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二章 荒村古宅(1)

第三十二章 荒村古宅(1)

  这场面让我心乱如麻,一者我还担心罗晓鸥,虽然弘恩和尚说他没事,可他回没回家我还不知道,再者,刚才听弘恩和杨梓宜的话语让我很是不解,他们好像有好多事是我不曾了解的。于是硬着头皮问道,大师,我那朋友真没事了吧?别再回不了家。

  弘恩渐渐地从伤感中走出,和蔼地说道,你看他走的多干脆,不用担心了,没事的。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忍不住问道,那大师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段时间邪门事情,比如车祸了、封路了,乱七八糟的。

  弘恩笑道,小伙子,我看看你的手。说完他径直把我拉了过去,厚重的手掌放在我手腕的时候,让我感到一阵带着慈祥的温暖。他看完好奇地咦了一声,忍不住又把我另一只手拉了过去。

  “呵呵,古人有云,十斗爱问,果然不假。”

  我没想到他看的居然是这个,顿时有点得意起来,笑道,厉害吧?我十个斗。

  杨梓宜突然好奇地问道,你十个斗?

  我得意地点点头,本想她会投来羡慕或者吃惊的目光,没想到杨梓宜眉头紧锁,好似有理不完的心事。于是反问道,你几个?

  杨梓宜淡淡地说道,我十个簸箕。

  弘恩和尚轻叹一声,念道,上天注定,哎,命该如此。

  我有些不解,其实今天是越听越糊涂,根本就没有懂过。我也不再问了,只等着弘恩说话就是。

  弘恩想了一会儿说道,小伙子,你那朋友别再担心了,其他的事就不要问了,事已至此,在乎那个有何必要,你看他这样多好,真相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者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我们都会知道。

  我心想,这不等于没说吗?可也不好追问,正犹豫该问点什么,弘恩大师放下我的手说道,本来我不相信道家的这些东西,可它却印证了我的看法。

  杨梓宜一听,关心地问道,什么看法?还请大师明示。

  弘恩和尚慢慢地坐回了蒲墩上面,示意坐下来说话。

  我和杨梓宜重新坐下,耐心地听着弘恩和尚讲解。

  “道家说,十个斗和十个簸箕的人是上天注定的姻缘,他们要受十世痴情却不相守之苦方可换回一世姻缘……”

  我和杨梓宜面面相觑地对望了一眼,然后说道,大师,这个我还真没听过,小时候我只听说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卖豆腐……

  弘恩和尚笑道,我也听过,可这只是玩笑罢了,你知道十斗怎么说的么?

  我说十斗当大官呗。

  弘恩端起茶杯咪了一口说道,古书上说十斗为官看鸭,这意思是说要么当大官要么看鸭为生。

  杨梓宜问道,什么是看鸭?

  我急忙接过话头,有点卖弄地说道,古时有贱民以看鸭为生,意思是说地位卑贱,穷困潦倒,一生碌碌无为。

  弘恩和尚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十斗的人是两个极端,要么富贵有余,要么穷困潦倒,哎,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丫头我问你,你那梦现在还做么?

  杨梓宜看了我一眼回道,之前是一直都做的,可这段时间遇见他就不做了,我很奇怪。

  “哦?果然如此,哎,我上次简单地给你看了下面相和姻缘,当时也没说,事已至此告诉你也无妨,我送你那串佛珠却有深意。”

  弘恩和尚润了润嗓子继续道,你这丫头至少有两段姻缘,第一段本来应该能成的,却半路夭折,手上横生出一段粗长的纹络,而且更甚前者……

  弘恩和尚说到这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这珠子是可以让你凝神定气的,再者可以护你平安,哎,没想到你前一个男人还是有了不测,命数使然啊,我也没有办法。”

  我和杨梓宜随着弘恩的话语神情一暗,一股感伤的情绪涌上心头,但我和杨梓宜还略有不同,我替她难过之余还在琢磨弘恩和尚的这番话,杨梓宜至少有两段姻缘,那我是第几段?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抱着非她不娶的态度了,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气氛有异,我也不便多说,只好劝慰似的用力握了握她的手。

  正在这时,外面脚步声大作,似乎有人“腾腾腾”地向这所侧房跑来,弘恩和尚眉头一皱,还没说话就听外面有人呼喊道:“弘恩和尚,你好歹也是一介高僧,干嘛私吞我的宝剑,你不还我让我如何回去见我师父!”

  弘恩和尚笑骂道:“清苦师侄,你这宝剑明明是打赌输给我的,何谈私吞?再说我私吞你法器有何用哉?”

  听声音外面那人年纪好像不大,被弘恩这番话挤兑之后有些气急败坏,语无伦次道:“那个、那个不算,和尚,我师父说莫让我怕你,你敢再跟我赌一次么?”

  弘恩念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不赌的。”

  “你、你……你明明是不敢!什么慈悲为怀,上次怎么赌了?骗小辈儿的法器,说出去岂不让人耻笑?”

  弘恩也不生气,回道:“清苦师侄,你咋跟你师父一个德行,耍赖的本事倒学了十成,上次是被你纠缠不过,勉强应下的。”

  “我……我不管!那这次你也得应下!”

  弘恩苦笑道:“说吧,怎么赌?反正这宝剑我是不会主动归还的。”

  我在一旁听得有趣,小声对杨梓宜说道:“外面可能是个道士,来跟和尚打架了,有好戏看了。”

  杨梓宜和弘恩动作一致地白了我一眼,我也不以为意,幸灾乐祸地看弘恩如何收场。

  只听外面那个叫清苦的道士说道:“和尚,你的屋里好像有人,咱跟上次一样,赌男女!”

  杨梓宜听到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弘恩和尚责备地看了她一眼,正要答应,外面那人却改口道:“不行!咱换一个吧,我要是用法术破开你这门你就还我法器。”

  我心想,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么,这门随便一推就开了,弘恩和尚再笨也不会同意的。没想到弘恩和尚笑道:“甚好,你说的,只用法术啊。”

  那道士不屑道:“君子一言,八匹马也拉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