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章 埋你的人(5)

第二十章 埋你的人(5)

  杨梓宜被我拉着很不情愿地往剧组赶去,路上还不停地对我使着绊子,我心里既有点难过又有点高兴,没想到她还挺在乎我的,于是悄悄说道,丫头,别怄气了,我也是身不由己,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的,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梓宜好整以暇地嘀咕道,我也没当真,不过那种事见多了,心里难免不高兴。

  我看她那娇嗔的模样,一时怜意大起,豪迈地说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那种场所,只要你嫁给我。

  杨梓宜没好气地掐了我一把说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发誓!

  我无奈地说道,那好,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发誓!

  杨梓宜笑了笑,欢快地拉着我往前方跑去。

  今天的张导让我有些意外,西装革履,还扎了蝴蝶结,满面春光的样子。不过走近一看,我差点傻了,张导穿的衬衫竟然是那种领口很矮的,就像是唐装的版型。

  杨梓宜走近一看也笑了,我见势不妙,顺势嬉笑地寒暄道,张导早啊,穿这么帅有啥喜事?

  我脸上虽是奉承,其实心里在嘀咕:他要是只穿个西装,里面光着膀子,再配上蝴蝶结那就是郭德纲了。

  张导见到我点头示意,随即对我身边的杨梓宜眼前一亮,笑着问道,这姑娘是谁?

  我连忙又点头哈腰地介绍了一遍。

  张导在听到我说她是我女朋友的时候,瞳孔明显一缩,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是在感慨,哎,人又少了一个,一脸的可惜。

  陈老安慰性地拍了拍张导的肩膀,意思是说,嫉妒吧?难过吧?我也嫉妒!随即问道,张导今天有啥安排?

  张导会意,笑着说,戏拍完了,现在正在筹划新的段子,今天来了不少应聘的演员,都是表演院校的,我们一会儿过去看看,看看有没有很上镜的那种。

  张导说完正要往外走,忽然转身看了看杨梓宜说道,程然啊,今天刚做了个决定,你以后就别跑龙套了,跟着陈老干吧,以后有的是你发挥的地方,工资照领,没戏的时候可以做做策划,也不小了,这么干还娶媳妇不。

  我心里大喜过望,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刚才张导在我眼里的猥琐模样顿时变得异常高大,只是张导的下句话怎么也高大不了了。他说,你女朋友还挺漂亮,有时间的话可以试下镜,包装一下还是很好的,哎,不做演员真浪费了。

  我心里暗骂,你丫的还包装呢,你那是想打她的主意,要包养啊!当然我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我知道杨梓宜是个聪明的姑娘,顺势滚了个皮球,笑着敷衍道,杨梓宜,既然张导这么看重你,有没有兴趣?

  杨梓宜呵呵娇笑,那表情吓了我一跳,在我眼里的妩媚到了别人眼中可就是妖媚了。心里正暗暗捏了一把汗,不过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笑着说道,我跟程然就要结婚了,演戏,干不来的,谢谢张导的好意了。

  张导被她说得是瞠目结舌,其实别说是他,就连我自己也愕然不已,不过戏演到这份上了,总得有个结尾,我假装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是是,有这打算,等忙到春节我们打算去香格里拉。

  陈老和张导郁闷地吐出了一口浊气,转身往导演办公室走去,我正要拉着杨梓宜仔细打量一番,张导忽然回头说道,程然,你们也来吧,帮我策划策划,我看你眼光怎么样。

  办公室门外已经挤得到处都是人了,我本来想让杨梓宜呆在外面的,没想到张导笑兮兮地说道,都是自己人了,一块进来看看吧。

  坐定,我深呼吸了一下,拿出一副资历高深的模样冲门外喊道,韩小花。

  杨梓宜一听这名字掩口轻笑,我瞪了她一眼,让她严肃点,心里却在想另一个问题,这个策划做上做不上就看今天了,张导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进来的女人走路扭扭捏捏的,不只是妖媚这么简单,还多了点风骚,虽然长得也不错,可我心里还是掠过一丝厌恶,抬头说道,张导,还是你问吧。

  张导白了我一眼,不耐烦地把手一摆,就你问。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看架势今天这是要炒我鱿鱼啊。没办法,我硬着头皮问道,学历。

  那个叫韩小花的女人娇滴滴地说道,韩小花,女,本科毕业。

  我正要问她毕业院校,忽然发现张导的脸色越来越不对,这下意识到事情不妙,好在我这人还算机灵,连忙拿出一副猥亵的笑容问道,韩小花,喜欢上什么镜头,刚开始做这行有些事你应该知道吧?

  韩小花比我还直接,娇笑着问道,不就是潜规则吗?一个电话就行,只要能让我演个像样的角色。

  我心里一阵冰凉,正要摆手pass,张导却兴高采烈地来回打量,满脸淫亵。我也不管杨梓宜怎么看我了,笑着问道,三围多少?

  韩小花也好像看出我不是管事的人,眨着眼对张导说道,你量量不就知道了吗。绵软的声调差点让人麻死。

  我心里无奈地想抽她两个耳光,只是我不能这么做,坏笑地盯着她的胸脯说道,年年考试都得A,不如人家一对C啊。

  韩小花矫揉造作地说道,我是D杯。

  我连忙摆摆手说,知道了,过了,等我们的电话吧。

  事已至此,我也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些演员了,凡是张导中意的我都拍手而过,大加赞赏,实在看不上眼的就直接pass,好在今天还算是有惊无险,总算熬了下来。这让我无奈之余又多了点感悟,其实做什么都离不了表演,尤其是演孙子的学问必须得过。什么看看有没有特别上镜的,其实说白了张导是让我帮他看看有没有能上床的。

  杨梓宜在我发问的时候,竟然淡然自若,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她越是这样我心里越不是滋味儿,正想着下班以后好好跟她谈谈,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着整理的表格随手接道,喂?我是程然。

  程然!你快来吧,出事了!罗小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