挺好,有段时间她说忙不开,非让我去帮个忙,不知不觉间就落下了一身手艺,再一迷糊就去了洗浴中心了。

  再次见到王凡就是在这种场合,当时我虽然没觉得别扭,但他很尴尬,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我。杨梓宜说到这的时候还是没能忍住,有些呜咽地说道,王凡把我拉了出来,咆哮地冲我问道,为什么要做这个,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顺势冲他喊道,对,我就是小姐,王凡!我是小姐关你什么事!我说了咱俩不合适!你死心吧!

  接下来是我最难忘的一句话,王凡没有我想象的勃然大怒,相反,他抱头痛哭起来,他看我的眼睛满是血丝,挣扎地说道,杨梓宜,你即使是小姐我也不在乎,我是埋你的那个人,上辈子是,这辈子还是!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埋我的人,埋我的人?呵呵,说来有些好笑,到最后却是我把他埋了。杨梓宜说话的语气渐显萧条,无助间透漏出一股悲天悯人的坚强,她抽泣地说,我本想跟他在一块的,他说都给我买好车了,他说要娶我,我当时虽然冷笑,可心里还是很温暖,如果有一天他向我求婚,我不管合不合适肯定会答应他,并且也会义正言辞地说,我不是小姐,从来不是!

  只是我没有那个福气,我第一次感到了没有影子的人是多么可怕,就像今天走的那个女人,跟王凡一样可怜,一夜之间人就没了……那天下午他还打电话要求我做他女朋友,第二天就死了,从楼上失足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