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生死印

返回首页轮回生死印 > 第五十章 传国玉玺(4)

第五十章 传国玉玺(4)

  张二狗自豪地问道:“怎么样?这地方还好吧?这可是我和师父花了好几年的功夫建造的,虽然住在山上,可冬天一点都不冷。”

  张二狗所说甚是,因为我看到草屋的后面又是一处突起的峭壁,房屋坐北朝南,冬天可以挡风,夏天还有很好的阳光,这地方交通要是再好些,绝对是买别墅的第一选择。

  我们四人朝着草屋走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方大石做成的石台,几墩矮凳。上面还有几杯茶水,张二狗兴冲冲地端起,喝了一杯,喊道:“师父,我又给你带和尚的女儿红了,出来喝茶啦!”

  喊了数声,屋内竟无人作答,我们面面相觑地看向张二狗,随即跟他进了屋,刚进门就听一人爽朗地笑道:“有客到。”

  我左右环顾,除了我们四个哪还有其他的人。这下我明白了,沈老头一定在布帘的后面,一匹青衫轻轻地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毫无疑问,声音肯定是从这传出的。

  弘恩和尚倒也随意,波澜不惊地坐了下来,随手端起一盏茶喝了起来,一时倒没有说话的意思。

  沈老头有些气结,透着布帘说道:“和尚,你倒随便,就不怕我给你下了毒?”

  弘恩和尚笑道:“老鬼,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喜欢故弄玄虚。出来跟我说说话,跟你怄了这么多年气我也累了,出来吧。”

  沈老头没想到弘恩和尚会突然服软,明显一愣,说道:“我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说实话,我也累了,很累。”

  沈老头的语气透出一份惆怅,到后来听在耳中更像一种释放,我虽然不懂,但也不能站在这傻愣着,张口喊道:“沈老头,快出来,我来跟你要账了,当年你拿走了这么多宝贝,也不害臊么?”

  沈老头笑道:“小伙子,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吧,都在那放着呢。”

  听他一说,我这才注意到屋内的布置。只见正对着我的是一幅张天师的画像,画像古朴发黄,下面还有几柱未曾燃尽的香,散发着渺渺青烟。再下面是一张八仙桌和两把木椅,上面摆设甚是简单,几个水果和一些祭祀用品。其他的家具除了弘恩和尚旁边的茶几再就是墙角的橱柜,这是我看到的最现代的东西,全身都是玻璃做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什么。橱柜分为两层,最显眼的就是那件金光灿灿的龙袍,下面是当年的那四盏长明灯,此刻却是暗淡无光,远没有第一次见时的震撼。

  沈老头说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可我却犯难了,一来这几件东西太过贵重,我不敢取,二来我拿不准他,心想,一向小气的沈老头怎么忽然间大方了?踌躇莫展之际,我恍然道:“老头,这些东西我不要啦,你把那《青石卷》给我就行。”

  沈老头呵呵一笑,卷开门帘走了出来,说道:“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长这么大了,呵呵,小丫头也在,别说《青石卷》,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什么都给你。”

  杨梓宜轻咦一声,“是你?”

  我也纳闷,暗想,杨梓宜怎么会认识他?

  沈老头也不解释,说道:“小姑娘,我最后跟你说的话你可记得?”

  杨梓宜答道:“记得,你说你等的是我,而我等的就是一个轮回。”

  “你等的是我,而我等的就是一个轮回?”这句话怎么听得这么熟呢,我翻来覆去地想了一下,猛然一惊,说道:“老头,记得咱俩分手的时候你也跟我说过这段话,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杨梓宜看了看弘恩和尚,说道:“当年我从法师那出来的时候,第一个碰见的就是他,还有,我那句咒语也是他教的,他当时跟我说我们还会见面的,还莫名其妙地说了这番话。”

  弘恩和尚突然站起,冷言道:“老鬼,我记得当年我还丢了好多茶叶,难道你到过我庙里顺手偷了?”

  沈老头长笑一声,说道:“和尚,这么生气干嘛,偷茶不算偷的,看你小气的。”

  弘恩和尚气息渐平,盯着沈老头说道:“老鬼,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出事了?哎,我说过你迟早会被反噬的,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沈老头的脸色确实不好,略微发青,若是如此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在张二狗昨晚那番话的基础上,我忽然感觉这发青的面孔透出一股狰狞的黑色。

  沈老头轻笑一声,说道:“我没事,就是老了而已,你看,白发都这么多了,程然,你要再不来说不准就见不到我了。”

  沈老头虽是自嘲,毫不介意自己,但从他一缕缕的白发中我还是看到了岁月对一个人的摧残,而你,不能从头、不能停留、不能抗拒命运左右。

  张二狗说道:“师父,我们长大了,把你撵老了而已,其实你还是很年青的。”

  沈老头微微一笑,招呼众人跟他坐下,正色道:“我应该知道你们为何而来,小伙子,自从遇见你我就没占过一个好卦,现在卦象有变,当年的需卦变成履卦了,我老了,走不动了,剩下的事还需要你们脚踏实地地帮我完成。”

  弘恩和尚也不惊讶,笑道:“老鬼,他们这次确实遇到麻烦了,自己都顾不过来,怎么帮助你?”

  沈老头说道:“和尚,天机不可泄露,我从不说白话,其实我们做的都是一件事,当年小丫头跟我说她那个梦的时候,我感到很好奇,现在我告诉你们,她说的那个地方我去过,而且去了还不止一次!”

  张二狗说道:“师父,我记得你没出过远门啊,什么时候去的?”

  “你还没入门我就去过,现在不说这个,和尚,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一件东西,那你可知这是何物?”

  弘恩和尚说道:“不知,想必一定非比寻常。”

  “传国玉玺!”

  这四个字在我们三人意料之中,并不惊讶,只是弘恩和尚却无比震撼,想了想说道:“传国玉玺不是早就失传了么?你寻它干什么?”