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章 古刹灵岩(7)

第三十章 古刹灵岩(7)

  我和罗晓鸥听得疑惑,一脸询问地看向杨梓宜。

  杨梓宜眉宇稍缓,淡淡地说道,大师,我还是不明白,我一直没有追究,只是身不由己,我感觉这是一场梦,但我没办法醒来。

  弘恩法师轻叹一声,也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目光落在我心里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说不出的熟悉,同时对他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弘恩法师又是一声叹息,说道,你终究还是遇上他了,我说过,再见我我也不能帮你,因为我也看不透。

  我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问道,大师也有看不透的么?

  弘恩悠然说道,我看不透这个轮回啊,她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说过,她活在梦里,昨天的梦。只是我不明白这个梦为什么一直持续着,原先还以为执念太重,不由自主地想要回到起点,最主要的,我无法看透这个起点该往哪追溯,看到你,我忽然有点明白了,她这是尘缘未了啊……哎,进屋说吧。弘恩法师说完转身,默然走去。

  我仔细品读着和尚的这番话,忽然对杨梓宜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心疼,不由地拉紧了她的手,跟着入屋。

  弘恩法师微笑地沏了一壶茶,待我们三人入座,端上一杯说道,来来来,尝尝我自己种的女儿红,我还没舍得喝几口呢。

  我轻轻接过,笑着说道,大师这自在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啊,我要是有那条件天天跑你这来喝茶论道。

  弘恩法师笑着说道,我们只喝茶不论道,来,快尝尝,我倒很想听听你这年轻人的看法。

  我面带难色地说道,大师我可不会品茶。话还没说完,弘恩和尚摇头道,小家伙别客气,但说无妨,但说无妨。

  他这模样真有点小孩子耍赖的架势,这倒让我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咪了一口。

  弘恩法师一脸期待地盯着我看,我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这和尚倒也率真,他既然能耍赖我干嘛不能,于是大喝一声,好茶!

  三人被我这一声大喝吓得一愣,杨梓宜随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嗔道,你别在这不懂装懂,省的让大师看你笑话!

  就连一直默然不语的罗晓鸥也笑了起来,追问道,你倒说说好在何处啊!

  我被两人一激反而冷静下来,又端起茶杯连品了好几口,说实话,第一口喝真没感觉有多好,除了苦涩没别的味道,但又不好直言,于是又多喝了几口,在我喝第二口的时候忽然感觉苦涩中似乎透出一丝暖人的甘甜,罗晓鸥和杨梓宜本以为我要发表意见,没想到我又端起茶壶连饮数杯,屋里顿时安静下来,我也不管杨梓宜看我的目光什么样了,忽然放下,茶杯铿然作响,我大喝道,好茶!

  不待众人发笑,我连忙说道,大师这茶涩而生韵,韵而生润,虽是品茶,可这茶处处流露着生活,苦中有甘,但喝多了又处处流露着平淡。

  弘恩和尚听完略显惊讶,随即笑道,好小子,还真有那么点味儿,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听着和尚的这番夸奖,心里很是受用,得意地冲杨梓宜微微一笑道,还好让我蒙对了,小子蒙的,瞎说而已。

  弘恩微笑颔首,也不介意,回头对杨梓宜说道,好了,说正事吧,这次你们为何而来。

  杨梓宜看了罗晓鸥一眼说道,其实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为他,其他的倒不怎么重要。

  哦?这小家伙怎么了?

  我怕杨梓宜说不清楚,接过话头道,我这朋友失忆了。不待弘恩和尚发问我就把这几天关于罗晓鸥的事情说了一遍,还重点提了一下小五。

  弘恩和尚待我说完笑着问罗晓鸥,你真的记不起来了么?

  罗晓鸥出乎意料地说了一句,大师,这茶不错。

  弘恩和尚也不惊讶,转即笑着对我说道,他这样不好么?

  我听着有些语塞,犹豫道,可他记不起我们来,这算哪般?

  弘恩也不理我,对罗晓鸥说道,小家伙,我且问你,你是否真的忘了?

  弘恩说话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他的眼睛格外专注,好似要看透一个人的心里,这不由地让我想起一个词,催眠!

  罗晓鸥想都没想,说道,忘了,真忘了。

  弘恩追问道,是忘记还是不愿记起?

  罗晓鸥不再直视弘恩的眼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也不说话,怔怔出神。我和杨梓宜看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听弘恩和尚继续说道,小家伙,你心里难受就哭吧,憋着不好,哭出来一切就都过去了。

  我本以为弘恩和尚知道了罗晓鸥的病症所在,满怀期待地盯着罗晓鸥看,可这一瞬间,罗晓鸥竟然笑了,他没有哭!目光中闪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波动,有点熟悉,却似是而非。

  罗晓鸥笑着说道,大师,我有什么好哭的,我干嘛要哭?

  罗晓鸥还是笑,爽朗地大笑,我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紧接着罗晓鸥的眼睛开始落泪,微笑的脸上开始变得泪痕熠熠,但他还是在笑!直到泪如雨下。

  我和杨梓宜愣愣地出神,不待发问罗晓鸥忽然彻底嚎啕大哭起来,就像一个满腹委屈的孩子,到最后紧紧抓着我的肩膀,泣不成声。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已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一边安慰着罗晓鸥一边向弘恩和尚投来不解的目光,杨梓宜借机问道,大师,他到底怎么了?

  弘恩和尚笑道,没什么,他装傻呢,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憋在心里难受,潜意识地想要忘记罢了,或者干脆说,他一直在装傻!

  我听着有些来气,笑骂道,好你丫的罗晓鸥,你是一直在装傻啊,你瞎折腾啥,玩够了没有!

  我正想着要不要把他拉出去揍一顿,弘恩和尚突然打断道,不怪他,他是真的忘了。

  罗晓鸥呜咽地说道,我的确什么也不记得,只是心里莫名地难过,真的,就连哭我都不知道为啥,我只觉得我现在这样特好,你这和尚也忒邪门,怎么莫名其妙地让我哭了?

  这下我是真糊涂了,正不知所措间,老汤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声音低沉的同时还带起了我那一丝最初的恐惧!

  程然!我调查到了,小五她、她、居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