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一章 青石古卷(2)

第四十一章 青石古卷(2)

  下午,我父亲下班回来后特意为沈先生摆了一桌好菜,席间相谈甚欢,不过我父母在得知二狗将要随沈先生而去的时候,难免有些不舍,嘱咐了好多话,伤感之余三人多喝了几杯。

  沈先生醺态可掬,我父母想趁机问问他的底细,哪想他口风甚严,每次谈到这个话题都让他巧妙地敷衍过去,最后,他看着漆黑的夜色冲我笑道:“小老居无定所,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只是我不知到了那时是好是坏。”

  我父母一愣,只见他大笑着起身,拿过院子里的一把铁锨说道:“小家伙,天色已晚,你还去么?”

  我慢慢回过神,点头应去。

  这次沈先生没有带上二狗,只叫了我一人前来,一路上我还寻思,这老头到底是何用意,大晚上的为啥只叫我一人前来,甚至连我父母都没说一声,难道他怕宝贝少,人多不够分的?

  沈先生在那块石碑前停下,环顾一圈,确定没人后说道:“小家伙,你去挖吧,我看着。”

  这时的我是彻底对他失望了,狠狠嘬着牙花子骂道:“你这老头,凭什么我干活你看着,欺负我年纪小是吧?”

  沈先生没有责备我,淡淡地说道:“我说过,既然是艮卦我肯定会停止,顺其自然。今晚谁都不能挖,唯有你,这里面的东西我也不要,一切都依你,我就是看看,你不想挖,那我们回去吧。”

  我没好气地骂道:“牛鼻子,说得还这么玄乎,瞧好了,到时我要挖到金子,一份都没你的。”

  说完我就拿着铁锨挖了起来,沈先生在一旁看着,一句话不说,我时不时停下拿手电照照。渐渐地,白天的那个‘大’字慢慢露了出来,在我又挖了几下后,小声喊道:“老头,这不是个‘大’字!……”

  “是不是个‘太’字?”

  我一愣,诧异地冲他点了点头,心想,他是怎么知道的?

  沈先生摆了摆手,简短道:“你继续。”

  我泄了气一般,无奈地继续往下挖,虽然还是挖不到底,但我已经把青石的一圈清理出了一个浅坑。又往下挖了大约二十多公分,我拿着手电照了照,小声说道:“太、太……”

  “太岳!”

  我听他一说,这才确定,的确是“太岳”两个字,随即气道:“老头,既然你那么清楚,为啥还要让我挖,我不挖了,你说吧,下面还有什么。”

  沈先生还是站在那个位置,离着我有点远,借着漆黑的夜色鬼里鬼气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你不是读了很多书么,太岳老人不正是张居正么?”

  我仔细一想,确实如此,张居正自号太岳老人,今天的沈老头也太过奇怪,我居然有点傻了,也不多说,继续埋头深挖。

  “太岳”两个字露出来之后,再没有其他发现,我也不灰心,认真地清理青石一圈的泥土。大约二十分钟过后,外围堆积的泥土已经很高了,浅坑也变得深了起来,我很奇怪,这青石离着河流这么近,为什么这么深了,竟没有一点积水呢?站在一旁的沈先生也是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我又挖了几锨后,再也无法忍受,没好气地把铁锨扔在了地上,正要埋怨他几句,没想到铁锨忽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似乎碰到了坚硬的东西。我还没问出口,天空忽然轰的一声,炸响开来,紧接着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我远远看到,沈老头正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看着我愕然不已。

  说实话,我心里非常害怕,这道闪电来得也太突兀,沈老头惊恐而扭曲的脸就像一条毒蛇,冲着我撕咬,却迟迟不肯进攻。

  沈老头快步走过,看了看坑下又看了看天后,手指连动,嘴里念念有词,一时间竟僵在原地。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这时候我不能发问,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慢慢拿起那张铁锨,借着灯光看去。这不看还好,越看我越是疑惑,只见坑底露出一段青铜小角,样子古朴之极,一时竟不能分辨是什么。我小心清理了一下,这才发现,地底下的东西居然只是冰山一角,大有越挖越大的趋势。

  我回头看了看沈老头,发现他还是紧闭着眼睛,眉宇犹如刀刻。当下也不管他了,蹲下身小心地清理。

  我慢慢往下挖了数尺后,打量了一眼这些青铜,只一看,我再也无法站住!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正在这时,沈先生的眼睛蓦然一张,紧紧地看着坑底。

  我没在他脸上看到任何我想看到的表情,他简单地瞥了一眼后,看着我说道:“我刚才卜了一卦,否卦,大凶之兆,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这种卦。”

  我听他说得镇定,虽有疑惑,但还是惊恐地说道:“老头,不挖了!我们走,这、这、这居然是一具铜棺!”

  老头看都没看那具铜棺,确定道:“是的,铜角铁棺!”

  我没想到他竟如此镇定,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惧,问道:“老头,这铜棺里面有什么?见过木棺材,还从未见过这种铁东西,你瞧瞧上面的花纹,跟古时候的官袍倒很像,太、太邪门了!上面都生出绿色的铁锈了,我们、我们走吧,不挖了。”

  沈老头这才看了一眼那具铜棺,说道:“古时候用铜棺,不外乎这两种可能,第一,死者在下葬的时候就可能已经尸变,第二,棺材里面有特别凶煞或者很特别的东西。”

  我听他这么说,心想,这不是扯淡么,无论哪种可能我都不会挖的,匆忙爬上土坑说道:“不挖了不挖了,我们走吧。”

  沈老头一把拉住我说道:“小家伙,否极泰来你知道么,刚才我算的虽是否卦,但你不要害怕,因为这是最凶险的一卦,往往到最后却是豁然开朗,无往不利之象。”

  我心里虽是百般不愿,但看到沈老头那双坚毅的眼睛后,略感平静,问道:“我该怎么做?”

  沈老头冲着铜棺说道:“只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