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四章 古刹灵岩(1)

第二十四章 古刹灵岩(1)

  她这句话把我们四个都说得一愣,我心想,罗小鸥这个样子很好么?随即我转身问陈枫,陈枫,你觉得罗小鸥这个样子是不是比原先好?

  陈枫没有说话,欢子却笑了,他说,丫的,单纯有什么好的!他真变单纯了我还真不习惯。

  我想想也是,长长地呼出了口气说,要不这样,你们先回去看看他,要是没事就这样吧,他要真想起昨晚的事心里难免有阴影,适可而止最好,只要把我们想起来了就行。

  不待众人同意,我坏笑地冲杨梓宜说,走吧,既然你也同意了,那我就陪你去见见,哎,真有点作孽,罗小鸥单纯了也作孽,留下这么首歌让我追了一美女,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老汤听我在这打趣,不耐烦地摇了摇手说,你们要谈恋爱就赶快出去,这里的人全都是光棍。保持电话通畅,你们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们回去看看罗小鸥,这小子还指不定想没想起来呢,万一想起来觉得自己有罪,弄不好就皈依佛门了。

  我讪讪一笑,跟众人挥手道别后就拉着杨梓宜走了出去。我这次难得地爽快了一回,很自然地就把杨梓宜拉在身后,出门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捏了捏她的小手。

  杨梓宜出来之后又使起了小性子,大有不拽着我就不走之意。我回头笑了笑,也不在意,顺势就把她背了起来,一溜烟地向前方跑去。

  我哈哈笑着,杨梓宜开始还不停地在我背上捶打,到最后也不挣扎了,跟着我呵呵地笑了起来,她这样转变我却有点不适应了,顺势倒在了路边的花坛上问道,你咋还笑了,千万别笑啊,你生气的样子最好看了。

  杨梓宜翻着白眼啐道,程然,你丫的真是个无赖。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反而越来越高兴了,反手就把她压在了身下,故作凶恶状地问,那这样呢?是不是就流氓了?

  杨梓宜秀脸一红,正要发作,我连忙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说,好了好了,不闹了,待会儿回家跟你折腾,走吧,去看看那个护士丫头。

  说完我就急忙爬了起来,心里虽然有些不情愿,可大白天搂着一个美女也太撩人,再说了,刚跟她开始,做得太出格了反而不好。

  我看着杨梓宜盯着我发愣,笑着解释道,是不是很疑惑啊?我这么跟你说吧杨梓宜,我这人比较保守,特崇尚婚后同居!这句话我说的是大义凛然,很有点大男子主义的气概,只是下半句话立马把我出卖了,我讪笑地看着杨梓宜道,那当然了,如果你同意我也求之不得!

  杨梓宜再一次向我投来嗤之以鼻的目光,娇嗔的模样让我心猿意马,暗想,刚才怎么不多亲一口呢!

  ——

  跟杨梓宜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本来想打电话约她的,可仔细一想,要是真约她人还真不一定出来,就咱这吊儿郎当的懒散样,在上一次就把她得罪透了,没办法,只能亲自登门拜访了。

  来到急诊室门口,我正来回寻思见面该说什么好呢,小丫头却迎面走了过来。她看见我跟杨梓宜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又来了啊?这次又怎么了?

  我很想拿出一副很温和的笑容,很无奈,我笑到一半却说道,不开房,保证不开房。

  杨梓宜急忙推了我一把说道,是这样的,上次的事还得谢谢你,有时间么?我想请你一块吃顿饭,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还想再请教你一下。

  我心想,还是女人之间好说话,就我这嘴,打死也不会这么和气。

  小丫头对我白了一眼,随即笑着对杨梓宜说,吃饭就不必了吧,急诊室挺忙的,你说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说就行。

  杨梓宜想了想道,这样啊,我想问一下,那天你真看到我的手上有血?还有,为什么你会看得到?

  小丫头开始还面带微笑,可听杨梓宜说完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眉头深锁,大有不耐之意。

  我正要催促她一声,暗想,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小丫头却环顾了一圈神经兮兮地道,这样吧,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会儿,下班我就跟你说。说完自顾自地往病房走去。

  她这样一说我是更诧异了,不耐烦地喊道,你到底看到没有啊?怎么你俩都看得到,就我看不到呢?

  “什么?你说什么!”小丫头突然转身冲我喊道,满脸震惊的样子。

  我呆呆地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杨梓宜淡淡地回应,是的,我也能看得到,可不知道为什么你也能。

  小丫头听杨梓宜说她自己也能看到,忍不住地多打量了她一番,淡淡地吐出五个字:你是天眼么?

  你是天眼么?我内心大震,身子莫名得有些冰凉,紧接着忽然响起来一句咒语: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太荒诞了,太荒诞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来不及多想我就看见杨梓宜笑了,满脸的兴奋,目光里掩饰不住的惊喜。

  小丫头微微颔首,好像也很高兴,她说,你们等一下,我去请个假就来,等我一会儿啊,千万别走了。跑出去的时候还不断叮嘱我们不要走开,我连忙问杨梓宜,这又是怎么回事?

  杨梓宜的表情既有点高兴又有点凝重,她看着小丫头跑去的方向,淡淡地说道,她也是天眼。

  天眼?天眼是什么?

  没一会儿小丫头就走了出来,换了一身休闲的运动装,留着马尾,有点小可爱的味道。我看她打扮得这么欢快,笑着招呼道,走,今天我请客,说吧,想吃什么。

  小丫头没理我,很自然地挽起了杨梓宜的手,还随口喊了声姐姐,我看在眼里那是无比地气愤,心想,这丫头对谁都这么热情,为啥就对我有意见呢?

  “咦?这串佛珠你是从灵岩寺求来的吧?”小丫头忽然凝重地盯着杨梓宜的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