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三章 埋你的人(8)

第二十三章 埋你的人(8)

  排练室在市区一所琴行的二楼,我对这些东西着迷的时候,跟罗小鸥一样,QQ上的个性签名都是我不在学校就在琴行,不在琴行就在去琴行的路上。我对这个地方是无比的怀念,虽然不跟老汤几个一块玩乐队了,可每当有时间我都会来这里陪他们疯狂一番,吼吼我们所谓的摇滚,聊聊我们大同小异的爱情。

  排练室的设备还是如此得亲切,键盘、吉他、贝斯、架子鼓、麦克。这并不是单纯的乐器,每次或难过或心烦的时候,都是它们陪着我们发泄,我当时还把它当做过理想,只是到头来,我忽然发现理想和信仰是不能苟同的,虽然喜欢。

  我很随意地坐在了鼓凳上,笑着问道,罗小鸥,你丫的这地方还认识么?如果你忘了,没事,我们帮你想想。

  说完我就招呼老汤、陈枫和欢子,让他们都抄起自己的家伙准备演奏。杨梓宜对我轻笑了一下说,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我看她那不屑的样子也笑了,淡淡地回应道,其实我们都是单纯的孩子,表面上的一切永远都是伪装,你还别笑,我们过去认真,现在依然认真,罗小鸥即使是个流氓他也是我兄弟!因为你不了解我们,因为我们确实还很单纯。

  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杨梓宜,而是罗小鸥。我不想去跟她解释,或许杨梓宜认为我就是个坏蛋吧,或许她还认为我在剧组的表现很邪恶,只是我看罗小鸥这个样子忽然不在意这些了,女人就女人吧,这么多女人我们都经历过了,有什么必要低三下四地解释呢?可只有一个罗小鸥啊,只有一个!

  我笑得很沉重,努力调整了下情绪说,罗小鸥,你听我们的音乐,唱就行,记住你是这里主唱。

  我很随意地起了一个鼓点,对老汤说道,汤哥,随便来段就行,今天即兴。

  老汤也是驾轻就熟,很随便地弹起了beyond的《真的爱你》,从没有人用一首歌的前奏就能打动我,除了beyond。我们很默契地跟着曲子的旋律陶醉,我们很认真地等着罗小鸥发挥。

  这时我多么希望他疯狂地把麦克拿起来嚎叫,只是他没有。唯一欣慰的是,罗小鸥张嘴了,他跟着我们轻轻地哼唱,尽管声音不大。

  杨梓宜把麦克架往他身边靠了靠,我笑着喊道,罗小鸥,你丫的会唱就跟上,这里的人粤语歌都没你唱得好。

  罗小鸥的眼睛有些兴奋,跟杨梓宜说的一样,带着闪亮,只是我并不觉得单纯。刚开始他还有点羞涩,在我们的带动下声音渐渐放开,声音最后盖过了我们。

  声音一如既往地干净,配合像原先那般默契,我当时高兴得不轻,心想,你丫的总算想起来了。

  一曲作罢,我们渐渐陶醉,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从beyond到黑豹,再从黑豹到许巍,听着那段感伤的歌词我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中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曾让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无踪影,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曾让你遍体鳞伤……”

  唱完我笑着喊道,罗小鸥,你丫的行啊,都记起来了吧?

  罗小鸥的表现有些让我摸不着头脑,他眉头深锁,一脸地迷茫,最后痛苦地捂着脑袋不说一句话。

  我看着虽然疑惑,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暗想,这招还算管用,至少不是毫无效果,还是我机灵,把他带到这最熟悉的地方。随即冲老汤喊道,汤哥,再唱一首罗小鸥的原创,这首歌是他写的,他肯定不会忘的。

  老汤还有些犹豫,他看着罗小鸥痛苦的样子不知要不要继续,我却不耐烦了,催促道,他丫的刺激得还不够,继续继续,今天非得把他唱哭不可,这首歌葬送了多少纯情少女啊,今天我也邪恶一回,杨梓宜,你要是觉得我靠谱就说一声,我马上陪你去见护士丫头,要是不靠谱,趁早绝了我的念头。

  说完,我也不待她回话,自顾自地打了四声鼓点,有声有色地唱了起来。

  “在我伤心的时候,是你陪在我左右,在我哭泣的时候,你默默在我身后,爱你,不需要承诺,爱你,不需要理由,我想默默地对你好,让你感受一份别样的温柔,我想傻傻地对你好,让你感受一份别样的幸福,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可我会爱你到永久……”

  罗小鸥听着听着很突然地把头抬了起来,一脸阴郁,我们一看他这架势,歌也不唱了,连忙问道,是不是记起来了?是不是记起来了!

  罗小鸥的眼睛竟然流下两行清泪,他不耐烦地问道,你们怎么不唱了?你们怎么不唱了!继续啊!

  说到最后他咆哮起来,我被他吓了一跳,四人对视一眼,紧接着笑了起来。

  “好你个罗小鸥,好好好,我们继续,今天卖你个面子。”说完我们又重新把这首歌唱了一遍,不待发问,罗小鸥就皱着眉头嘀咕:“我怎么感觉这首歌这么熟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女人?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对对对,是有个女人,这不是你写给小五的么?”欢子笑着连忙给他解释。

  “小五?欢子!滚你大爷的!”罗小鸥莫名其妙地丢下一句话就跑了出去。

  我没想到他说走就走,连忙喊着问道,罗小鸥!你丫的到底记起来没有?

  罗小鸥走得非常急,我还以为他想起来了呢,只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彻底让我头大了。

  呜呜的痛哭声弥漫开来,罗小鸥哭喊着留下一句话:我要回家!我想不起来了!真想不起来了!我好像认识你们,可我不想跟你们说话!

  我和老汤四人愕然地看着他跑远,谁也没挽留。不管罗小鸥是否想了起来,毫无疑问,看样子他受到的刺激不止是昨晚那女人的死,还有小五。

  四人呆立了好久也没说出一句话,正不知该如何收场时,杨梓宜说,你们为什么非要让他想起来呢?他这样不是挺好吗?程然,我想去见那个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