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二章 青石古卷(3)

第四十二章 青石古卷(3)

  我没有急着跳下去,反复思量一番后说道:“老头,你别骗我,张居正的陵墓肯定不在这,好像是在湖北吧,但现在青石上写着‘太岳’两个字,我不明白了,难道湖北那个陵墓是假的?”

  沈老头说道:“这个棺材里,我敢肯定不是张居正的尸首,或许只是他的后人为了祭奠方便做的,但毫无疑问,这里面的东西非同小可!”

  他说完这番话,忽然刮起一阵凉风,紧接着闪电骤急,慢慢地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沈老头看了看天色,随即目光转向那棵千年古槐,催促道:“我也不逼你,你要是继续,时间可不早了。”

  我的心忽然间静了下来,不是我不害怕,因为现在的情景越来越诡异了!沈老头盯着的那棵古槐竟然一动不动!远处的其他树木都被风刮得左右招展,而这棵古槐……借着一道闪电,我忽然感觉古槐旁的那处土庙也变得森然起来!风轻轻地掀起了那块红布,伴着随后而来的一声雷鸣,恍然间,我不知沈老头何时挡在了我的身前,只听他轻轻说道:“你继续吧,这里我来应付,不要回头!”说着,他慢慢走了过去……

  我转过身,没有回头,虽然好奇,可现在的我却不想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随手抄起那张铁锨,跳下土坑就挖了起来,尽管脑子里乱哄哄一片,但借着清凉的雨水我知道,这不是梦!我没有去想铜棺里的诡异,也没有去想身后土庙的阴森,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沈老头,他确实不是一个常人!但我也并不在意这些,我关心的是,沈老头到底是不是一个好人!

  铜棺附近的土渐渐被我清理干净,露出一具完整的铜角铁棺,我试着推了一下,本想这具棺材我肯定是打不开的,哪想它吱呀一声竟动了!声音虽小,却远大过四周的雷声,蓦然间,我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看我。

  再回头,沈先生旁边的那处土庙已经点起了香火,他虔诚地跪在那里,扭着头跟我对视。

  我笑。“老头,好了,你过来打开吧。”

  沈先生会意,冲着土庙拜倒在地,起身朝我走来。

  他的每一步仿佛都踩在我的心上,沉重、烦闷、慌张……

  可我还是笑,随手抓紧了那张铁锨,只是到后来我笑不出来了,因为有一声无比犀利的笑声划过!毛然的同时彻底把我推向了恐惧,就连沈老头也诧异地停了下来!

  那不是沈老头!借着闪电的光亮,一个人慌张地从村头跑来,衣衫褴褛,我看清了!那是张运平!

  “哈哈,呵呵,哈哈……我发财了,你们都不要跟着我,臭婆娘!你滚啊!滚!”

  “老家伙你怎么了?别吓我!你站住!欢子,欢子!快!追上你爹!”

  张运平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他们没有一刻停留,匆匆追着张运平去了,走到我们附近看都没看一眼!

  半晌,我看着三人的背影问道:“老头,他、他怎么了?”

  “他疯了!”

  沈老头慢慢走到我的身边,叹气道:“哎,人为财死,这就是命!”

  “你可以阻止的对吧?为什么你不阻止!老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阻止不了!我要是能阻止二狗的父母也就没事!傻小子,你听好了,这就是人心!”

  这是沈老头第一次对我呵斥,歇斯底里,铿然有力!我回过神,感觉流进嘴里的雨水开始变得苦涩,却依然笑道:“老头,你打开吧,里面有再好的宝贝我也不会要!”

  沈老头静了下来,仿佛这一刻他苍老了十岁,看着我和蔼道:“你开吧,我看着,小子,我很喜欢你,只要你跟了我,我可以传你一身本事!”

  我莞尔一笑,不屑地推了一把那具铜棺。机械的声音慢慢响起,透过缝隙,我发现里面一片光亮!可眨眼间,光亮转瞬即逝,里面又变得漆黑森然!

  “长明灯?”沈老头咦了一声,惊讶之极。

  我没有理他,因为此刻我忽然感觉铜棺里似乎涌出凛冽的寒风,吹得我瑟瑟发抖。即便这样我都没有停顿,卯足了力气,将棺盖一推到底!

  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沈先生已经翻身跳下,兔起鹘落间快速地在铜棺四周钉下四枚木楔,手指连动,口中念念有词。

  我拿着手电爬了上来,只一照就彻底傻了,木然道:“老、老、老头,好像、好像是件龙袍!”

  沈老头也变得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回话。也难怪,铜棺里的东西实在是太震撼了,借着灯光,里面被印成了一片金灿,耀眼夺目,华贵尽显,巧夺天工得不得不让你折服!

  沈老头看了半晌,皱眉道:“小子,你进去把它拿出来,快,注意一点!”还不容我多想,他就把我抱了下来,轻轻放进了那具铜棺里。

  这下我是彻底慌了,心想,坏了,这下要死在这了,难不成这老头要把我活埋?

  沈老头见我愣神,催促道:“快!”

  我脑袋虽然变得有点不太灵光,可反应却也机敏,暗想,我先把这龙袍抓紧了,量他也不敢怎样。于是随手去取那龙袍,拿到一半的时候,从龙袍里划过一件物事,借着沈老头照来的灯光,我喜道:“老头,是本书,看,的确是《青石卷》的下半部!”

  我本想沈老头会翻身去抢,同时也做好了下黑手的准备,哪曾想他却叹道:“还真在这里,我说了,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我一件不取。”

  我心里虽是不解,可又无比高兴,不由得自责道,看来我是错怪他了。回过神看了一眼手里的龙袍,这才感觉它丝滑温软,如捧软玉,也没细想,弯腰又去取那青石古卷的下半部,只是我又看到了一件很特别的东西,忍不住停了下来。

  沈老头在外面还要催促,我打断道:“老头,你什么时候把这木楔订进棺材里了?我怎么没看见?”

  说者无心,沈老头一听这话急忙跳了进来,仔细一看,也不言语,竟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