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二章 埋你的人(7)

第二十二章 埋你的人(7)

  我看着杨梓宜念咒是彻底傻眼了,不止是我傻了,就连罗小鸥和老汤也傻了!杨梓宜专注的眼神竟然再一次让我感到恐怖!眼白!她此时的眼白竟然格外得刺眼!就像!就像在医院时的那样!我当时心里一阵发冷,暗想,难道杨梓宜是个巫婆?难道罗小鸥真中邪了?

  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思考,我就被接下来的一幕弄得哭笑不得了。

  罗小鸥捂着脑袋生气地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美女我招你惹你了?干嘛对我下这么重的手?很疼的哎!

  这下轮到杨梓宜犯傻了,她冷冷地盯着罗小鸥看,那表情还真有点赤练仙子李莫愁的姿态,不过眼睛不再那么恐怖了。气氛一时有点安静,应该是太安静了!就算头发掉在地上我都能听到。

  事情发展成这样老汤也沉不住气了,弱弱地问了一声,弟妹,哦,不是,大师,罗小鸥怎么了?

  我抓狂地想笑,可这时候也没有那心情,拼命忍着问道,杨梓宜大仙,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我求求你快说吧,到底是罗小鸥他丫的病了还是我们他丫的犯神经了!

  杨梓宜表现得比我都抓狂,她厌烦地摇着头说,程然,你丫的我不是大仙!罗小鸥他没事!也没中邪!我不知道,好像应该是失忆了吧。

  失忆了?我脑子被这些人搅得想不乱都不行,拼命压下心里的那股烦躁,看了老汤一眼问道,汤哥,这事你怎么看?

  老汤支吾地说道,大师都不知道我怎么清楚。看样子应该是失忆了……

  我连忙对他使了个眼色说,走,咱出去聊。这种事是不应该让罗小鸥知道的,即使他真的有问题我们也不能给他压力。

  我们三人刚打开门,陈枫和罗小鸥的父母就急着往里挤,我们也没多说,耳语交待了几句就走了出去。

  一出来我就问杨梓宜,你到底是道士还是尼姑,怎么拿着佛珠念道士的咒语,挂羊皮卖狗肉吗?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说,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什么也不是,就是你们眼中的小姐!这佛珠是弘恩法师给我的,咒语是一个老道士教的,刚才那情形我就想看看他有没有中邪!算了,我回去再跟你说这事,一句半句讲不清楚,你朋友好像失忆了,这段时间的事都记不起来了。

  失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选择性失忆?我看她那焦急的模样也没追问,转身对老汤说,汤哥,罗小鸥是不是受了昨天的刺激失忆了?照杨梓宜这么说还真有可能,这事对谁打击都挺大的。

  老汤没有看我,他对着杨梓宜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可能是吧,要不去医院做下检查?

  我看在眼里那是急在心里啊,都这时候了老汤还对杨梓宜抱有希望,也没理他,狠狠嘬着牙花子往罗小鸥房间走去。

  “罗小鸥!你丫的昨天的事还记得么?你在干什么!”

  昨天?昨天是周一,我上学去了啊,第一天报到,见了很多同学。

  这句话把众人说的是瞠目结舌,现在是七月,他怎么可能要报到?他上学?他丫的早就毕业了!而且是开除!

  罗小鸥的母亲都急得开始掉泪了,啜泣声断断续续。我看着不忍,小心安慰了几句问道,罗小鸥,你从学校回来做了什么?还记得吧?好好想想。

  “从学校回来?我吃过饭就睡了啊,我妈给我做的是辣子鸡,很好吃的,不过我好像睡了很长时间。”

  他一边说我一边计算,罗小鸥说的应该是四年前的事!也就是说他丢失了这四年所有的记忆!

  这么一想我倒安静了,不再像刚才那样焦躁了,看来杨梓宜说得很对,他是失忆了,选择性的失忆。

  我深深地舒了口气说,罗小鸥,你忘了没事,我现在帮你想想,你记得我吗?我是程然,还有,这是欢子,这是陈枫,都是跟你一块演出的。

  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挨个介绍,发现罗小鸥的表情是越来越迷茫,最后干脆是眉头紧锁频频摇头,一时气结,骂道,罗小鸥,这些人你都不认识的话小五总该记得吧!小五!那个给你打胎的姑娘!把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你的姑娘!

  罗小鸥痛苦地抱着脑袋嘶喊,别说了,你们都出去!我想静一会儿!我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嘶喊到最后只留下呜呜的哭泣声。陈枫和欢子连忙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往下说了,也不知当时怎么回事,我看他这个样子是既气又恨,一把就把罗小鸥拉了起来,汤哥!走!去排练室!

  路上罗小鸥的父母没有跟来,我们匆匆交待了几句,说了下罗小鸥的状况就往排练室赶。我和杨梓宜还有罗小鸥坐的是标致206,老汤几个打了个车紧紧跟在后面。

  坐在车里的罗小鸥安静了不少,眼睛看着窗外一直发呆,我也不打扰他,笑着对杨梓宜说,这家伙神经可真够大条的,说忘就忘,忘得都单纯了,哎,我真服了!

  杨梓宜不屑地哼了一声,对我爱理不理,好整以暇的模样让我有点尴尬,我无奈地说,杨梓宜?媳妇?等我处理完他的事就处理你我的感情问题哈,现在你先消消气,我知道你对我在剧组的做法有意见,可你也不能不给我机会啊。

  你现在没机会了!我不喜欢你!

  我听她决绝的语气心里憋得难受,也没有跟她争辩,淡淡地说,好吧,随你,我祝福你,你是个好姑娘。

  杨梓宜听我说得悲切,皱着眉头回应道,我也不是怪你,我感觉你跟梦里的那个程然截然相反,有点格格不入的味道。

  我开始一愣,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说,我配不上你,可能真不是埋你的人吧,哎。说完我顺手把收音机打开,声音开到了最大,因为我不想看杨梓宜的眼睛,至少不想看见她为难!

  很巧合的,收音机里响起了刘若英的歌声: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