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三十九章 荒村古宅(8)

第三十九章 荒村古宅(8)

  溪落青石卷飞花?

  这句古诗难道也有深意?

  在我看来,这只是一首略显惆怅和沧桑的诗句罢了,不过,在听说二狗家的石榴树下有宝藏后我也着实吃惊了一把,即便如此,在这众人所熟的八角亭,它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住东西呢?何况是一部残卷古书!

  沈先生的情绪开始变得有些焦躁,他拿出那本《青石卷》随手翻阅,或许想在里面找点线索。我打眼看了一下,没有一个字是我认识的,上面的字迹弯弯曲曲,看着像篆体,却也不是,好像又有些像象形字,不过又似是而非。一时三人无语,天气又热得厉害,无聊之余我望了望流水潺潺的村旁小溪,忽然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心头!

  溪落青石卷飞花!

  我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没有说话,认真地盯着村头的每一处场景。沈先生猛然抬头,似乎对我的举动一点都不惊讶,跟我对视一眼后,我们异口同声道:“青石!”

  这下倒把张二狗吓了一跳,语调有些颤抖地问道:“什么青石?”

  沈先生笑道:“只要找到那块石头差不多就找到了。”

  我见二狗他还有些迷惑,有些卖弄地讲道:“‘溪落青石卷飞花’,你看啊,原先的张家大院就是整个村庄,这门前三步不就是村头所在么?村头能有什么?”

  二狗倒也很配合我,傻乎乎道:“不就是八角亭么?”

  我看了一眼身旁正对我颔首微笑的沈先生,笑道:“这八角亭看似最有可能,其实不然,二狗,你看咱村的那条小溪,从山下一直蜿蜒至此,也就是说,小溪的下游有一块石头,而且石头旁还很可能有一棵树。”

  二狗皱眉又嘀咕了一遍那首古诗,忽然抬头,紧紧地盯着村头的一棵千年古槐,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

  说实话,要不是沈先生一再念叨这首古诗,我们还真想不到这棵槐树。尽管它年代久远,可在众人的印象里,却没有一点特别,因为随着村里老人年复一年的膜拜,在我们这些小孩的心里慢慢产生了一种蔚然如风的感觉,亲切、自然,像一位站在村头等待孩子归家的老人……

  可即便这样,在这棵槐树下去哪找那块年代久远的青石呢?

  说做就做,我们三人迫不及待地往那棵槐树走去,今日一向低落的张二狗却一马当先,跑在了我们两人身前,可惜,他只一看就灰溜溜地走了回来,埋怨道:“地上连根毛都没有,哪有什么石头。”

  沈先生也不灰心,走过去认真排查一番后冲我问道:“小子,这里以前也没有什么石头么?”

  我环视一圈,答道:“印象里还真没有,只知道村里的老人为这棵槐树立的这个庙。”说着我还顺手指了一指。

  沈先生早就看到这个土庙了,听我说完,向着土庙抱拳一礼,郑重道:“扰了你的清净,还望见谅。”说完他从怀里取出几个看似木楔的东西,握在手中冥想不已。

  他手中的木楔却不像木匠用的那种,因为它上面还刻着一些花纹,朴实中透着精巧。

  沈先生慢慢地迈出一步,这一步看似随意却又无比凝重,我看他那表情好似是在计算什么。终于,在他迈了大约五步之后,拿出第一枚木楔,随手插入地底,随后起身,又是一番繁琐的计算后,把另一枚木楔插入。我和二狗等了大约五分钟后,沈先生已经把手中的木楔全部放完,而从他所放的布局来看,刚好围着古槐围了一个很大的圈子。

  二狗见他走了回来,问道:“老先生这是干什么呢?”

  “探气。”

  说罢,他盘膝而坐,再不多说,恍惚间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再睁眼,沈先生却满脸狐疑,眉头苦皱。

  我上前问道:“先生怎么了?”

  沈先生默默看着我们两人,欲言又止,最后说道:“刚才我借助阵法卜了一卦,艮卦为山,此乃奇穴也,我看不透,哎!”

  我还是不解,追问道:“可先生为何如此惆怅呢?”

  沈先生看着我说道:“小家伙,你书读得不少,知道这个艮卦是什么意思么?”

  我一愣,默然摇头。

  沈先生也不管我懂不懂了,接着说道:“我竟在这卦象中算到了自己,这艮卦无非就是在说一个‘止’字,止其所当止,行其所当行。确切地说,它在告诫我止其限,意思是说,让我快成功的时候抑制自己,哎!那下半卷看来注定与我无缘,不找了,走吧。”

  我听他说完,变得有点不屑起来,皱眉道:“不是还有一个行其所当行么,做你应该做的事,你怎么就知道你不应该找下去了呢?”

  沈先生听我这话,脚步一顿,沉思一番后说道:“这是天数,既然天要阻我,不得不放弃,或许找到它不会是件好事,顺其自然吧。”

  我切了一声,冲着沈先生的背影喊道:“你不找算了,那我问你,这里到底有没有?”

  “我说了,艮卦为山,奇穴。有,但不好找。”

  沈先生一边说着一边去取嵌在地里的木楔,我没想到他竟如此固执,只为一个卦象就将刚才的付出付诸东流了,心里无奈地冲着地上的一块石子踢了过去。

  这一踢倒没有什么,无巧不巧,我竟把这块石子踢向了旁边的石碑!那块屹立村头、记载着村志的石碑!

  我快步走去,围着石碑转了两圈后,兴奋地爬了上去,冲着沈先生喊道:“老头,你说不好找,在我看来也忒容易,你说这块是不是青石?”

  沈先生听我叫他老头,生气地瞪了我一眼,见我居然爬到了石碑上面,翘着二郎腿对他耍横,一时忍俊不禁,笑道:“这哪是青石,分明是后人立的一块碑罢了!”

  我也没跟他争辩,摇头晃脑地继续傻笑。沈先生冷笑一声,正要蹲下身继续去取木楔,可这腰一时弯不下去了,脸上的笑容随即凝固,呆呆地盯着我看,惊恐、诧异、欣喜、疑惑,一层层的表情在他脸上反复闪现,但直到最后也没有说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