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五章 青石古卷(6)

第四十五章 青石古卷(6)

  张二狗端茶的频率越来越快,气氛好像被他的动作感染,越来越紧凑,就在我压抑得想要咒骂他几句的时候,他砰的一声把茶杯放在了桌上。

  “不行,我要带他们去见我师傅!大师,你跟我师父怄了这么多年的气了,我也不知你俩有什么过节,虽然不经常见面,可看得出,我师父还是很想念你的,借着这次机会,你俩见个面吧。”

  弘恩和尚没有咨询我和杨梓宜是否愿意同去的问题,只是叹道:“不是我不想见他,你那师父一直是这么个德性,每次见面都弄得不欢而散,不见也罢,这样挺好的。”

  张二狗笑道:“师叔有所不知,师父每次拖我来送东西,其实是变着法地请你过去,他拉不下脸面,只好我来了。虽然你们经常吵架,可从师父的话语中,看得出他对你还是很敬佩的,我不知当年你俩有什么过节,既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是出家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么?”

  弘恩和尚语气一冷,说道:“你还好意思说,送酒送肉的成何体统!”

  张二狗讪笑道:“大师,你俩之间的事可害苦我了,你以为我愿意拿着酒肉到你这地方来么?我师父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倔得很,每次你对我冷面相对都让我非常惶恐,可师父的话我又不得不听,哎,用师父的话说,他最快乐的事就是看见你生气。”

  听他们说得欢快,可怜被冷落的我和杨梓宜了,我又不甘寂寞,插嘴道:“沈老头这人我知道,抠门得很,当年挖了这么多宝贝,愣是一件没留下,《青石卷》你拿走也罢了,龙袍我也不要,好歹你给我一盏长明灯把玩把玩啊,也不给,最后还把送我的木楔,就是那所谓的火雷符要了回去,依我之见,大师你就别搭理他。当时欺负我年纪小,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再见到他,我非得拔他几根胡子下来。”

  弘恩和尚听了我这番话后,颇为高兴,抿了一口茶说道:“小伙子你有所不知,这老道的胡子已经被他徒弟拔光了。”说完冲着张二狗笑了两声,颇具揶揄之意。

  张二狗尴尬道:“也不能全怪我,我跟我师父打赌,他老是输,还不认账,我恼怒之余就拔了几根下来,哪想日子长了,竟一根也没了。”

  弘恩和尚笑完,语重心长地说道:“清苦师侄啊,你师父的脾气我最了解,可以这么说,亦正亦邪。虽然刚愎自用、爱恨清明,可唯独对你这个徒弟恨不起来,一物降一物啊,这老道管了一辈子的闲事了,哪想到最后竟管不住自己的徒弟。”

  张二狗不满道:“谁说我师父亦正亦邪,他老人家就是对我狠不下心来,也都怪我好赌,我师父这人真的不错。”

  弘恩和尚看了一眼久未说话的杨梓宜,笑道:“也罢,我就跟你们好好说说他师父。”说完随即看向张二狗,问道:“师侄,你知道自己是什么门派么?”

  张二狗答道:“听师父他老人家说是茅山一派的分支。”

  弘恩和尚摇头道:“胡扯,这老家伙竟然不对你说实话,我告诉你,你跟你师父都是青灵宗的,跟茅山一脉一点瓜葛都没有,要说法门还真有点像,不过也仅是形似罢了。”

  张二狗插嘴道:“这个我知道。”

  “你不知道!”弘恩和尚突然大喝一声,好像颇为恼怒。“青灵宗法门千奇百怪,说它正也可,说它邪也不是没有道理。”

  弘恩和尚说到这忽然没了下话,只是端着茶杯迟迟不饮。我不解地问道:“它邪在哪了?”

  “小伙子,你不觉得他师父这人很古怪么?”

  张二狗一听这话,似乎颇为不屑,顶撞道:“和尚,你还是不要败坏我师父的名声,什么亦正亦邪,我师父说这都是扯淡,法门正也好、邪也罢,全在人心,心怀歹念者即使修的是正宗道法也不见有成。”

  弘恩和尚解释道:“师侄,我不是对你师父有看法,相反,我很敬佩,我与你师父相识,也是一见面就吵了起来,甚至还动手了。”

  张二狗冷哼道:“略有耳闻,好像还是我师父厉害,把你打跑了。”

  弘恩和尚笑道:“哦?这老家伙真是这么说的?”

  “那是。”

  弘恩和尚轻笑道:“二十年前你师父下帖跟我论道,当时我也是年轻气盛,心想,和尚跟道士有什么值得论的,何况还不是正统。果不其然,没聊几句我们就争执起来,最后大打出手。我越斗心里越惊,暗想,这人好高的道行,符法用得出神入化,比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都厉害,虽然如此,我却并不畏惧,勉力应付之余问了他的门派,这老家伙见迟迟不分高下,却并不焦躁,反而越斗越喜,说自己是青灵宗的。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算是有了交情,只是到后来,我对他这一门越了解越心惊。”

  我听他有意岔开话题,追问道:“你们到底谁赢了?”

  弘恩和尚惭愧道:“是我输了,当时我们迟迟不分高下,这老家伙停手让我看了一件物事,我只好认输。”

  “哦?是什么东西让你只看了一眼就认输啊?”杨梓宜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张口问道。

  “婴灵!”

  “婴灵?”张二狗虽是询问,可还是一脸骇然。

  “正是。这也是我认为他邪的地方,我没想到他会做如此阴毒之事,众所周知,养小鬼会损阴德的,而且这还不止,最可怜的是这小鬼,永远不入轮回,再没有投胎的机会了,我虽没有把握赢他,可争斗之余若是伤了婴灵性命,那罪过可就大了,婴灵本无错,我何必迁怒于他,既然度不了他,不如认输罢了。”弘恩语气一顿,继续说道:“我好言相劝,他却自恃自己有些道行,并不以为意,只是跟我说,他没有做伤天害理之事,只是借助他寻找一件物事。”

  我还没问,他又继续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他古怪的地方了,小伙子,难道你不好奇他为什么一直苦苦寻找那本《青石卷》么?跟你相识一切都是巧合么?”

  我的头瞬间大了起来,经他这么一说,我确实有些怀疑了,沈老头费尽周折要那《青石卷》到底有什么用呢?过了当年,我们本再无交集,可事到如今,我多了一枚胎记,他却苦苦寻我,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