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八章 荒村古宅(7)

第三十八章 荒村古宅(7)

  我紧紧地跟在两人身后,既不落下也不靠近,一边走一边寻思,既然张二狗一家是张居正的后人,那他划掉那些有名的人物却是为何?想到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原先读过的关于张居正的事迹,这才知道了个大概。

  张居正这人的生平事迹在我看来远没有他的下场印象深刻,因为他生前的一些改革和整顿,严重损害了大地主、大官僚的利益,所以在他死后,有些人开始了肆意地报复和攻击,在谗言的鼓动下,神宗皇帝终于神志不清,下令抄家,削尽其官秩,迫夺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而且张居正也险遭鞭尸。家属饿死的饿死,流放的流放,后万历在舆论的压力下中止进一步的迫害。一代能相之家落得如此下场。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个张同敞,其实史书上有记载,我只是记住罢了。张同敞是张居正的重孙,也是明朝一个稍有名气的官,后被清兵所杀。张同敞死后,张居正的后人已无从查起,据说还有一个叫张同奎的重孙,当也时不知流落何处,在看到二狗家的族谱后我才明白,看来确有张同奎这人。

  我想,二狗家的族谱之所以被划掉可能是迫于当时的政治,再简单点说,就是为了避难,隐姓埋名。

  “小子,给我取三块石头来,别太小也别太大。”远处的沈先生突然冲我喊道。

  被他一喝,我这才回过神来,居然这么快又到了张家祖坟,随即心里寻思道,别太小也别太大,这不是折腾人么?谁知道你说的大有多大,小有多小。我也没仔细问,随手取了旁边的三块石头,走过去递上,问道:“老先生不是说这坟地不好么?为什么还要埋在这?”

  沈先生回道:“对我也不难,改下地气就是,做个阵法,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又来了兴趣,追问道:“那先生所布何阵?”

  沈先生好像对我很是喜欢,笑着说道:“说了你也不明白,这阵叫三才归元阵,就是改过后返璞归真,不好也不坏。”

  我笑道:“先生居然相信这些,我可不以为然,世人要都信这些,那还了得。”

  沈先生冷哼一声,不屑道:“小孩子懂啥,祖宗留下的东西,岂能是你一个人看得透的!”

  他说到祖宗我忍不住看了一眼二狗,只见他目光痴傻,呆呆地盯着自己父母的骨灰发愣,不喜不悲。于是劝慰道:“二狗,想开些,以后还有我呢,这几天也没跟你说几句话,有我在保证让你饿不着。”

  二狗看着我,眼睛勉强地忽闪几下,算是会意。

  沈先生拿着我递上的石块,沉思一番,对着二狗父母的骨灰摆了个三角后,起身说道:“孩子,再看你父母一眼,我要填土了。”

  二狗又一次默默流下泪来,我看着不忍,走到坟前虔诚地磕了几个头,随即站起,朝其他祖坟一一磕去。

  沈先生一边填土一边喊道:“你这孩子怎么了?”

  我没理他,待一一磕完之后回道:“张居正的后人,说实话,我很敬佩。”

  沈先生点头道:“看不出,你这孩子还懂得很多,也很有礼数,我倒有些惜才了,要不你和二狗都跟着我吧。”

  我被他这话噎得不轻,问道:“二狗真的要走么?你为什么要带他走?”

  沈先生答道:“我就是来带他的,不让他走跟着谁?再说,谁也不富裕,拉扯一个孩子就很吃力了,别说两个,小孩儿,你做不了主的。”

  我沉吟片刻,暗想,这老头说得倒也在理,二狗要是留下确实不好生活。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我随口问道:“老先生为何一直提那《青石卷》?这到底是本什么书?”

  沈先生一愣,笑道:“告诉你也无妨,这本书说来神奇,我也没研究透彻,好像是一部法门,却也不是,还记载了一些奇闻异事,总之,是个好东西罢了。”

  他说完的时候,坟坑已经被填平了,想了想没有继续,扔下铁锨说道:“就这样吧,凸出来反而不好了,走,随我去取一件物事。”

  我惊奇道:“什么东西?”

  “《青石卷》!”

  “那下半卷?难道你知道在哪?”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有迹可循。”

  沈先生说完这番话却不离开,呆呆地盯着我们下面的村落发呆。我俯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小心问道:“先生怎么了?”

  沈先生也不理我,来回踱着步子,口中念叨:“门前三步绕,门前三步绕……到底还有什么意思?”说罢还低头划了几下。

  我走进一看,发现他已经划了好几个“闫”字。

  又是闫!这个字能有什么意思?

  忽然,沈先生面色一缓,喜道:“可能是那了,走!”

  说完他就拉着二狗招呼我匆匆走去,这时正是晌午,天气热得厉害,一路我也没遇见几个人,走到自家家门的时候,沈先生还没有停下,这下我忍不住了,问道:“先生这是要往哪去?”

  “村头,八角亭。”

  “八角亭?这就是‘门前三步绕’的意思?”

  “别问,待会我告诉你。”

  很快地,我们三人来到了村头的八角亭,只见沈先生快速地走了进去,左看看右看看,还不时敲击着亭柱,见没有什么发现,又陷入一片苦思当中。

  我问道:“是这儿么?怎么可能?这都走了几步了,还门前三步绕。”

  沈先生不耐烦道:“你懂啥,原先的张家可是很大,张家大院的大门就是你们的村头,现在落寞了而已,肯定是这,这八角亭离张家大院的大门也就三步。”

  我回头目测了一下,正如这老头所说,八角亭离村头却有三步。虽然如此,可我还是疑惑,这八角亭我来过无数次,怎么能藏得住东西?即使要藏会藏在哪呢?

  沈先生所有的方法都试了,甚至连上面的每一片土瓦都看过了,可还是没有,就在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沈先生嘀咕道:“难道不是这句?难道是溪落青石卷飞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