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三章 青石古卷(4)

第四十三章 青石古卷(4)

  铜棺里确实镶嵌着四枚木楔,跟沈老头拿出的一模一样,只是这四枚木楔却无比诡异,因为它们是插在铜棺里的,而能这样做到的人,试想他该有多大的手劲!

  手电发出昏黄的光亮,在这漆黑的雨夜里有些摇曳不定起来,我说道:“老头,不是有灯么?带火了么,先点上。”

  沈老头没有理我,自语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四枚师门的火雷符,呵呵,呵呵……”

  他的笑声嘶哑里透出一股令我悚然的欣喜,我害怕地退了两步,翻身往外爬去。

  沈老头笑道:“傻小子你跑啥?也罢,你先拿着东西出去吧,待我取出这四枚火雷符。”说着,他从铜棺里取出下半部《青石卷》,看也没看,直接塞到了我手里。

  我颤抖地接过,打量了一眼,这下半部《青石卷》也没封面,一看就知道是从中间撕开的,棱角参差不齐,古朴的篆文印入眼底:以天之道修人之本,人本于心,心者,道之所载,以人之道修万物之本,万物存于心,不惑、不痴、不动、不为、不争……

  我虽然能看得懂,但这些繁复的文字理解起来确实很烦闷,看了一眼后就把它收了起来。

  这时,沈老头已经取出了那四枚木楔,他爬出来抄起旁边的铁锨就开始填土,差不多之后,招呼我道:“走,先避避雨。”

  我和他来到了旁边的八角亭,他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土一边笑道:“好你小子,今天真帮我忙了,想不到在铜棺里找到了师门的四枚火雷符。”

  我问道:“什么火雷符?谁放在那棺材里的?”

  “听我那死鬼师父说,我们师门有十六枚火雷符,而我这一门又都是单传,流传到我手上的就只有十二枚了。”说着,他随手从怀里取出一把木楔,每一个都是精巧无比,样子虽然相似,仔细看却也不同,这些差别表现在细小的纹理,就像八卦里代表乾、坤、震、坎、离、艮、巽、兑的实虚线。

  沈老头见我感兴趣,接着说道:“这每一枚火雷符都有四种含义,十六枚就有六十四种含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六十四卦象。”

  听他说完,我问道:“老头,你不是送给我一枚么?这可只剩下十五枚了。”

  沈老头笑了起来,样子非常猥琐,“对啊,当时我以为反正也不全了,没想到在这找到了……”

  我有些气结,不满道:“我不管,你送给我的,我才不还你!还有,这些东西也是我的,你说好的,里面的东西都归我。”

  沈老头一听这话,气急败坏道:“你的就你的,我也懒得要,只是这些东西对我很重要,再说了,放在你这里不是暴殄天物么!”

  我白了他一眼,顺手把手里的那件龙袍铺在了石台上,再次看时,心中难免又一次震撼了。这件龙袍做工精细,好像全是金丝针织而成,彩绣栩栩如生,只是、只是我发现上面绘着的不是龙!

  沈老头见我不理睬他,有些恼怒,冷言道:“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告诉你,这就是传说中的,白金麒绣御膳坐蟒,上面绘着的是蟒,龙蛇同源,代表着身份的高贵。”

  这话在我听来,着实震惊,因为这坐蟒袍服我听过,相传是神宗皇帝为了挽留张居正而赏赐的, 没想到竟落在我手里了。

  我小心地摩挲着,翻过来忽然看见里面还有花纹,在一旁的沈老头也一愣,问道:“这是什么?”

  我仔细一看,只见这坐蟒袍服的反面画着一幅地图,想了想笑了起来,“老头,你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这应该是鱼鳞图,张居正做的鱼鳞图,划分土地用的。”

  沈老头也不多说,越看越疑惑,最后,眉宇间都拧成一个“川”子了。我也不取笑他了,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这鱼鳞图我在书上见过,比如这块土地是张三的,就画个圈,那块土地是李四的,也画一个圈,一个连着一个,状若鱼鳞。可这坐蟒袍服上的地图又不全是,总的来说是一个明朝的轮廓图,鱼鳞也只是一小部分,剩下的,倒像是一段行驶路线,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中国的西藏地区,个别地方还做了醒目的标记!

  忽然,我脑海里闪现出这样的问题:难道这是一幅藏宝图?!

  沈老头看了半天,最后嘀咕道:“小子,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秘密,把那枚火雷符给我,我再卜一卦,最好详细点。”说完他看着我催促道:“待会再还你,别墨迹,我一个老头子还有放不下的么!”

  我无奈地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木楔,狠狠嘬了一下牙花子,故作大方地说道:“拿着吧,我也没用,别给我了。”

  沈老头接过,快速地把那枚木楔放在手里的一堆木楔当中,想了想说道:“这事既然是因你而起,那你随便在这十六枚火雷符中取一枚。”

  我也没多想,一来心里有气,二来对他这种做法感到非常不屑,看都没看就从中取了一枚。

  “需卦?”

  “什么意思?”

  沈老头抬头看天,悠然说道:“需,须也,遇雨不进,止须也。”

  “到底什么意思?”

  “此乃异卦,告诉我们以刚逢险,宜稳健之妥,不可冒失行动,观时待变,时机未到罢了。”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骂道:“老头,你说什么时机未到,能不能别文邹邹的!”

  沈老头也不恼怒,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也不好说,小家伙这些年你感觉有异于常人的地方么?”

  我想都没想,说道:“没啊,我很正常。”

  沈老头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话到嘴边,连张了数次口,最后说道:“小家伙,我也不瞒你,你身上却有古怪,只是现在未曾显露,这样吧,这些东西我先拿着,下次相见,或许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说完,沈老头冲着雨夜向我家走去。

  “老头,你就不能说句明白话吗?”

  “明珠土埋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忽然大风吹土去,自然显露有重新。孩子,不是我不告诉你,因为有些事我也看不明白,我等的是你,而你等的可能就是一个轮回……”

  大雨如斯,狂风依旧,再回家,二狗和沈老头已经走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