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七章 古刹灵岩(4)

第二十七章 古刹灵岩(4)

  在路上通过范小雅我才知道那条路叫朝阳街,而她就住在朝阳街正前方的乾元小区,这条路说大不大,如果不是住在附近的居民都不会留意它的名字。我一边往那条路赶一边注意着行人的身影,在这么大的城市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没办法,我多少抱着一点希望,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碰巧看见罗小鸥也说不定。

  当我看见朝阳街三个字的时候,心里还是多了一份无奈,因为路中央有几个比它更大的字:前方施工,请绕行。下方还明确标明了封路的日期,我仔细注意了一下,这段路的确是已经封了一个月了,而且截止日期也要在三天后。

  我回头看了一眼杨梓宜,她的表情跟我一样凝重,是的,这里封路了,可昨天我们怎么会走这条路呢?想到这我忍不住往后看了看那个如家酒店,黄色的店面,红色的招牌,虽然看不见里面的客人,但这已经足够,是的,这地方真实存在,我原先还抱着这样一个侥幸的心理,会不会我们搞错了路段?照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这种真实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范小雅说,你们还是早点走吧,不用绕路送我了,我直接穿过朝阳街就是了,这条路不怎么长,开车绕路跟步行差不了多少的。

  听她这么说我也没推脱,杨梓宜跟范小雅多寒暄了几句,顺便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就放人了,我看着范小雅的背影问杨梓宜,这小丫头说的你觉得靠谱不?

  “我不知道,帮助还是很大的,哎,我累了,这事也不想这样一直追究下去,等找到罗小鸥了就算了,一直追究能有什么结果。”

  我想想也是,心烦意乱地重新发动车子往罗小鸥家赶去,刚到他的楼下,我就见老汤老远地在打电话,眉头紧皱,一副焦躁的表情。我看他那模样就知道罗小鸥肯定还没找到,直接下车问道,汤哥,还没找到么?要不咱再到处转转。

  老汤见我过来匆匆把电话挂了,对我说道,正要打车到处找找呢,你来了最好,先去他原先的学校看看,这小子指不定就在那呢。

  我刚要上车,杨梓宜却慌慌张张地拿着电话走了出来,直接冲我和老汤喊道,坏了,刚才范小雅打电话来说,在朝阳街看到一可疑的男人,坐在路边发呆呢,行迹有些诡异,让我们过去看看,你们说他是罗小鸥吗?

  我一听这话倒吸了一口凉气,先不管是不是他了,到那看看就知道了。我急忙带上老汤原路返回,快到朝阳街的时候,我把车停在了附近一家超市的停车场,老汤还有些疑惑,问我怎么不直接开过去,我说,别废话了,待会还有让你更吃惊的呢!

  老汤看见那七个大字的时候,惊疑地问道,封了?咋回事?

  我没好气地说,是,是封了!我现在都纳闷我们昨天怎么可能走这条路!你再看看日期!

  老汤一听这话冷汗都出来,看完惊惧地退了两步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不耐烦地拉了他一把说道,别一惊一乍的了,我们过去看看那人是不是罗小鸥,快点跟上!

  老汤慢慢地走在我后面,此时的杨梓宜让我内心一暖,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并排前进。我看着这条不算长的朝阳街忽然感觉迎面吹来的风凉飕飕的,越走越急,越走越惊,这条路看样子是修的差不多了,除了几个下水道的盖子没盖几乎可以说是完工了,没有卡车,没有装载机,更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很安静!而且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个工人都没有!

  老汤见我俩走得这么急,慢慢地也开始小跑起来,微胖的身体喘息如牛,要是放在平时我肯定会笑出声了,只是现在的情形如此诡异,急切的脚步、躁动的心跳、呼哧呼哧的喘息,如此安静的街上能听见这些声音,你的心想镇定下来都不可能。

  转过了一个小小的侧弯儿,前方不远处就是昨天发生车祸的位置了,这时候的杨梓宜忽然不走了,一把拉住我小声地说道,你看!前面!前面那个人!

  我跟着她指的方向头蓦然一抬!罗小鸥!是!那个背影就是罗小鸥!只是我高兴不起来!他……他居然爬到了绿化带的树上,两条羸弱的小腿来回摆动!我头翁的一声差点晕倒,因为树的下方好像就是轿车最后停放的位置!下面的石阶明显陷了进去!

  老汤看见我和杨梓宜停了下来,凑过头正要询问,可这个动作刚做到一半他就楞在了那里,嘴里支吾不出一个字。

  杨梓宜回头小声说道,别出声,我们看看他在干嘛。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蹑手蹑脚地往罗小鸥后面走去,越走我越疑惑,看着他摆动的双腿我知道他肯定还活着,只是这个不值得我松一口气,因为他现在的情况更诡异!他在干什么?到底什么东西让他这么专注?我离着他大概有十米了,他竟然毫无察觉!

  我对杨梓宜和老汤使了个眼色,悄悄往罗小鸥的侧面走,大约跟他有四十五度角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发觉我们,只是我们不敢看了!罗小鸥、罗小鸥……罗小鸥居然在笑!痴傻地笑!忘我地笑!手里拿着一样东西!我、可我看不到!也不敢再看了!正要上前狠狠抽他几个耳刮子,杨梓宜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手上还来回地冲我比划。

  我和老汤看着疑惑,但还不能出声问她,都皱着眉头向她看去,满脸的询问之意。

  杨梓宜的手再一次抬了起来,她没有指向罗小鸥,而是!而是指向了树的下面!车祸发生的地方!她、她的意思是在说!那里、那里有人!

  我和老汤连忙回头!匆忙中我都不知道谁的关节咔的一声响了,没有人!怎么会有人?到底有没有人!

  罗小鸥听见这声声响,忽然把头转了过来!笑!还是笑!他笑得更厉害了!阴测测的声音弄得我们头皮发麻,我甚至都感觉,我、我好像没了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