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十九章 埋你的人(4)

第十九章 埋你的人(4)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杨梓宜已经买好了早餐。我看着她那忙个不停的勤快样,一时间想起了小四,记得小四在的时候都是我给她准备早餐的,甚至每次让她吃饭她还调皮地跟我撒娇。现在角色的转变真让我有点不太适应,我笑着对杨梓宜说道,杨梓宜,没想到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这么疼人,谁娶了你谁就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杨梓宜抚了下额头的刘海儿笑道,死人!少贫嘴,快吃饭吧,待会儿你不是要上班么?

  我一听上班俩字急忙跳了起来,这会儿也不待她催了,匆匆起床刷牙洗脸,有一句没一句地问道,你不上班么?

  杨梓宜说,我上夜班。

  本来是一句很简单的话,可落在耳朵里我的心竟然生生的疼,紧接着情绪都上来了,我放下刮胡刀豪气地说道,那个,媳妇!以后你别上班了,我养着你,现在不说别的,我好歹也算得上半个编剧了,别的我不敢保证,起码跟着我不受罪!

  杨梓宜见我煞有介事的模样愣了一下,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佯怒地问道,谁是你媳妇了?你这人还真自以为是,我有手有脚的凭什么让你养着,再说了,我也没做什么丢人的事。

  我心里除了佩服还有点感动,说实话,像杨梓宜这样的姑娘是一天比一天少了,人不光长得漂亮,关键是还居家,知道照顾人。女人能兼得这两者的,实在是屈指可数,我心想,这女人要是再这么错过了,我这辈子还不把肠子悔青了?讪笑地对杨梓宜说道,算了,我还是太心急了,那个,你在家也没事,不如跟我去剧组看看吧,在家憋得挺难受的。

  杨梓宜显然有点惊讶,兴奋地问道,我能去吗?好像不太合适吧。

  我说,快点吧,怎么不合适,希望今天有戏拍,完事之后好去见见护士丫头,运气好的话还能给你个角色演演。

  当下我也不再跟她多说,匆匆吃过早饭就坐到了标致206里面。

  路上杨梓宜还有点不自信,不断追问我为什么不让她打扮一下。

  我说,你要是打扮了那些女一号不得气死啊,自然点比较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清淡的味道。

  杨梓宜轻笑一声,显然对这话无比受用,随即问道,你父母呢?

  我心想,都这么长时间了你才想起来问一下,真够从容的,淡淡地说道,我父母在老家呢,房子也是租的,本来打算买房结婚的,结果对象没了。你要是觉得农村户口配不上你呢,那你现在就让我死得彻底点,千万不要让我有啥幻想。

  说实话,我的条件也不怎么好,原先跟小四合租,现在她走了,工作也没起色,确实有点捉襟见肘的,勉强够个吃喝,要说到爱情,显然对我不太实际。

  杨梓宜敷衍地冲我笑了一下,不再说话,我知道她肯定在想我这个人靠不靠谱,于是我也没追问,车子直接到了剧组。

  刚下车就看见陈老冲我走来,满面堆笑地喊道,小程?小程啊!没想到你小子品位还不错,这卡还你……

  说到一半陈老就改口说道,哎呦,这姑娘是谁啊?

  我连忙笑着介绍道,杨梓宜,我女友,让陈老见笑了。梓宜,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剧组的编剧,陈老,在我们这个圈那是德高望重,我这一身本事都是他栽培的。

  杨梓宜倒也很分场合,没有因为我说她是我女友就生气,相反,还很大方地冲陈老笑道,陈老好,以后程然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多批评。

  我听在心里那是高兴不已,暗想,杨梓宜这丫头片子还很会来事,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只是接下来我就笑不出来了,陈老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来回盯着杨梓宜打转,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句宋丹丹的名言,秋天的菠菜。

  陈老看杨梓宜的表情都痴了,腮帮的肉上窜下跳,我不知那是抽筋了还是肾上腺分泌太过旺盛,干笑了两声说道,陈老,这么早啊,今天剧组有啥安排。

  没想到陈老还没有回过神来,我猜他当时正寻思该抬哪只手跟杨梓宜握手呢,果不其然,陈老讪讪地笑了一下说,批评谈不上,程然很有天赋的。

  这下我又呆了,陈老居然两只手都送了过去!我心里都开始骂娘了,暗想,你个流氓,没见过女人吗!

  杨梓宜也好像看到我脸色不对,横了我一眼对陈老笑道,没想到陈老连握手都这么热情,见面就送礼,多不好意思。好了,这些礼节咱就不必拘束了。

  我心里纳闷,什么叫见面就送礼?忍不住仔细看了一下两人握着的手,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笑喷了,陈老居然紧张得拿出了那张洗浴中心的会员卡,两只手紧紧地压在上面,生怕别人看到。

  我说他怎么连握手都犹豫呢,这是怕丢人啊,连忙接口道,陈老,不早了,咱去见见张导,购物卡就不用送了,你这样我们都挺难为情的。

  陈老嘿笑了两声,支吾着说,好好好,也不是购物卡,程然,当着你媳妇的面我得说你两句。

  我急忙点头哈腰道,还请陈老明示,小子一定谨听教诲。

  陈老又表演出了一副德高望重的表情,狠狠嘬着牙花子训斥道,小伙子生活一定要检点,那天你怎么给了我这么一张卡啊?你知道的,这种场所最好别去,要是让你媳妇知道多不好。

  说完他就把手抽了出来,拿着会员卡顺势在杨梓宜眼皮底下晃了一晃,我心里暗骂,出门让狗咬,看来今天不怎么顺。

  杨梓宜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在杀人,我知道这不是解释的时候,嬉笑地说道,是是是,我错了,真错了。

  我一边说这话一边想,这句话比第一次说的时候更像是是是,我是孙子,真是孙子!

  陈老欣慰地笑了,在杨梓宜对我白眼之际很做作地捋着下巴说,程然,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作家嘛!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以家为重!

  我当时真想转身抽他几个大耳刮子,然后骂声,陈老!你丫的也太有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