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四十七章 传国玉玺(1)

第四十七章 传国玉玺(1)

  从灵岩古寺出来的时候,天色渐黑。弘恩和尚跟我们说好的,明天再出发,张二狗跟我好久不见,自然让我带了出来。

  出门给罗晓鸥家打了个电话,确定他回家后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次本来就是为他而来的,现在事情已经解决,总算是对他有了一个好的交代,虽然听他父母的口气还是有点不放心,但弘恩和尚说他没事,现在的我竟有些释然,莫名其妙的放下心来。

  张二狗见我迎着风一脸忧郁,嬉笑地蹭过脸来说道:“大头哥,好久不见了,说实话,还真挺想你们的,叔叔婶婶现在还好吧?”

  我微微一笑,回应道:“二老现在还好,他们也很想你的,这么多年你也真狠心,也不回来看看我们。”

  我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不禁感慨,原来,我们确实已经长大,久违的童趣虽已不在,可这沉淀的感情却更加浓郁。

  张二狗神情一黯,好像被我的心绪感染,也不多说,给我来了个熊抱。站在旁边的杨梓宜看着我俩哧哧地笑了起来,说道:“看不出二狗兄弟也有伤感的时候,快别抱了,要不让人误会。”

  我笑着流下泪来,说道:“狗子,别让人笑话了,你嫂子看着呢。”

  张二狗嘿笑了一声,转过身冲杨梓宜说道:“嫂子,我就是有点冷。”说着他顺势在我肩膀上擦了擦微红的眼睛。

  我轻笑着也不介意,转过身往山下走去。张二狗见我没有发作,跟在身后叫嚣道:“大头,你怎么忽然变了呢,原先的你可没这么多愁善感啊,哎哎哎,你走得慢点,我跟你说,不是我不想去看你,这些年我被那老鬼师父看得紧,一直不让下山啦。”

  我顿时来了兴趣,停下来问道:“你跟你师父都学了什么,让我和你嫂子见识一下。”

  “也没什么,怎么说呢,老鬼教了我好多术数,阴阳五行、奇门遁甲、符咒八卦我都懂点,哎,说实话,那不是人过的日子啊,太枯燥了,哪有赌有意思,对了大头,你敢跟我赌么?”

  我笑道:“狗子啊,你什么时候喜欢赌了,原先的你可不是这样啊。”

  “我这是被逼的,整天打坐修炼难免枯燥,师父也不跟我玩,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罢了,我还会自己跟自己下棋,甚至还会左右互博。”

  杨梓宜呵呵笑了起来,看着我说道:“老玩童的功夫他也学会了,有意思。”

  张二狗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大头,你敢跟我赌么?”

  今天的杨梓宜明显有些活跃,开口接道:“赌什么?”

  张二狗想了想说道:“下一百阶台阶,赌男女,这容易。”

  我笑着拉住杨梓宜,呼啸而过。身后传来二狗不满地咆哮声:大头,你不敢,不敢是么?输了我把这宝剑给你,喂、喂喂,慢点,慢点啊……

  回到家我还很纠结,明天拜见沈老头肯定回不来,至于耽搁几天我也不确定,不知跟剧组请假能请的下来么,我试着先给陈老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被人提起。

  “喂,陈老,我是小程啊,周末忙什么呢,还在写剧本么?陈老做事就是严谨克己,身体最重要啊。”

  陈老皮笑肉不笑地做作起来,说道:“嗯嗯嗯,刚把电脑关了,没办法,剧组催得紧,你小子也不到我这儿来帮帮我,周末到哪疯了?”

  我笑着说道:“有啥疯的,还不是在看你写的那些剧本,说实话,写得太好了,我忽然发现跟你学习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容他欣慰,我连忙补充道:“对了,陈老,明天剧组啥安排,不知张导找的那几个演员中意不。”

  “也没啥安排,都是演员的事,编剧这几天倒也清闲,虽然如此,你也不能放松啊,赶快把我交给你的剧本写完。”

  我越听越高兴,故作为难道:“陈老啊,这几天我还真有点事,回趟老家,好久没见父母了,你看……”

  “这个啊,行,编剧这虽然都归我管,可你也不能长时间不回来啊,回去替我问声好,我给你三天假期吧,够吗?”

  “够够够,谢谢陈老了,我一定对得起党和人民的重托,陈老万岁。”

  “云云……”

  张二狗听我讲完电话,冷言讽道:“大头,你咋这么孙子啊?跟我说话咋不这样?”

  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骂道:“生活所迫,你衣食无忧惯了,哪知道当演员的痛苦,可不是演孙子么。”

  杨梓宜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程然,我不想再去那工作了,刚把工作辞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满意地加以肯定:“辞,当然要辞,早就该这样,以后我赚钱养活你就行。”说完我信誓旦旦地拍了下胸脯。

  张二狗打讪道:“你俩真有意思,工作都那么特殊,瞧我多清闲,还不缺钱花,我没钱的时候就偷偷出去大赌一把,大头,要不我教教你?”

  杨梓宜听他说我们工作特殊,神情颇为尴尬,我借机打趣道:“你也好不到哪去,赌徒,咱今天倒也齐了。”

  张二狗一听,呵呵笑了起来,样子居然无比受用,短暂的嬉笑过后,他忽然神情一冷,说道:“大头,我好像知道师父在找什么东西,今天在弘恩和尚那我不方便说。”

  我和杨梓宜见他凝重的表情,眉头微皱,仔细听他的下话。

  “其实我一直觉得师父他老人家对我有些难言之隐,也许是一副重托吧,但他却迟迟没有告诉我,我能感觉他肯定会告诉我的,在我看来,这好像是一种痛苦,不忍与我分享。”

  张二狗说到深情处,竟有些潸然,迟疑了一下后说道:“最近我师父行为有些怪异,我请弘恩和尚说是去做客,其实我是担心师父他老人家,想请弘恩和尚过去看看。”

  张二狗说到这,忽然再也无法控制,颤声说道:“我师父他、他好像疯了,他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