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三章 荒村古宅(2)

第三十三章 荒村古宅(2)

  我心想,这下好了,两个人比拼法术,有的看了,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正要瞪起眼来好好看看,弘恩却小声说道:“小家伙,帮我个忙,把门抵住。”

  我听着愕然不已,正要拒绝,外面那道士喊道:“和尚,我可要进来了。”

  弘恩和尚对我使了个眼色,笑道:“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的本事了,尽管来吧。”

  外面那道士也不多说,口中念念有词,我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反正最后一句我倒熟悉,急急如律令。他念完场面顿时一静,说实话,我有点害怕,这法术要是打在我身上谁知道我会不会飞了,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要闪开,忽然一阵阴风透着门缝吹了进来,我吓得打了个寒战,一脸求助地往弘恩和尚看去。

  弘恩和尚也不管我,笑着冲外面的道士说道:“清苦啊,这外狮子印不错,九子真言你练到这就想着跟人争个长短了?”

  那道士冷哼一声,也不多说,又一阵低沉的咒语从他口中快速念出,这次我留了点心,倒也记了个大概。只听他念道:“北帝之宫,主帅天蓬。力士使者,速至坛中。令叩急速,雷吼雷奔,天阴地黑,日月昏蒙。万魔拱手,符到即从。神兵队队,变化英雄。吞魔食鬼,剪恶除凶。敢违黑律,押至桑铜。收送黑狱,永劫无穷。沉沉长夜,剑刃刀锋。急急如律令。”

  我听着听着就想掩嘴偷笑,寻思道,这道士也没什么不同,破个门都这么费劲。想归这么想,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还是使劲抵了下门。这时候我没注意远处的弘恩和尚,看到他的时候他竟闪身到了我身前!我正疑惑,只见他快速地在我胸前结了个手印,面色凝重地迎了上去,这动作仿佛被放慢开来,因为在他的手放到的同时,我无意间觉察到自己的左肩微微一亮!我还没来得及多想,顿时一股大力向我涌来。我哎呦一声,正要骂娘,可口张到一半顿时又被迎面扑来的尘垢堵住了,身后一片空旷!门,破了!

  在场的四人都愣了一下,我使劲咳嗽着缓了缓神,埋怨道,和尚,你害苦我了,差点挂了!

  弘恩和尚没有看我,生气地瞪着那道士说道:“胡闹!你咋跟你师父一个德行!这招力士使者咒是随便用的么?”

  这时,杨梓宜忽然叫了起来,尖利的嗓音带起了我一身的毛然。只见她慌张地跑了过来,皱着眉头一边擦拭着我的额头一边说道:“流血了,流血了。”

  我没有一丝惊慌,相反,竟笑了起来,应该是怒极而笑。我起身冲着那道士骂道:“你大爷的,想害死你爹啊!”可骂到一半我不由自主地收了口。只见那道士穿的一身休闲,现在不是我感慨道士不像道士和尚不像和尚的时候,因为我感觉眼前这人竟有点眼熟,骂娘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那道士看到我的时候也是眉头一皱,仔细打量起我来,我半天也没想起这人是谁,他却先开口了,“你,你是?程然?”

  他这么一说,我脱口问了句:“你、你是二狗?张二狗子?”

  那道士冷冷地笑了一下,对我提起他的小名还颇有点不满,我见他这样心里却更加确定了,这人就是张二狗。于是骂道:“我操!你咋还没死呢?”说完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又使劲在他的胸膛上锤了两下。

  说到这我得好好介绍下张二狗这个人。

  我小时候所在的村落名叫八角亭,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儿村志上是这样写的:相传明末清初,有一位张姓的员外移居此地,并且大兴土木,好善乐施,解放后,好多建筑大都损坏,唯有村外的八角亭屹立至今,故名八角亭,又名张亭村。

  张二狗是跟我穿同一条裤子的发小,比我小一岁,他小时候对我的鬼点子那是言听计从,偷个西瓜、端个鸟窝、打个群架,毫无疑问都是我的先锋,至于前文提到的过家家纠集人马打架的事那肯定也是少不了他的,当时村里的小孩儿还流传着这么句话:张二狗,胳膊长,抱着西瓜直骂娘,程大头,腿脚快,跑着跑着掉了裆。其实这句话是这么来的,有一次我跟张二狗去偷西瓜,没想到偷了一半让人发现了,年纪小啊,也顾不上谁了,只好撒丫的跑路得了,可张二狗舍不得那西瓜了,愣是抱着西瓜一块跑,这也没有什么,最可恨的是那个看瓜的老大爷,他好像专门跟我作对似的,离着张二狗近都不追,偏偏去追我,我当时害怕啊,也没敢多想,只顾着撒丫子跑路了,跑着跑着裤子掉了下来,我只好跑几步就提一下,从村头提到村尾,再从村东提到村西,那大爷好像抱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心态一样,也不叫骂,在其他孩童的嬉笑中奋力直追,这张二狗也是,人家不追他他还追人家,边追边骂,到最后让人编了这么个段子。过程很搞笑,结局很可怕,我跑到最后是真跑不动了,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心想,就算你揍死我我也不跑了。那大爷跑过来问道,累吗?

  我说累。

  大爷说,那歇歇,待会继续……

  事情的结局大同小异,我俩还是被暴揍了一顿。这件事每每提来张二狗都大声叫骂,最后还对我大失所望地续了个顺口溜:跟着大头混,腰里别着棍,一天挨三顿,死了没人问。

  至于张二狗这个胳膊长,意思是在说他瘦,我小时候脑袋比一般人大了点,所以那些发小给我取了个外号叫程大头。

  闲话少说,张二狗的原名叫张祥福,他的祖上那可是个大户人家,期间一些长辈闲聊的时候,都说张二狗一家就是那个员外留下的子孙,本来我对这也不怎么相信,只是架不住他每每跟我炫耀,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信了。人人都说富不过三代,这话倒也不假,到了张二狗的曾祖父这一辈,正好赶上了斗地主,家境渐渐没落,这些事我不曾了解,只知道村里的一起命案跟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