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五章 古刹灵岩(2)

第二十五章 古刹灵岩(2)

  杨梓宜一愣,诧异道,这你也能看出来啊?

  小丫头笑了笑说,我也有一串,今天没带,咱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小丫头一看就是那种人见人爱的类型,还没介绍一下就挽着杨梓宜走远了。

  我看着两个女人相处融洽,一时间自己反而被冷落了,无奈地笑了笑,紧紧跟在她们身后。

  来到了一家叫渔家豆腐的餐馆,招牌虽然乡土,可里面的设施倒很端庄典雅,很明显这不是省钱的地方。我心里直犯嘀咕,这是要吃谁的豆腐呢?

  进屋,跟小丫头二人坐了对面,杨梓宜紧靠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见我坐了下来,小丫头轻蔑地冲我一笑:帅哥,随便点几样吧。

  我心里虽百般不愿,可这个点了还没吃饭,确实是饿得慌,人家小丫头都说了,咱也不能含糊,咬着牙点了几样特色菜,陪笑道,上次的事还真得谢谢你,我这人就是爱开玩笑,做得不对的你大人大量,吃了饭咱就是朋友了,我叫程然。

  说完我做作地冲小丫头抱了抱拳。

  小丫头笑着看了看杨梓宜,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礼貌,上次的事不怪你了,就跟你交个朋友,我叫范小雅。说完很友好地跟我握了握手。

  我正寻思这个话头该怎么起,范小雅却比我直接,正色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来请我吃饭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她这么一说我却不知该怎么问了,这段时间诡异的事情是接二连三,连点顺序都没有,我有些语塞,求助地看向了杨梓宜。

  杨梓宜想了想说,那天我生病去医院的时候,你是不是也看到我的手上有血?

  范小雅面有难色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声说道,我还看到你的左肩发亮,当时吓坏了,我还问了问我们的护士长,可她没有看见,我回去仔细一想更觉得害怕了,因为,我好像看到了自己不该看到的东西吧。

  我又仔细回想了一遍,听她说得这么玄乎,心里难免有些发冷,插嘴问道,什么是天眼?你真能看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范小雅对我摆了摆手道,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你又不懂。随即转头对杨梓宜问道,那天你确定也看到了血?真的也是天眼?

  杨梓宜心里好像也没底,皱着眉头说道,可能是吧,你说说你能看见什么?

  “要不是上次的事我打死也不会想起来。我小时候经常看到一些影子,吓得整天哭,跟谁说谁都不信,我虽然看不清楚,可这些影子摇来摇去的总是害怕,尤其是晚上或者阴天。后来奶奶带我去了趟寺庙,据那位大师说,我六识未灭,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范小雅还没说完我就打断道,什么是六识未灭?

  “我也不懂,仔细一想可能是这样吧,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的触觉,可能是这五识吧,庙里的大师说我还有第六识。”

  我听着有些恍然,正左右思量这些事到底可不可信,杨梓宜却点头称是,她说,你说的影子我有时候也能看到,是挺吓人的,看来我的确跟你一样。

  范小雅看着杨梓宜说道,我觉得这还是能科学解释的,有些书上说,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是有三只眼的,传说中的二郎神不就是嘛,随着进化,第三只眼就慢慢没了,你如果不想看乱七八糟的黑影直接拿块毛巾敷在额头上就是,或者不要那样专注也行,再说了,一专注就翻白眼了,也挺吓人的。

  我听着好奇,心里感觉还挺新鲜的,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杨梓宜,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的眼睛就很恐怖,是不是像你那样就叫专注啊?

  杨梓宜脸色一红,白了我一眼说道,还有一件事,你有没有看见过没影子的人?

  范小雅一听这句话脸色都变了,惊恐地问道,啊?谁没有影子啊?如果没有影子这人肯定命不久矣,真的,你还别不信,我也见过,要不是我爷爷去世奶奶也不会带我去寺庙看,也不会有你手上的那串佛珠,算了不说了。

  我和杨梓宜有一句没一句地听她说着,脸色阴晴变换了好几次,想了想把昨晚上罗小鸥的事统统告诉了范小雅,最后还跟她提出了在那个路段怎么会有卡车的问题。

  范小雅听我们说完,忽然笑了。我看着不解,问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范小雅白了我一眼道,你逗我玩吧?那有卡车也不奇怪啊,正修路呢,我现在奇怪的是你们怎么可能走那条路!都封了一个月了,更不可能出车祸吧?

  这话震得我不轻,刚喝进嘴里的饮料一下就呛到了气管,不停地咳嗽,杨梓宜比我好不了哪去,嘴巴都张成了O型。虽然是白天,可我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一丝凉气从大脑慢慢往全身蔓延,最后痴傻一般,一句话也问不出来。

  范小雅笑着笑着也意识到了不对,忽然一下站了起来,惊恐地问道,你们说的不会是真的吧?怎么可能!

  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支吾地问道,那、那里真的修、修路呢?没法通车?

  “我骗你干嘛!我家就在那附近,现在害得我每次都得绕道走!”

  听她这么肯定,我跟杨梓宜对视了一下,两人都是一脸的疑惑,只是写在心里的还有那一丝关于恐惧的冰凉。

  范小雅也有点怕了,小声地说道,坏了,我早该想到,你们肯定是撞邪了,即使不撞邪也应该去烧烧香了,真的,咱这地方唯一的寺庙只有郊外的灵岩寺,那里的大师我认识几个,道行挺高的,你们可得小心了。

  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听她说这个,使劲在自己身上扭了一把,这下我疼得又清醒了一点,只是这种清醒让我没有勇气去面对未知的恐惧!

  问题又出在哪了呢?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有卡车了,可那条路已经封了啊!怎么可能发生车祸?我当时也没发现封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