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五章 荒村古宅(4)

第三十五章 荒村古宅(4)

  那老头整理了一下衣衫冲众人说道:“各位乡亲,张富贵活着的时候对我有恩,我本不该介入他们家的纷争,只是我没想到张运平竟如此歹毒!我再三叮嘱,你这块祖坟在哪都好,就不能选现在的这个方位!那天我得知张运安的死没也有什么想法,在张运平的邀请下看了看他们的祖坟,他还让我选了块好的坟地,今天我也是鬼使神差的过来看看,忽然间反应过来,难道你们不觉得张运平死得蹊跷么!”

  老头的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本要上前劝慰的几个大人都停了下来,开始议论纷纷。

  张运平听他这么说,气得直喘,恶狠狠道:“老头,你难道要诬陷我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

  那老头也不看他,反击道:“大家可以随我去这小孩儿家看看,我虽不敢保证,但还是能看出点端倪的。”说罢,他拉着张二狗就走。

  张运平气道:“站住!老头,你欺我太甚!我今天真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住手!大伯,我真想听听他怎么说!”一直不曾言语的张二狗却激愤地打断了张运平的动作。

  张运平一愣,随即问道:“狗子,你难道相信这么个疯子?你爹娘尸骨未寒,这该如何收场!”

  “我就是想听听他怎么说,我、我爹娘不会怪我的。”二狗说这番话的时候,面色通红,这是我看到他脸上的少有的坚毅,倔强得你都不忍心正眼对视。

  那老头笑着拍了拍二狗的头,一脸欣慰地说道:“孩子,这下我反倒希望自己错了。”

  老头说完拉着二狗扬长而去。众人怕他带着二狗走掉,紧紧跟在后面,我当时年纪小,好奇心使然,也想看看这老头到底要干什么。

  匆忙之中,路子倒显得也短,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张二狗的家,这里我来过很多次,却从没有一次像这次般深刻。二狗家的大门是那种老四合院的古式木门,上面未曾掉落的古铜色红漆印衬着它过去的高贵。再往里最先注意到的是东西两片坍塌的侧房,显然,这是历史留下的痕迹。西面的侧房旁边是处古井,紧挨着古井的地方是农村很早时候用的那种石磨,现已废弃。这是我能说得上大的物什,至于其他琐碎的东西,无非是一些土炉,锅碗瓢盆。

  那老头走在院子里四下看了一会儿,也没多说,径直往屋内走去,我身板小,挤进去的时候他正站在屋内呆呆地愣神,众人也不敢上前多问,当时我感觉二狗的家里异常的压抑,隐约间感觉有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我却无法描述。

  那老头忽然皱着眉头说道:“有股腥味儿。”

  经他这么一说我率先明白过来,二狗的家里确实有点腥味儿,好像、好像是那种铁腥。

  众人被他说得都使劲喘了一口,有人说道,这么大的公事,有点铁腥味儿很正常啊。

  那老头也不理会,忽然趴下身仔细闻起来,众人看得惊奇,也不好打扰,小声议论几句后只好随他去了。

  老头走到二狗父母的卧室前,突然停下,指着地上的碎玻璃问道:“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我仔细地看了下,正寻思那些碎玻璃是哪来的呢,张二狗回道:“前不久我打碎了家里的温度表,为这事我爹还打了我一顿。”

  那老头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孩子,你爹生前吃的什么,让我瞧瞧。”

  张二狗想了想走到远处的橱柜前说道:“我娘包的大包子,这还剩下那么多呢。”

  那老头快步走过,也不知他从哪掏出一枚银针,沾了沾水就插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拔出。这下众人明白了,这老头是认为食物中有毒,只是老头看过银针后的表情却更加凝重。

  正在这时,张运平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叫嚣道:“老头,你折腾够了没有,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别想安生地走出这个门!”

  有几个年长点的大人忍不住过去劝慰了他几句,却被张运平的一声冷哼拒之门外。

  那老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也不理会,拎着张二狗静静出神,正当大家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那老头忽然说道:“打桶水来,快给我打桶水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老头回头看了张运平一眼,说道:“希望是我错了。”随即快步地走了出去,一直到那眼古井旁才停下。

  我当时也没注意到张运平的表情有啥不对,只是感觉他异常地焦躁,好像要阻止老头调查一样,歇斯底里地冲到老头身前大打出手。

  众人连忙上前拉住,那老头却不生气,相反,他笑了。笑着说道:“运平,就当是我错了吧,我不追究了……”

  话说到这老头忽然顿了一下,眼神蓦然一转,直勾勾地盯着二狗家的屋门发愣。

  我回头看了一下,心想,这些人都失心疯了么,话怎么就说一半?难道那门也有异常?想归这么想,我还是仔细端详了一下那两扇门,农村的老宅子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二狗家的这两扇门在仔细观看后却有不同,因为他有三个门闩,怎么说呢,就是有三排安置门闩的铁环!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大户人家可能怕盗,安三个门闩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不明白当时那老头为何是这种神情。

  那老头继续笑着说道:“运平,早年的时候我与你的父亲张富贵有旧,期间他跟我提过一本书,《青石卷》,这本书系带着你家的族谱,想必还在吧?”

  这时候的张运平反而冷静下来,和声道:“老先生与家父的关系我还是知道的,我家里是有这么本书,老先生还是别为难我了,想问什么赶快问吧,今天村里的人可都看我笑话了。”

  那老头笑道:“《青石卷》里有一句话你记得不?‘门前三步绕,子孙无烦恼’。”

  他说完也没停顿,忽然指着那两扇门说道:“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