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四章 荒村古宅(3)

第三十四章 荒村古宅(3)

  张二狗的祖父名叫张富贵,解放初期,家境渐渐没落的张富贵没有继承下祖辈的富有,甚至连温饱都无法解决,当时的社会背景加上贫苦百姓的那点劣根性,张富贵一家可谓是举步维艰,后来,家产只留下一座古宅,再最后,就连这古宅都有人开始觊觎了。

  张富贵育有两子,老大张运平,老二张运安,也就是张二狗的父亲。到了张运安这一辈,家境稍缓,虽不能说富贵有余,可毕竟能够解决温饱了。在农村,长大分家这是必然的,由于张运平年长几岁,自然而然的先入为主,在张富贵的支持下择地起家,盖了一所说不上好坏的土房,分了几分薄田,可还没等到张运安成家,张富贵就一命呜呼了,只留下这么一处古宅,要说薄田,倒也留下了一点,张家祖坟。

  日子虽然贫困,可倒也其乐融融,只是张二狗的母亲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肺痨,话没说几句就喘的厉害,我和张二狗那个年纪几乎吃睡同住,有很多时候他都是住在我家的。

  那天我正睡得香甜,我母亲匆匆闯进来说道:“二狗,你家好像出事了,快出去看看吧!”

  张二狗一听这话最先想到的是他的母亲,一边穿衣一边问道:“婶子,是俺娘又患病了么?”

  我母亲好像比他还着急,催促道:“外面围了好多人,我也不知道,快去看看,别磨蹭!”

  当时我也没多想,快速起身随张二狗跑去。走出家门没几步就见越来越多的人跟着我们一块跑,我也没心情理会了,张二狗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跑着跑着就哭了起来:“娘,娘!”

  跑到张二狗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有的掩面而泣,有的低头叹息。张二狗身子瘦小,一边哭着一边用力往里挤去,我慢他一步,没有率先看到,忽然间张二狗止住了哭声,人群中顿时静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张二狗撕心裂肺的哭喊:“爹!爹!你怎么了!”

  这时候我跟着挤了进来,只见张运安全身抽搐不已,口中有白沫不断地往外涌出,显然意识已经不行了。

  张二狗撕心裂肺地哭喊,任凭他怎么摇晃张运安都不说一句话。过了没一会,张运安忽然间直挺挺地坐了起来,手往里指了一下就又坐倒,抽搐几下后,不再有任何动作。

  张二狗踉踉跄跄地刚要往里面跑去,从里面就走出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中间抬着一个人!没错,那是张二狗的母亲,张二狗忽然不说话了,那种无声的哭泣我永远都记得,因为那是二狗的痛苦,写在脸上,我却无法在心里与他承担!

  二狗静静地看着他们把她放下,还是没有说话,紧走了几步,忽然一头扑倒在地,昏厥过去。

  我默默地流下泪来,二狗的母亲死得很安详,这是他醒来我唯一能告诉他的。那天,全村人都跟着他一起悲伤,只是悲伤之余人人都在猜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二狗的父母一夜暴毙呢?

  三天后,二狗的父母下葬,再见他,二狗悲伤的脸上稚气全无,他颓然地跟在张运平(也就是他的大伯)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这些大人帮他处理后事。

  在农村好像有这种习俗,父母的丧事需要儿子到坟坑中扔秸葶,张二狗在下面正要往上扔的时候,也不知从哪冒出一个邋遢老头,他轻笑了一声,喊道:“孩子,你先停下来!”

  人群中顿时静了下来,不明所以地向那老头看去。

  那老头狠狠地瞪着张运平说道:“那天你让我来看风水我就说了,坟地不能选在这个地方,你这么做到底是何居心!”

  张运平脸色变了一下,疑惑道:“先生,你不必说了,我又找人帮我们看了,这是块福地!”

  “福你妈的地!”那老头怒目圆睁,继续骂道:“我听过祖坟有往下排的,没听过往左右排的,再说了,你看看你这些祖宗有在这边的么!”

  人群中开始议论起来,我也看得真切,二狗家这么多祖坟唯独他父母那个位置没有。

  张运平气愤地回道:“先生,好不好还由不得你说!你是来这捣乱的么?”

  “我捣乱?张运平,你做的孽别以为就没人知道,我知道你是懂点风水,你祖辈上就有这种人!要不也不会富贵了这么些年,我且问你,什么是风水!”

  张运平不屑一顾地白了他一眼,也不答话。

  那老头咬牙说道:“《葬书》所载:‘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众人听得疑惑,那老头也不解释,继续道:“张运平,你这么做就不怕遭天谴么?”

  张运平铁青着脸说道:“老头,你看,这有山有水的怎么不好了!”

  那老头冷哼一声:“是有山有水,可你这坟头所冲何处?”

  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张二狗的坟头所冲是低洼中的一条小溪。

  张运平气道:“这不是水么?”

  那老头怒极反笑,“张运平,藏龙穴是好,可你也得藏得住!今天我就冲着你的父老乡亲说说,不管你们信不信!”说完指了指我们。

  “听过祖坟有对山头的,可没听过有对山凹的,这孩子已经很不幸了,难道你还想让他遭虎口之灾么!”

  这人说的大气凛然,众人都是一愣,仔细看过之后纷纷点头议论,张二狗父母的坟头正是对着远处的山凹之处。

  “我今天不是来说这个的,张运平,所谓死无对证,他父母的死想必你心里清楚,至于这孩子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走!”

  张运平气得骂道:“老先生,我与你相交多年,不忍让你难堪,你快点走吧,别在这捣乱!”

  那老头也不回话,轻轻走到张二狗身边和蔼地说道:“孩子,别怕,今天我给你做主。”

  他说完就拎住了张二狗,作势欲走,张二狗也不反抗,竟傻傻地跟着他走了几步。

  这下张运平不干了,抄起身边的一把铁锨就冲了上来。那老头看似羸弱身手倒也不差,几个回合下来,铁锨愣是没沾到他一分。

  众人也都看出了端倪,这老头却有过人之处,于是纷纷上前拉住,这才停了下来。

  那老头看着众人呵呵笑了起来,说道:“也罢,我今天还真想知道你这是为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