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一章 古刹灵岩(8)

第三十一章 古刹灵岩(8)

  小五死了?小五竟然死了!

  我木然地看着趴在怀里的罗晓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连老汤什么时候挂的电话我都不知道。

  难道那天一块吃饭的女人就是小五?这不可能!可出车祸死去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如果两人没有关系可为什么这么巧合?相似的面孔、令人心寒的死亡、诡异的罗晓鸥……我想不下去了,一把推开罗晓鸥就跑了出去。

  “汤哥,你确定小五已经死了?”

  “是的,这几天我一直在做你交给我的任务,今天遇见一个小五的同学才知道的。”

  “怎么死的?”

  “车祸……”

  我心里一凉,紧接着老汤又补充道,但那女人不是小五!

  那女人不是小五?那女人不是小五!我问不下去了,就连呼吸都无法平稳,慢慢从牙缝里挤着问道,那女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问过了,小五没有姐妹,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小五是在五天前死去的!”

  五天前?五天前!我推算了一下时间,上次车祸的发生是在四天前,也就是说两个相似的女人在一天前后相继死去!同样都是死于车祸!我愕然的同时感到浑身冰凉,紧接着老汤说了一句让我直坠冰窟的话:我觉得、小五她、她回来了!

  小五她回来了?什么意思?

  老汤没有说话,沉默,一直沉默!时间仿佛在这个时候凝固,就连身体都不能动,除了思绪的挣扎。我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哪怕迈一下步子也好,可是这一步我竟迈不出去!我焦躁地正要抓狂,忽然杨梓宜的一句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那女人没有影子!那女人没有影子!

  顿时,我脚底一松,顺势坐了下去。老汤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异常,没有问我怎么了,只是淡淡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意思了吧?

  我没有说话,平静了一下后说道,汤哥,这只是我们的猜测。

  不是!我觉得这是一个诅咒!这是诅咒!老汤的声音忽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小五要把罗晓鸥身边的女人全部带走!”

  我一愣,这才恍然,原来老汤的意思是说那个女人的死是小五造成的,而我还以为那死去的女人就是小五。

  我想了想问道,汤哥,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么?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罗晓鸥他究竟做了什么!你们见到大师没?怎么样了?”

  我听得出老汤已经不镇定了,没有接他的话,随便应付道,我们还在那呢,回去再说吧,我觉得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匆忙挂掉了电话,转身的时候正看到杨梓宜远远地盯着我看,她可能听到了我说的话,眉头紧锁,不安地眼神流露着询问之意。

  我也没有多说,一步步地走进屋去,正寻思着要不要当着罗晓鸥的面把情况说一下,弘恩竟然笑着冲我说道,难道你也想追究?

  我不明所以地问道,追究什么?

  弘恩和尚笑道,这小家伙都不追究了,你有什么好追究的?弘恩大师说完转头对罗晓鸥说道,小家伙,哭够了吧,也应该想开了吧?

  罗晓鸥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朝我走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用力抱了我一下,笑着说道,谢谢大师,我想开了。说完竟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看得愕然,正想把他追回,没想到弘恩和尚阻止道,你让他去吧,他已经没事了。

  我犹豫地又往后看了一眼,问道,大师,这到底怎么回事?

  弘恩和尚还是笑,沉吟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也只有他最清楚了,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他已经想开了。

  我说可我刚接到电话,那个叫小五的姑娘也死了,这事我觉得还是很邪门。

  弘恩和尚笑道,难道比你们两个还要邪门?

  不容我细想,弘恩和尚继续道,小伙子,你左肩是不是也有块胎记?脱下来让我瞧瞧。

  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弘恩和尚似笑非笑地看了杨梓宜一眼,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丫头,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么?

  杨梓宜想了想说道,当然记得。

  弘恩和尚轻叹一声,随即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当时第一次见你,跪在佛像前泪如雨下,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本想过去安慰几句,你转过身的时候,我心里竟特别惊讶,不为别的,因为你身上有一种祥和之气,而且非常纯正。这倒也罢,关键是这么纯正的念力是只有得道高僧才有的,很明显,你不是,有这种道行的人肯定能做到敛而不收了,没必要这么显露,我于是问道,施主为何而哭。

  没想到你说,看到这佛像竟莫名其妙地悲伤,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来。

  杨梓宜笑了一下,说道,大师,我记得,当时你还开心地笑了,你笑着说我与佛有缘呢。

  弘恩和尚笑道,说归这么说,这下我更好奇了,我当时心里暗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与佛有缘呢?于是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感觉你身上的念力时而不稳地波动,你还记得我问的什么吗?

  杨梓宜说道,大师当时问我身上可带了什么玉饰,左肩上的。我听着不解,说道,没带什么,可你却皱着眉头不再说话,于是补充道,我左肩有块胎记,记得你当时哦了一声,很是惊讶。

  弘恩和尚呵呵笑道,我是惊讶,后来又问你,能不能描述一下,你想了好一会,突然指着我送你的那串珠子说道,就是这个形状的,红色。

  杨梓宜看了我一眼,略有所思地说道,再后来大师好像很有深意地送了我这串佛珠。

  弘恩轻叹一声,忽然间仿佛悲伤起来,问道,丫头,上一个跟你在一起的男人还好吧?

  杨梓宜眼神一暗,目光中似有泪水流下,颤抖地说道,大师,他、他已经不在了。这个你怎么知道的?

  弘恩和尚不再说话,一时间佛号不断,似有数不尽地虔诚和慈悲宣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