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八章 古刹灵岩(5)

第二十八章 古刹灵岩(5)

  罗小鸥回过头,一脸笑意,淡淡地说道,你们、你们来了。

  你们来了?他好像知道我们要来似的,什么意思?我们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好。

  这时,罗小鸥又说,程然、汤哥,我记起来一点,有些事还是那么模糊,过去我们是兄弟对吗?

  “废话!你丫的爬树上干啥?赶快给我下来!”我一听他这话心里踏实了不少,暗想,罗小鸥他丫的这话还有点正常,只是接下来我悬着的心又紧绷起来,杨梓宜!杨梓宜紧紧地盯着树下,好像!好像树下确实有人!

  我和老汤面有疑色,看着未曾褪尽的血迹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怎么突然间没有了呢?”

  我和老汤大骇,急忙后退了一步,同时催促罗小鸥赶快从树上下来,电光火石间心里却在想:杨梓宜到底看到了什么!

  罗小鸥并没有急着下来,他顺着杨梓宜的方向看了一眼,皱着眉头说道,对了,今天我捡着一个钱包,就是在这儿,红色的,等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人来领。罗小鸥说完翻身跳下,拿着钱包在我们三个人的眼皮底下晃了一晃。

  我心里冷笑,暗想,罗小鸥看来真单纯了,知道捡着钱包归还了。正要接过,杨梓宜却率先伸手,轻轻打开了。

  她的脸色很难看,我凑过头一看,也楞了,钱包中间有张大头贴,里面的人……是昨晚的那女人!死去的那女人!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值得疑惑的,罗小鸥在说捡到钱包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是她的了,可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会到这地方来,难道这也是巧合?还不容我深思罗小鸥疑惑地问道,程然,这女人你认识不?我怎么想不起来呢?

  我想了想说,不认识,你把钱包放这跟我们走吧,这样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在我看来,他所有的事都可以想起,唯独这件事还是忘了比较好。

  罗小鸥不耐烦地说,不是!这这女人我肯定认识!你看看这。说着他把自己的钱包也递了过来。

  我打开一看,笑着问道,这不是你和小五的大头贴吗?这女人你是应该记着的,想起来了么?

  我说着说着忽然说不下去了,无意间我又看了一眼杨梓宜拿着的那个红色钱包。

  小五!那女人竟然是小五!怎么回事!我惊得失声喊了起来,老汤跟我一样,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杨梓宜诧异地看了我们两人一眼,一把抢过仔细比对起来,紧接着,我们的心随着杨梓宜惊掉的钱包一起坠落,如入冰窖!

  是的,那女人竟然是小五!怎么可能?她要是小五的话那晚我们不应该不认识啊!难道这世界上有两个容貌想近的人?

  罗小鸥又笑了!此时在我看来这是世间最阴冷的笑!如同恶鬼吸血前翕动的獠牙!

  他说,你们仔细看,这不是同一个人,我钱包上的女人容貌艳丽,而这一个,清淡了好多的。

  我看他没事,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弯腰又仔细比对了一番。

  是的,这不是小五,小五是个艳丽的姑娘,90后的非主流在她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而那女人,清淡得太多了,也就是这两种不同的风格彻底迷惑了我们的眼睛,或许这就是别人说的,气质可以改变一个人。但这不值得你放松!因为仔细看,她们确实很像!

  罗小鸥怎么了?我们怎么了?这段时间我到底怎么了?不知后面还有多少诡异的事情要发生!我迷茫着,彷徨无助着,不再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对身边这些朋友的担心。

  这种情绪从惊惧突然转到略带悲伤的不安,忽然让我产生了一股莫名的豪气,是的,就算前方再坎坷我也要陪着这些兄弟!不管是鬼是神!杨梓宜见我这样,安慰性地攥住了我的手,这让我难过之余又多了一份温暖,我想,我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吧?

  老汤接着电话说,罗小鸥找到了,我们这就回去。他的语气没有一丝高兴的元素,反而更加凝重。

  路上我问罗小鸥,你怎么会到那去呢?罗小鸥愣了一下,竟然说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到了那个地方了。我又问他怎么会爬到树上的,罗小鸥这厮居然说,站着太累!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会无语地吐血三升,现在却不会了,我从罗小鸥的言谈中忽然感受到了杨梓宜所说的那种单纯,他不爱说笑了,不喜欢黄段子了,不无理取闹了,相反,无比认真,多愁善感,就像杨梓宜说的,他的眼睛太亮了!

  见到了罗小鸥的父母,二老喜极而泣,颤颤巍巍地把罗小鸥拉到身前仔细打量一番,一时没见他们竟然这么激动,恍然间的泪痕让我不敢面对,因为我突然觉得他们好像老了,瞬间一股思乡的情绪涌上心头,我想,我爸我妈也好久没见我了吧?不知二老过得还好么?

  老汤见我跟着难过,事机把我们拉了出来。这时陈枫和欢子也回来了,疑惑地问之前发生了什么。老汤淡然一笑,竟故作轻松地说,罗小鸥去上课了,随即就把他们赶走了。

  我看着两人嬉笑而去,心里感动不已,老汤这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才这么做的。我略作调整,直接问杨梓宜,你在那到底看到了什么?

  杨梓宜看了一眼老汤,淡淡地说道,影子!黑影!

  老汤正要再问,我连忙打断道,算了汤哥,没什么特别的,罗小鸥这厮挂在树上影子自然可怕。

  老汤没有理我,深深地看着杨梓宜说,但愿如此,不说也罢,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我心里多少有点欺骗他愧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汤哥,你还能联系上小五么?

  “他又不是我媳妇,我怎么联系她!”

  我淡然一笑,说道,那你再多费点心,试着联系一下吧,我想罗小鸥真可能撞邪了,待会儿跟他父母商量一下,抽时间去寺庙拜拜,去去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