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四章 青石古卷(5)

第四十四章 青石古卷(5)

  记得上一次跟张二狗分手是我十二岁那年,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这小子竟然没什么变化,依然是吊儿郎当的姿态,只是身子骨壮了不少,黝黑的脸上浮现出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少有的恬淡、豁达。

  人生一大喜就是故人的久别重逢,待我们淡下去之后,杨梓宜上前问道,程然,这人你认识啊?

  我笑着点头,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人即使化成灰我也认识,给你介绍一下,张二狗,本名我倒忘了,以后你喊他二狗就行,出生入死的兄弟加发小,当年可是掉过裆的。

  张二狗一听我又在卖弄,不屑道,好你个大头,这么多年没见,嘴巴还是这么厉害,我可告诉你,我现在一点都不服你,说吧,这姑娘是谁?

  我嘿嘿地傻笑了两声,拉过杨梓宜故作亲昵地说道,二狗子,你看好了,这可是你嫂子,杨梓宜。以后给我放老实点,别老鼓动我跟你做那些上树摸鸟的事,你哥哥我也算有家了。

  杨梓宜听我嚷嚷着没完,使劲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嗔怒之余,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接着说道,看见了吧,你嫂子管得严。

  张二狗呵呵地笑了两声,样子欣慰之极,我哪想到他蹦出这么一句话:“嫂子啊,你怎么会看上他呢?哎,眼神不好么?”

  这话说得杨梓宜颇为尴尬,刚见面又不好跟着我们开玩笑,顿时脸颊又红了几分。

  我在一旁感觉无比甜蜜,接口道,二狗子,你还别惹我,真惹急了我指不定把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倒腾一番。

  在一边久未说话的弘恩和尚打断道,别闹了啊,想不到你认识这小子,来,屋里说话。

  张二狗明显对弘恩和尚有些意见,哼了一声就朝屋内走去,洒脱得像是在自己家的后院。一进门张口说道,好你个和尚,今天怎舍得拿出这么好的茶了,我师父可跟你要了好几回了。说完也不听弘恩和尚说话,取了一盏茶杯就喝了起来。

  弘恩和尚气道,你咋跟你师父一样没规矩,和尚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居然惹上你们两个煞星,瞧你这样子,师侄不像师侄,晚辈不像晚辈的!

  张二狗嘿笑道,弘恩大师好,刚才多有得罪,晚辈跟你请罪啦。张二狗这番话无赖之极,虽是请罪,可嬉笑的脸上哪有半点歉意,分明是一副好整以暇、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弘恩和尚倒不生气,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你那死鬼师父送什么不好,上一次托你送了我一壶清酒,这次更离谱,居然送了一块肉,还说什么来往不礼非君子,要这要那的,我就这么点家底,你再来几次我非得破产不可。

  弘恩和尚突然语气一转,继续说道,清苦师侄啊,你在我这也住了挺长时间了,快点回去吧,留你师父一个人在家也怪冷清的。

  我和杨梓宜相视而笑,暗想,这和尚倒也有趣,率真起来比小孩儿还要有童趣。

  张二狗听他说完,不满道,你以为我愿呆在你这啊,快拿我法器来,你要是早点给我,估计这时候我正在家跟师父喝茶呢!没了法器你让我如何回去!

  我听他一口一个师父的,忍不住问道,狗子,你那师父是不是沈老头啊,当年这老头说走就走,宝贝愣是没给我留下一件。

  弘恩听我提起沈老头,惊讶地哦了一声,说道,你认识那老家伙?

  张二狗笑道,和尚,你别说,他还真认识,《青石卷》知道吧,当年就是他跟我师父弄出来的。

  弘恩和尚一愣,恍然道,原来如此,看来他俩的事你师父是碰上正主了。

  什么事?

  生死印!

  张二狗一听这话,腾地的一声就站来起来,茶水洒了个满怀。尽管如此,他却丝毫都不介意,看着我问道,和尚,此话当真?

  弘恩和尚眉头一皱,再次恢复了那种慈眉善目的姿态,正经道,小子,你让他看一下你左肩的胎记,或许他有办法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发现自从弘恩和尚说到“生死印”三个字的时候,两人的表情开始变得异常凝重,就连杨梓宜都被他们带得有些好奇,诧异地跟我接连对视。

  此时的气氛让我颇为尴尬,但看到杨梓宜眼睛里的那丝关心之后,我调笑道,我可脱了啊。

  “少废话,快脱!”张二狗不耐烦地催促,说着还朝我扑了过来,粗暴地将我的T恤往上褪去。

  他在看到胎记的一刹那竟然愣住了,连续跟弘恩和尚对视几眼后说道,大头哥,原先我怎么没发现你有这玩意?

  我哪知道,自从碰见你嫂子,我这段时间就没消停过,还莫名其妙地多出这么个胎记。我如实说道。

  张二狗转过身朝杨梓宜看去,不可思议地问弘恩和尚,难道她也有?

  弘恩和尚点头称是。

  这时的张二狗忽然安静下来,没有了刚才的玩世不恭,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沉重和认真。

  弘恩和尚说道,清苦师侄,你还别吃惊,要是听了他俩最近的经历就知道什么叫古怪了。

  二狗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他低沉地说道,我知道,弘恩师叔,你知道这生死印有什么讲究么?

  弘恩和尚说道,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当年你师父在那本新得的《青石卷》里提过这么一回事,但具体是什么意思我却不知了。

  张二狗慢慢坐了下来,询问道,依师叔之见,这胎记在你们佛门有什么讲究?

  弘恩和尚看着我说道,刚才在你破门而入的时候,这胎记亮了一下,一片祥和,我推测,仅仅是推测,这是一枚未曾凝聚的舍利,道行之高,实属罕见。

  张二狗听他说完,叹道,我道行低微,看不出这些,但《青石卷》里确实有这么一段,意思是说这是一个记号,又不只是一个记号,我师傅自从读了这《青石卷》一直在处心积虑地让我寻找这么一个人。我见过胎记有阴阳八卦之类的,有的人还长在额头上,至于大师说它像念珠,我更不明白了,这《青石卷》明明是我们道家的东西,所载必定与我们有关,怎么还跟佛有渊源了?

  二狗说完这番话,两人再无交谈,茶水接连饮下,却只是看着我和杨梓宜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