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二十九章 古刹灵岩(6)

第二十九章 古刹灵岩(6)

  灵岩寺,在我所居住城市的南面,大约四十公里。之前对这里的印象也是从杨梓宜的只言片语中培养的,只知道她口中的弘恩法师。要说起寺庙,我对这些东西还真不感冒,要不是这段时间遇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看看。

  跟杨梓宜和罗晓鸥到这里的时候,已是事隔三天后的早晨,这里要是描写风景的话,跟书上写的差不多,群山环抱、岩幽壁峭、柏檀叠秀、泉甘茶香、古迹荟萃、佛音袅绕。写归这么写,至于这个佛音袅绕,我一点也不赞同,对于现在这个社会,佛音简直是扯淡,但之所以还这么写是因为路上有不少操着阿弥陀佛要香火钱的小和尚。我本来对这些人懒得搭理,没想到杨梓宜却来者不拒,依然有说有笑地一一回应。

  见到一个年龄稍长的和尚的时候,杨梓宜很有礼貌地说道,大师你好,请问弘恩法师在么?

  我和罗晓鸥在一旁倒乐得清闲,但忽然见到这么多道貌岸然的家伙我难免心情郁结,忍不住催促道,就是你们住持啊,我们找他有事,麻烦通融一下。

  那和尚倒显得很吃惊,短暂的缓和后,合十回礼道,女施主是我们师叔的朋友吧?师叔他现在没空,要不你先到里面等一下?

  我心想,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和尚口中的稍等一下那跟唐僧说话的速度一样慢,猴年马月啊。

  杨梓宜倒表现得不温不火,笑着答应道,那麻烦大师了。

  我跟在两人身后,很不耐地往佛堂走去,至于罗晓鸥,他丫的明显老实了不少,一副单纯的模样让我很不习惯,这要放在以前,他早就起身捋和尚的胡子了。

  杨梓宜回头似嗔似怒地白了我一眼,让我放老实点,我也不理她,讪笑地问道,大师,我也出家行么?

  那和尚也不回头看我,笑道,施主言不由衷吧?

  我继续笑,说道,我真是一心向佛的。

  一直缄口不言的罗晓鸥忽然插嘴道,听人说,当和尚也要研究生学历的,你好像不行。

  我不笑了,愣了一下,那和尚还在笑,笑声中一副不置可否的姿态,这让我尴尬之余心里大骂世风日下,但又不好发作,正在这时,杨梓宜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摘下手上的佛珠说道,大师,我都忘了,这是弘恩法师的念珠,他说想见他可以拿着这个,不用等的。

  那和尚一愣,回头看了一眼佛珠,脸色大变。正色道,怎么不早说,没想到师叔竟把它送给了你,哎,我说呢,师叔他谢客多年了,没想到今天还有人找他,也不奇怪,也不奇怪啊。

  和尚说完把佛珠递还给了杨梓宜,补充道,女施主宅心仁厚,还望妥善保管,师叔这串佛珠,说实话,太贵重了,几十年的道行都在里面。说完接连叹息,佛音不断,听不出是嫉妒还是吃惊,但颇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感。

  我和罗晓鸥听得一头雾水,心想,啥叫几十年的道行都在里面啊?不容我细想,那和尚的动作开始变得出乎意料的麻利,快速地绕了几个弯儿,在一所很偏僻的侧房前停下说,就是这儿了,我去给你们通告一下。

  这下我更疑惑了,寻思道,弘恩好歹也是一介方丈,咋住在这么一个偏僻的角落?

  吃惊之余,侧房里传来一声悠远空旷的佛号,听在心里颇有一种平和的味道。

  “深慈啊,你这是带了谁啊,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冒失,步履轻浮,心神不宁的样子。”

  “师叔,有三个施主找你,而且是持你念珠的,侄儿难免有些惊讶,还望师叔见谅。”

  “哦?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那个叫深慈的和尚也不多说,向我们三人一一合十回礼,快步离去。我见里面的弘恩法师迟迟没有开门迎客的意思,忍不住喊道,和尚,你修的是啥?

  杨梓宜一听,扭头踩了我一脚嘀咕道,程然,别冒犯了大师!

  我好整以暇地不去理她,心想,我倒要看看这和尚有几分道行。继续笑着问道,大师修的可是佛?

  弘恩爽朗地笑了起来,也不理我,说道,外面可是杨梓宜施主?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说道,是,大师多年不见,身体还好吧?

  “还好还好。”说完禅门应声而开。

  我本以为会见到一个小说里的和尚,最起码也应该是白眉长须,身披袈裟,手持长长的念珠,佛号不断,没想到跟我想的大相径庭,这和尚脸上白净的连根毛也没有,身穿青色僧衣,甚至连袈裟都没有披。也只有在额头的皱纹间看出一些岁月的痕迹,说白了,除去僧衣这简直就是一个乡下的小老头。

  弘恩和尚见我吃惊,笑着冲我说道,小伙子悟性不错,你也不用跟我打禅机,我修的是自己。

  我慢慢回过神来,做出了一个令杨梓宜感到很唐突的动作,握着弘恩法师的手笑道,大师这手也忒白净,这是啥手?

  弘恩法师的表现比我想象的更镇定,笑着回应道,孺子可教,就是太轻狂了一些,既然你要考量我,我应下便是,拐弯抹角的让人看着不解。我佛如来说,上天入地唯我独尊,不信前人,不信古人,只信我自己,超越我自己,洞察万物的本质,这就是所谓的见性成佛,我既是佛,手怎么不是佛手?

  弘恩法师这番话说得气势磅礴,我听在心里顿时收起了心中的狂傲,连忙回礼道,大师见谅,小子班门弄斧了,这脚不问也罢,不问也罢。

  弘恩岸然一笑,合十说道,小伙子看来读了好多书,我心甚慰,这下倒把我那些徒弟比下去了。

  我尴尬地冲杨梓宜笑笑,知趣地往后退了几步,如果刚才这番话是杨梓宜和罗晓鸥不解的话,那接下来就是我不解了。

  弘恩转身对杨梓宜说道,你可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杨梓宜眉头紧锁,默然点头。

  弘恩法师佛号轻吟,轻轻说道,再见我,这又是一个轮回,丫头,你走不出来的,还想追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