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章 青石古卷(1)

第四十章 青石古卷(1)

  要说他诧异和欣喜这是我能理解的,因为我坐的这块石碑下面正有一块青石!石碑是用水泥砌在青石上面的,乍眼一看是看不出端倪的,或者说,没有人会想到这石碑下面的石头正是我们苦苦寻找的那块青石。但沈老头的脸上伴随着惊恐和疑惑这就是我无法解释的了,我当时还幼稚地猜想,难道沈老头见我找到了这块青石感觉自己丢了面子?

  我见他还是一副痴傻的表情,调笑道:“老头,什么奇穴,什么艮卦为山,我这不是轻易地就找到了?”

  二狗最先醒悟过来,张嘴喊道:“老先生,大头哥真的找到青石了,你看,这的确是块青色的石头!”

  沈先生再不多说,老迈的身骨好似年轻了十岁,几个大步就跑了过来。他蹲下身子,来回打量石碑下面的这块石头,围着青石转了几圈后,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是这块青石不假了,而且还是块能生长的石头。”

  我得意道:“老头,我厉害吧?什么天意,再大的难题放到我这里还不是手到擒来!”

  沈先生倒不生我气,笑着回应道:“你这小家伙我见你第一眼就觉得奇怪,这么古怪的一个墓葬居然让你破了。”

  二狗看惯了我邀功的嘴脸,不耐烦道:“老先生,这里是一处陵墓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沈先生也不答他,微笑地看着我,眸子闪亮得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影象,甚至是每一根头发。

  我被他盯得错愕不已,还没来得及说话,沈先生笑道:“小家伙,不简单,看来我那卦象与你有关,恐怕这《青石卷》的下半部也多与你有关!这下我倒疑惑了,你能有什么秘密连上天都要阻止我找到这本《青石卷》了,看来这个顺其自然也多半因你而起。”

  他说的这些话我一句都没听懂,心想,即使我再厉害你也不能给我戴这么大一顶帽子吧。

  沈先生见我不说话,接着说道:“走吧,先回去再说,现在不找了。”

  我翻身跳下,叫嚣道:“哪能说不找就不找,何况青石就在我们眼皮底下!”

  我一边表示着不满一边扒拉了几下青石旁边的泥土。由于青石挨着旁边的河流,土壤倒也松软,扒了几下后我就禁不住咦了一声,这块青石居然越扒越大,好像生了根一般。

  沈先生也没阻止,笑道:“我说了这是块能生长的石头,你挖不出的。”

  我想想也是,这块石头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挖出,石碑也不会砌在这上面了,正要停下询问几句,二狗忽然惊呼一声:“大头哥!别停,好像、好像有字!”

  我定睛一看,果然,在青石与土壤结合的根部露出一段平滑的凹槽,显然是楷书的笔划。

  二狗也不多说,蹲下身也挖了起来,大约挖了十公分以后,我抬头对沈先生说道:“老头,这好像是个‘大’字。”

  沈先生拍了拍我身上的泥土,用脚把周围的土又都填了进去,说道:“小家伙,我们现在不能挖,先回你家吧,我们晚上再来。”

  经他这么一说,我神经质地环顾四周,笑道:“也是,先回去,万一真挖到宝贝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沈先生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点头道:“聪明!”

  再说张运平这边,自从沈先生指点他石磨的事以后,竟连公事也不管了,一直没见他露面,有几个乡亲站在马路上偷偷议论,见我们三人走来,纷纷投来讶异的目光,然后轰然而散。

  二狗明显有些不自在,神情再次黯然,难过之余忍不住抓住了沈先生的衣袖。沈先生安慰似的牵过了他的手,也不言语,在我的带领下直奔我家。

  母亲见我把沈先生带了回来,虽然疑惑,还是很客气地招呼道:“老先生来了啊,快屋里坐。”

  沈先生忙回礼道:“打扰你们了,我也没事,就是来坐坐。”

  寒暄一番过后,我母亲端上一杯茶,说道:“老先生,你一来我们村就跟炸了锅一样。”说完征询地看了我一眼。

  我略有迟疑,正寻思要不要实情相告,没想到沈先生倒爽快,开口道:“也不瞒你,你们都知道的,还是不要明说了,二狗的父母应该是吃了假盐,慢性中毒而死。”

  “妈,老先生还说二狗家的那眼井是不能吃了。”我随口补充道,本来还想多说几句,我母亲却中途打断道:“我知道了,不说这个了,二狗呀,你要是觉得这里好呢,以后可以来这住。”

  二狗喝了几口茶,慢慢流下两行清泪,抽泣道:“婶子,谢谢你。”

  沈先生咳嗽了一声,说道:“程然是吧,小家伙不错,很聪明,你先跟二狗出去玩吧,我们大人说几句话。”

  我虽然百般不愿,可在母亲恐吓的眼神注视下还是拉着二狗走了出来。我当时也没有玩的心情,站在院子内有一句没一句地安慰二狗,二狗心不在焉地随着我的话频频点头,虽然如此,其实我们两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要谈什么话上。只见沈先生时而惊奇,时而感慨,时而轻叹,时而远远地打量我几眼,反正到最后我觉得这是四人的一出双簧戏,我和二狗只管出声,他们二人只管对对口型,到最后,我愣是一句也没听到,但从沈先生的表情来看,毫无疑问,关于我的话题是最多的。

  伴随着一阵笑声,沈先生忽然冲我喊道:“程然,进来吧,我刚才还想把你也带走的,看来你母亲是坚决不放人了,也罢,相见就是缘分,这个你拿着吧。”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枚我见过的木楔,轻轻放在桌上,然后很有深意地说道:“再见我,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咯,或许也不是你一个人了。”

  我看到沈老头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妈,你们聊的什么啊?还不让我们听到。”

  “没什么,老先生给你算卦呢,呵呵。”

  我狠狠地白了沈老头一眼,不屑道:“老封建,迷信吧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