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六章 荒村古宅(5)

第三十六章 荒村古宅(5)

  这字我认得,是个“闫”字,老头说这话有什么意思?

  张运平脸色变幻了数次,迟疑地看了看周围的乡亲,欲言又止。

  那老头冷笑道:“大家都散了吧,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他说。”

  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这些围观的大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好奇,却也拉不下面子,一个接一个的悻悻而去,就连张运平的家人都被他赶了出来。我母亲见我迟迟没有要走的意思,冲我摆了摆手喊道:“快走吧,别看了。”

  这时张二狗说了一句让我特舒服的话,“让大头哥你留下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那老头看了我一眼,不知是何原因,他竟冲我笑了一下,没有拒绝。其实这表情要仔细看是这样的,他先是一愣,眉头紧锁,随后却忽然间笑了,由于变化实在是太快,再加上这些人各怀心事,不曾注意,只有我在心里感觉有点不对。

  我母亲也没多问,走得很利索,出门的时候还顺手把门关了一下。

  众人一走,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张运平和那老头还不说话,这三人竟一致地盯着我看,我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那老头,眼光犀利得犹如一把尖刀,直插心底。我正要发作,那老头转头忽然笑道:“运平,我说了我不追究了。”

  张运平恢复了刚才冷漠的,哼道:“沈先生有话还请明说,你到底为何而来。”

  沈先生?难道那人姓沈?我心里这样想道。

  那老头抬头看天,悠然念道:“溪落青石卷飞花,小磨推香自在家。童颜散尽沧桑事,安恨世人不自察?”

  张运平听他念完,呵呵笑道:“沈先生莫不是看上我家的《青石卷》了吧?”

  这下我确定了,看来这老头确实姓沈。

  沈先生也不接话,笑道:“这藏头诗藏的好啊,妻小同乐,妻小同安,我算知道为什么是安而不是乐了。”

  张二狗疑惑地问道:“老先生,这《青石卷》到底是什么?”

  沈先生笑道:“孩子,这《青石卷》我是替你在要,因为你大伯留着也没用,他也用不到了。”

  张运平脸色一变,不屑道:“你替他在要?可笑之极!我虽不知道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什么用,但也不会愚蠢到拱手送人!”

  “哦?运平,你做的这些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这《青石卷》和这孩子我必须带走!”沈先生顿了一下,补充道:“也罢,我送你个见面礼得了,你要不要?”

  张运平眉头一皱,问道:“什么东西?”

  “宝物!你梦寐以求的宝物!”

  沈先生这番话字字珠玑,我能听得出里面的沉重,只是我不明白张二狗,他忽然瞪大了眼盯着沈先生看,震惊!恐惧!失望!百感交集。

  张运平笑道:“我家有宝物么,什么宝物?”

  沈先生淡淡地说道:“门前三步绕,这就是宝物!”

  门前三步绕?这话我一时想不明白,只是身边的张运平却一直盯着旁边的石磨打量,默然不语。

  沈先生也不管他,看着张二狗笑道:“溪落青石卷飞花,孩子,你家的石榴树怎么没了呢?”

  张二狗面色沉吟地攥了攥拳,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沈先生安慰道:“我不是觊觎你家的宝物,你答我便是。”

  张二狗抬起头看着他,一直在看,对视了一会儿发现那沈先生依然微笑,于是问道:“老先生说的是哪棵?我家原有三棵石榴树。”

  沈先生答道:“你家的水井就在河流的下游,当然是水井旁边那棵。”

  张二狗浑身一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的张运平却接口说道:“这事我知道,前年的时候杀了。”

  “哦?难道就没发现什么?”沈先生一脸期待地问道。

  张二狗回过神来,看了看张运平犹豫道:“既然什么也瞒不了你,还请老先生保密,前年我爹在杀树的时候,无意间挖到两罐铜钱,当时我娘病得厉害,我爹跟大伯商量了一下,偷偷卖了,其实也多亏了它,要不俺娘早就……”

  张运平打断道:“是有这么回事,当时还是我联系的买主。”

  沈先生也不惊讶,叹了口气说道:“果然如此,哎,运平啊,看来你是蓄谋已久了。”

  张运平气道:“沈先生无凭无据,还请口下留德,孩子就在旁边,免得误会了。”

  沈先生冷笑一声,“也是,现在是无凭无据了,别废话,这《青石卷》你给还是不给?”

  张运平看着二狗黯然道:“这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爹娘,我以后总要拉扯他长大的,哎……”

  “少绕圈子!我告诉你,这石磨本身就是一件宝物!我相信你在私下里已经找了很多遍了,没找到吧?怎么样,只要你拿出《青石卷》我就说得再具体点。”

  张运平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也没说话,随即转身,匆匆地走了出去。

  这下我倒楞了,小心问道:“沈先生,他干嘛去了?”

  沈先生没有回答我,反而笑着冲我说道:“孩子,这家人以后就没有了,回去还请你传达一下,这里的水不能喝,你一定要记住,知道吗?”

  我有些不解,追问道:“为什么?”

  我正想听他解答,旁边的二狗忽然上前一步,插嘴道:“老先生,我爸妈是大伯害死的么?”

  沈先生一听这话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想也没想,喝道:“不是!”。

  张二狗吃了个闭门羹,灰头土脸地退了回去,没想沈先生又弯下腰和声说道:“孩子,以后你就跟我了,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大人的事你少掺和。”

  说到这,门吱呀一声又开了,只见张运平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从怀里取出一件物事,又快速地递给了沈先生。

  沈先生接过,打开外面包着的青布包袱看了看,问道:“怎么是个残卷?”

  不知张运平的心里是激动还是刚才回家拿东西走路累的,微喘地说道:“就这一本,祖辈上留下的,爱信不信。”

  沈先生看了看他,眉头紧蹙,好像还有数不清的疑问。我当时也没在意,只是特别好奇他拿的那本书。

  这本书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之物,古朴的青色扉页,数不清的丝线订制,厚重得都让人感觉踏实。可最后发黄的书页又异常醒目,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撕开的,难道这书里面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