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七章 荒村古宅(6)

第三十七章 荒村古宅(6)

  在一旁久等的张运平不耐道:“沈先生既然知道这本《青石卷》,难道还不知道它本身就是个残本么?”

  沈先生慢慢回过神来,说道:“当年你父亲张富贵虽然跟我提过这本书,但也仅仅是提提罢了,我未曾翻阅。”

  显然,张运平要听的不是这些,摆摆手笑道:“沈先生既然拿到了《青石卷》,还请你赐教,这石磨到底有何端倪?”

  沈先生淡然道:“告诉你很简单,我最后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你家祖上到底是什么人?”

  话说到这,就连张二狗都疑惑起来,一脸诧异地看向张运平。

  张运平听他这么一说,也有点犯晕,问道:“沈先生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这关我祖上什么事?”

  沈先生说道:“难道你对自己的祖上不好奇么?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财力,居然繁荣了几百年,况且、我直说了,这石磨非同一般,无价之宝!”

  张运平一听是无价之宝,面色一喜,笑道:“先生既然这么感兴趣,我让你看下家谱好了,至于先祖,我是真不知道。”说完,他又从怀里取出一件物事,一边打开一边说道:“这族谱跟《青石卷》本来就是在一块的,幸亏我都带了过来,要不还得跑一趟。”

  沈先生也不听他废话,顺手接过,打开一看,竟是一张发黄的牛皮纸!透过纸张,我简单看了一下,好多我不认识的字,有的虽然好认,像是繁体字,但越往上看我越迷糊,竟一个也不认识!

  沈先生边看边嘀咕:“厉害!这是我见过的最全的族谱了,照样子推算上去,应是明朝的时候就有了。”

  沈先生说着说着忽然不说了,一脸疑惑地看向张运平,问道:“为什么你祖上最前面的几个人都被划掉了?”

  都划掉了?我耐不住好奇,踮脚看了看,是的,前面几排的人物竟都用笔墨划掉了,而且一看就是故意划掉的,我疑惑之余也在想,这里有什么事是不能让后人知道的呢?

  张运平好像一点都不为怪,不耐烦地说道:“别说是我不知道,就是我爷爷也不曾知道。”

  沈先生看他说话的神情,不似有假,也没多问,又仔细打量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嘀咕道:“张什么修,张同为……你这族谱能看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这个划了一半的,张什么修。”

  听沈先生这么一说,我顺口说道:“张静修?张允修?还是张嗣修?”

  三人一愣,一齐向我看来,随后都向那划掉一半的名字看去,又一番打量后,沈先生说道:“我只能看出这个‘修’字了,不知道是什么修,小家伙,你好像知道的样子。”

  我看他那惊奇的模样,幼小的心里顿时有点自豪,笑着说道:“也不知道,就是读了许多书,随口一说罢了。”我说到这,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张口问道:“有没有叫张同敞的?”

  沈先生一听这话,面色大惊,随即冲我说的放眼找去,只是一看,大失所望,说道:“有的名字还是划去了,没有这个人。”

  我也没多想,说道:“那应该有张同奎这个人了。”

  “张同奎?有!”沈先生大喜道。

  不待众人发问,我笑着拍了张二狗一下,说道:“好你个二狗,居然也是名门之后,说别的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张居正你们一定认识!”

  我正想有意卖弄几句,这时的沈先生却忽然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再说,让他们有何面目去见祖宗。”说到这,还有意无意地看了张运平一眼。

  张运平丝毫不关心什么张居正张居歪的,一脸谄笑地问道:“那这宝贝到底在哪?”

  沈先生冷哼一声,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这石磨里面应该是玉,这是块用玉石打磨成的石磨。”

  张运平一听,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笑着追问:“那这玉有多大,先生能看得出么?”

  沈先生冷笑道:“我要是你就希望它小,因为越小的东西就越证明这块玉价值连城!”

  张运平微笑点头,匆匆跑到那石磨面前小心抚摸起来,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沈先生看着张运平围着石磨转来转去,也不多说,没有丝毫喜悦之情,相反,依旧眉头紧皱,我虽不知他在想什么,但能猜得出,这一定跟那《青石卷》有关。

  待张运平的高兴劲稍缓,沈先生催促道:“你还别高兴得太早,福兮祸所依这句话你应该明白,是不是你的还真不一定。孩子的父母还未下葬,你先把公事办了再想其他的吧。”

  这时,张二狗忽然双膝一软,直直地跪了下去,大哭道:“老先生,求你为我做主,为我爹娘做主!”

  张运平楞道:“狗子,你这是为何?”

  张二狗泣不成声,只是一个劲地磕头,到最后额头都沁出血来,却依然没有停下。

  沈先生皱眉道:“孩子,好了,别磕了,你这是怎么了?”

  “你们、你们别以为我听不出!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我虽然年纪小,可是是非曲直我还是能认的,我大伯害死了他们!求你让警察抓他!求你!求你……”

  张运平正要解释,沈先生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这么固执,我也没办法帮你,孩子,你跟我走,以后会明白的,相信我就跟我走。”说完作势欲走。

  张二狗开始不以为意,却没想到沈先生竟真的开门而去,渐行渐远,最后再也忍不住,一边跑着一边哭喊道:“老先生,我跟你走,求你等我处理完父母的后事。”

  沈先生转身道:“也罢,张运平,这公事你也别做了,我再帮这孩子一次。”说完拉着二狗朝张家祖坟走去。

  张运平还有些不放心,紧追了几步,没想到张二狗忽然转身,恶狠狠道:“大伯,最后一次喊你一声大伯,你别过来,求你!”

  张运平看着二狗凶神恶煞的表情,一步也迈不过去,顿时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