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八章 埋你的人(3)

第十八章 埋你的人(3)

  沉默,彼此沉默。如果这个故事写成文字的话,我肯定认为她是编的,只是现在听她的语气我知道这里面包含了太多的感情,而感情恰恰是让人最深刻的回忆。

  我想了想问道,杨梓宜,这人就是王凡对吗?

  杨梓宜随着呼吸嗯了一声,随之放松的也可能是那种对往事的辛酸吧。她轻轻地对我说,所以,你不可能是那只黄鹂,因为它是王凡,它飞走了,乍然若逝。

  我吐出最后一个烟圈说道,是,我不是那只黄鹂,我现在不配。可你觉得这个梦有必要追寻下去吗?

  杨梓宜笑了笑说,我一直都没有追寻,要不是遇上你。就像你说的,为了这个梦苦苦折腾,那人不会被累死么?

  我没有笑,疑惑地问道,你真的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也许吧,我也不确定,不过我最后见王凡的时候他就是没有影子,当时我很疑惑,也没有问,还有,今天那个女的也没有影子,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所以也没对别人说过,因为别人肯定不会相信的。”

  话听到这里我是越来越糊涂,正不知该如何发问时,我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连忙说道,不可能,那天你在医院怎么能看到我左肩的胎记?你我隔着这么远,不可能看到吧?

  杨梓宜没有立刻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儿对我淡淡地说道,程然,我说过,我觉得那不是胎记,我觉得那……

  “那是念珠?”我张口接道。

  “是,我觉得那是念珠,如果护士丫头在的话她应该也能看到,你不是说她能看到我手上的血吗?我想找个机会跟她聊聊。”

  我心里还是不明白,继续问道,那你是怎么看到的?难道它会发亮?

  这下不是我诧异了,杨梓宜突然打开灯走出来问道,你能看得见?你说它发光?谁说的?

  我愕然地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样子,支吾地说道,护士说的啊,她说她看见你左肩有个发亮的胎记,都是她说的。

  杨梓宜皱起的眉头更显现出了一副别有的柔情,轻轻走过来对我说道,我也很奇怪,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它发亮,我以为当时是幻觉,我以为发烧很厉害,没想到还有人看见。

  我呆呆地看着她发愣,刘海儿甚至都扫到我的额头了,吐气如兰间我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呼吸左右迷离,就在我沉醉地想往睡袍下深入时,脑子一阵清明,很突然的那种清明!连忙坐起身说道,胎记!红色!杨梓宜,有点乱!你先往后坐坐!

  杨梓宜尴尬地对我翻了个白眼骂道,死人!又想占我便宜!

  我没有心情跟她斗嘴,直接问道,你到底是看到自己的胎记发亮还是我的胎记发亮?我现在脑子很乱!

  杨梓宜裹了裹睡袍说道,你的,是你的。

  我连忙掀开盖在身上的毛巾被问道,你现在看看,还发亮么?

  杨梓宜吓得又往后坐了坐说,没,不发亮。

  我看她那慌张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调皮地问道,这么害怕我干嘛?我这人虽然好色,可也不会做傻事。

  杨梓宜看我不轨的眼神竟然毫不避让,突然指着我的胎记说道,你仔细看看,它是不是很圆?你看它像什么?像不像珠子?

  我低头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感觉这个胎记圆得也忒邪乎,皱着眉头说道,不像什么珠子啊,珠子是立体的,我怎么看不出来。话刚说完我就愣住了,因为在我抬眼间我看到了杨梓宜手上的一串佛珠!

  杨梓宜见我看着佛珠发愣,笑了笑说,是吧,是不是很像?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

  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问道,这串佛珠哪弄的?

  杨梓宜站起身说,灵岩寺求的。

  我心里没有了刚才的疑惑,反而越来越清明,一时间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是的,那是佛珠,那不是胎记。

  可我为什么就这么相信了呢?

  杨梓宜走进了里屋,关门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有时间的话陪我见见那个护士吧。

  我没有说话,心里莫名的有些发紧,杨梓宜给我的印象越来越神秘了,我感觉她身上肯定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不是她不说,她好像也不知道!

  我郁闷地使劲捶打着抱枕喊道,杨梓宜,你都出来了,咱俩一块拜拜堂让我进去吧。

  玩笑虽这么开,也就我自己知道杨梓宜要是真出来我还真没那心情,若有若无的,我好像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她给人的那种禁欲的感觉。

  不是!我知道了!我知道那为什么是念珠了!忽然间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刚才杨梓宜跟我正面相对的时候我的确有那种想法,甚至都无法控制了,可我继续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胎记!蓦然地清明!跟看见她手上的佛珠一样震撼!

  难道它能左右人的心智?难道它有这种让人清明的功效?难道这就是我认为它是念珠的借口?眨眼间无数个问题闪过我的脑海,我甚至都没仔细听杨梓宜说的话。

  杨梓宜笑着问道,你是不是高兴得傻了?

  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杨梓宜笑得很坏,没好气地喊道,程然,我说你还算是个好人,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我慢慢找找感觉吧,跟你在一块挺高兴的。

  我对着她的房门白了一眼道,让我进去找感觉不更好么?

  杨梓宜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真服了你了,不过还好,你这张嘴要是管好了还真是个可选的对象,这几天累坏了,早点睡吧,我们已经知道很多的线索了,就是有点乱而已。抽空你陪我去见见那个护士吧?

  我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心里却在想另一个问题,胎记为什么会是念珠?我跟念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两个人都有?而且都发亮。护士有没有说谎?问题接踵而至,这让我疲惫之余更多了些抓狂,顺势对着房门喊道,好,你不想见我也得见!杨梓宜,我遇见你真是一个奇迹,你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

  杨梓宜轻笑了一下,不再说话,我不知她是睡着了还是跟我一样在思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