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六章 青石古卷(7)

第四十六章 青石古卷(7)

  “我跟你师父虽然不对脾气,但他这个人我还是很欣赏的。争执得久了,倒偶然跟我提过一些东西,现在来看,虽然支离破碎,可每每说起他一直在苦苦寻找一样东西的时候,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形迹十分可疑。”弘恩和尚看着二狗说道。

  “什么东西?”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弘恩和尚摇头笑道:“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可慢慢地我对这个青灵宗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弘恩看着我顿了一顿,继续道:“青灵宗,渊源很深,很早就有了,而且来头还很大。”

  我知道这和尚又卖起了关子,也不问他,不屑地对二狗冷哼了一声,心想,你爱说就说,张二狗子的师父我见过,他能有什么来头。

  张二狗倒不一样了,颇为自豪地问道:“这些我师父还真没提过,我的师门有啥来头?”

  “中国古代帝王陵墓的建造者!玄门世家!”

  这话掷地有声,惊得我们三人掉了一地嘴巴。

  弘恩和尚也不以为意,笑道:“你们还别惊讶,这青灵宗还有五个分支,至于这老家伙是哪个分支的,我还不知道,但我还是能猜测一下的,这五个分支各有职责,分为寻龙、断脉、观气、探穴、摸金。”

  我听得好奇,问道:“这青灵宗不是建造陵墓的么?怎么还有摸金这一脉?”

  “这正是它奇怪的地方,青灵宗素来是建一墓必毁一墓,那老家伙戏称是不破不立,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原则。”弘恩和尚解释道。

  “这只不过是我师门的一些功法罢了,那你以为我师父是哪一脉的?”

  我听着张二狗的话不由得猜想起来,记得我跟沈老头寻找青石古卷的时候,他好像说过探气之类的话,随口说道:“难道他是观气或者探穴一脉的?”

  “不是,这老家伙所学颇杂,我原先怀疑他是摸金一脉的,却也没曾见他盗过哪个陵墓,发过多少横财。再者,这青灵宗没落如斯,大不如前,现在我们只能从中胡乱猜测了。”

  “大师,这五脉具体都有什么职责?”久未说话的杨梓宜问了一句。

  弘恩和尚想了想说道:“关于古代帝王陵墓的风水学是有很多讲究的,寻龙,就是寻找龙脉所在,断脉,就是判断山脉的走向,观气,就是分析龙脉周围的环境,探穴,就是预测地底的环境,比如地下河水的走向。其实这五个分支,说得容易,可他们的本事远不止这些,我所说的仅仅是他们的职责罢了,但具体还有什么本事,那老家伙也没跟我提及,甚至这五脉的名号都没有说过。”

  我仔细思量弘恩和尚的这番话,说道:“那这青灵宗不就是帝王御用的工匠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听话?”

  弘恩和尚冲我一笑,反问道:“那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这么听话?”

  我被他问得有些无语,一时答不上来,不屑地嘟囔道:“老和尚,我们这次来也不是想知道沈老头的青灵宗,再说了,它也不关我们什么事,你快告诉我们,这生死印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张二狗回过神来问道:“大头哥,说说你和嫂子碰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青灵宗的事先放一下。”

  我无奈地抱怨道:“我都说了好几十遍了,不说了,都不知道就算了,要说让你嫂子说!”

  杨梓宜听我和张二狗一口一个嫂子地称呼,面皮微红,随即回忆式的跟二狗又说了一遍。张二狗听完,没有一点惊讶,笑道:“难道你们真这么有缘?不会是编故事给我听吧?”

  弘恩和尚郑重道:“清苦师侄啊,你还别不信,他们所言非虚,这次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刚才我还以为你知道这生死印的事,现在听了他俩的事怎么不信了?”

  张二狗一愣,解释道:“我知道身上有生死印的人一定能记起前世的一些事情,哪想到他们居然是这么认识的。”

  我嘬着牙花子问道:“什么前世的事,我怎么不记得,你嫂子也不记得啊,是吧,杨梓宜。”

  杨梓宜白了我一眼说道:“我确实不知道。”

  张二狗说道:“那个梦应该就是提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倒有些纳闷了,大头,你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善事,居然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嫂子。”

  弘恩和尚听他开始开玩笑,正色道:“这可不是小事,还是严肃点吧,这位杨梓宜施主我原先就认识,当时我还把诵了多年的念珠送给了她,她身上确实有些古怪,我看不透。”

  张二狗听完讶然之极,仔细打量着杨梓宜手上的那串念珠,忽然欣喜起来,笑道:“大师啊,这念珠不错。”

  弘恩和尚听到这,气得怒目圆睁,嗔道:“你别打我念珠的主意,这个不能给你,我去拿你的法器,哎哎哎,小姑娘,你可不能让他抢走啊。”

  弘恩和尚话还没说完,张二狗已经把那串佛珠抢了过来,笑道:“和尚,我又不是不还你,就是看看。”

  张二狗这番话痞气十足,虽说是看看,可脸上哪有看看的表情,分明是志在必得的样子。

  杨梓宜被他刚才唐突的动作吓得一愣,这才回过神来说道:“狗、狗子兄弟,这个不能给你。”

  我在一旁笑了起来,心想,杨梓宜喊他狗子兄弟也真滑稽,张二狗不生气才怪。果然,张二狗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叫嚣道:“夫唱妇随啊,我有名,叫张祥福,不叫狗子!记住了嫂子!”

  说完他顺势把那串佛珠又扔给了杨梓宜,对着焦躁不已的弘恩和尚说道:“看把你吓得,我又不要,今天我做主,以后这串佛珠就是嫂子的了,和尚,你觉得怎么样?”

  弘恩和尚面露难色,想了想说道:“那就这样吧,师侄啊,我在这待得久了,难免枯燥,不知你那老不死的师父欢迎我不,我想出去走走。”

  张二狗喜道:“真的啊?师父肯定欢迎的,只是我有些不解,大师你为什么忽然转性了呢,不是不喜欢见我师父么?”

  “说不上为什么,我感觉这次的旅程非同一般。”说完,弘恩和尚深深地看着我和杨梓宜,补充道:“这次我不是想见他,我确实想知道他俩的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